太阳出来了 第八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接下来的一个月,卓斐然仍如往常般到邵家作客,然而,邵冬妮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每回他看到她,虽然总会打招呼问好,但,也仅止于此。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她投以温暖关注的眼神,也不再和她谈心,与她保持着若有似无的距离。

    没有了家教课,他与她的接触几乎是零,更别提能和他单独相处,说说话、聊聊天,她只觉心中嗒然若有所失,空荡荡的,很难受。

    「陈嫂,晚餐我不下来吃了。」下课回到家,她一脸无精打采地吩咐着管家。「我有点累,想先睡一下。」

    「可是……小姐,今晚家里有客人要来,菜色很丰富哟,而且老爷也会回来吃晚饭。」陈嫂讨好地说。这个冬妮小姐老是不吃晚餐怎么行呢!

    「客人?是谁要来?」她整个人忽然精神起来。会不会是卓斐然?

    「是卓先生和卓小姐啦!」

    陈嫂的回答让她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她笑着说:「我冲个澡,换个衣服,马上下来!」

    然而,一开始愉快的心情却没能维持多久。

    晚餐席闾,邵冬妮手握着叉子心下在焉地搅弄着盘子里的食物,一点胃口也没有的她,只是不断地抬眼偷瞧着卓斐然。从刚才进门到现在,他一眼也没瞧过她,而且,也没跟她说上一句话。

    看着他交谈的对象不是父亲就是倩妮和贞妮,就连爱妮他都能和她聊上几句;唯独她,他异于往常地,非但一句问候也没有,目光还总是刻意地掠过她,当她不存在似,实在教她心里难受。

    他真的变了,变得和以前不一样,她可以感觉得出来。

    「冬妮,-怎么了?人不舒眼吗?怎么盘里的食物动也没动?」

    邵明远关爱的话语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似的,她好一会儿才听进耳里与大脑结合作用。

    轻轻地摇了摇头,她低着头回答:「我没事,只是今天胃口不太好。」

    「也难怪-胃口不好了!」邵爱妮不怀好意地接口,然后刻意摆出天真的笑脸望向卓斐然,故意说:「卓大哥,你今天好象都还没跟冬妮说上一句话,她好可怜,坐在那里像个隐形人似,都没有人理她呢!」

    「爱妮,-胡说什么!」邵明远微微不悦地皱眉。「冬妮是-妹妹,-怎么老爱说话损她!」

    「我说的是事实嘛!」邵爱妮不服气地噘嘴。「她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心里有数。心眼那么多,难怪卓大哥不想理她!」她闷了一个多月的气,难得找到机会发泄一下,才不想就这么放过她。

    「-愈说愈不象话了!」邵明远又斥责了声:「冬妮哪里得罪-了,让-这么说她?论心眼,她比得上-吗?-这骄纵的性子该好好改一改了!」

    「爸,你怎么这么说!」邵爱妮忿忿不平地回嘴,随即恨恨地瞪向邵冬妮,咬牙说:「你根本就是被她乖巧文静的外表给骗了,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她竟然想引诱--」

    「爱妮!」

    一声轻斥及时止住她的话,邵倩妮微蹙眉看了她一眼,随即又担忧地偷眼觑着卓斐然的表情,留意着他的反应。

    一会儿后,她收回目光,眼底凝着深意地看向邵冬妮,意有所指地说:

    「卓大哥对待冬妮就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样,就算冬妮一时胡涂犯了错,我想她也不是存心的,卓大哥应该也同我一样这么认为,爱妮,-就别小题大作了!」

    她说话的神情如同往常一样地温柔和煦,可看着邵冬妮的眼神却隐隐带着一些隔阂与防备,不若之前的亲切。

    一旁的邵贞妮不置一语地观察着这一切,她心里很清楚爱妮所指的是哪件事,也很明白倩妮并非真如她自己所说的,对一个月前冬妮在花园里吻了卓斐然的事情一点也不在意。

    事情发生时她也在场,且那一刻她同倩妮一样感觉到一股危机意识。但事后她仔细想想,冬妮会有那样脱轨的行为无疑是因为爱妮刻薄的话语所导致的,她不以为她对卓斐然真有那样的意图。

    况且,他们两人之间相差了十二岁,依她对卓斐然的了解,他不至于对冬妮产生男女之间的感情,因为,他的理智不容许他这么做。

    只是,对于他迟迟不在她与倩妮之间做出选择,她多少感到有些困惑。她不由得猜想,他是否遇上了更中意的对象?这并非不可能,凭他优秀的条件,想与卓家结亲的人并不在少数。

    也许,她该趁这个时候试探试探他,毕竟今晚借故邀请卓斐然兄妹过府吃饭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件事,她和倩妮也已取得了共识。

    「悠然,听说-已经接受严世涛的追求,和他正式交往了是吗?」邵贞妮聪明地采取迂回的话术,将谈话目标先锁定在卓悠然身上。

    卓悠然大方地点头:「他人还不错,我想应该给彼此一个机会试试看。」

    「悠然姐,我记得-一开始很反对不是吗?怎么会忽然改变了主意?」邵爱妮立即追问。

    对于她直接的问话,卓悠然一点也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我承认自己一开始是有点为了反对而反对,直到对他了解多一些之后,才觉得他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所以及时修正了自己的想法,以免将来后悔。」说完,还自嘲地吐了吐舌头。

    「悠然,我真羡慕-,颜世涛对-是认真的,像你们这样一对一的感情单纯多了。」邵贞妮抓准时机,很自然地接着说,话中意有所指。

    卓悠然是个聪明的女孩,很快便听出话里的弦外之音。邵贞妮与邵倩妮两姊妹同时喜欢上大哥这件事,她多少知道一些,而大哥至今仍迟迟末表态,也难怪贞妮要用话试探。

    「是啊,悠然姐,贞妮姊和倩妮姊就没-这么幸运了,她们两个啊,喜欢上同一个男生,-说惨不惨?」邵爱妮倒也不笨,反应快速地搭上话语,想乘机为倩妮把情况弄清楚,最好能逼卓大哥表态。

    邵明远多少也听出话里的含意来,但他只在一旁作壁上观,认为年轻人的事情就该让年轻人自己去解决。

    卓悠然斜睨自己的大哥一眼,心下琢磨着该不该插手这件事,但看他眉心微蹙地垂眼凝思,像是没听进她们方才的对话。

    「悠然姐,-帮帮倩妮姊和贞妮姊好不好?」邵爱妮又接着说。

    「这种事,我帮得上忙吗?」卓悠然脸上挂着笑,却是有点不自在。当事人都闷不吭声,她还能怎么办?

    「-绝对帮得上忙啦!」邵爱妮朝她暗示地眨眨眼。「那个男主角就坐在-身边,而且与-关系匪浅,麻烦-开口帮我们问一下啦,问看看他到底喜欢哪一个嘛!」说着,还双掌合十,朝她拜了拜。

    她这话不只是说给她听,还很有技巧地直接暗示了当事人。

    面对这种情况,卓悠然还能说什么?!

    她突地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唉!古人说得好,宴无好宴哪!

    但事已至此,如果她再装傻拒绝,实在对倩妮和贞妮感到过意不去。况且,大哥是应该要做出决定了,再这么暧昧不明下去,万一人家姊妹变成仇人可怎么办?

    思及此,她转向卓斐然,用手肘轻撞了他一下,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说:

    「哥,你听到了没?赶快给人家一个答案吧,古时候皇帝选妃也没有你这么龟毛!」

    卓斐然像是没听到她说的话,低垂的眸底藏匿着一丝迷乱与焦躁。

    他的沉默与怪异的表现让卓悠然有些纳闷不解,她从没看过他这么失态异常的模样,忍不住轻拍了下他的手臂,皱着眉说:

    「大哥,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气氛顿时有些僵凝,所聿卓斐然很快地抬起眼来,镜片后的黑眸也已恢复原来的冷静沉稳。只是,面对数双等待着他响应的关注眼神,他淡淡一笑,仍末马上作出回答。

    「大哥?」卓悠然又轻唤了声。他这样闷不吭声的,实在有些尴尬呢!

    「是啊,斐然,你不妨直言。」邵明远也禁不住推了一把。「在座的都是自己人,贞妮和倩妮彼此之间也有共识,你无须有所顾虑,直说无妨。还是你认为,我们家贞妮和倩妮禁不起这样小小的考验?」语末,故意带点玩笑的语气说,稍稍缓和紧张的气氛。

    「邵伯父,你说笑了,我相信贞妮和倩妮都是成熟明理的人。」卓斐然微微一笑。

    「既是如此,那你还在迟疑什么?」

    一句话问倒了卓斐然。

    是啊,他在迟疑什么呢?

    连邵伯父都开口了,他还有什么好迟疑的?

    他不是早已决定在贞妮和倩妮两人之间择一为偶了吗?甚且,他心中也已做了选择,但是为什么在这一刻他却迟迟说不出口?这实在太不像他的行事作风。

    不明白自己心里到底在挣扎什么,他的目光不自觉地睇向始终低垂着头,手持叉子拨弄盘里食物的邵冬妮。

    他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却清楚记得她的唇贴住他唇瓣的感觉,还有她纤细的身体栖息在他胸怀里的温暖充实……

    「大哥?」卓悠然眼尖地捕捉到他的目光,惊疑又纳闷地靠近他轻喊了声。

    这声轻喊让卓斐然意识到自己失了分寸的眼光和脱轨的思绪,也提醒了他必须做出抉择,唯有这样,他才能斩断心里那股不该有的渴盼与欲望。

    淡垂眼睑,掩去眸底复杂的神色,他悄然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邵贞妮说:「贞妮,很抱歉,辜负了-一番美意。」

    简洁的话语,没有多余的赘词、迂回的安慰,让邵贞妮失落之余,不禁也感谢他。显然地,他很清楚她的个性,知道这是对她最好的拒绝方式。

    尽管她多少觉得有些意外,不明白卓斐然为什么选择倩妮,但向来自信满满的她,并不觉得自己比倩妮差劲,很快就振作起来。

    「唉,虽然心里难过,但总算了了一桩心事,看来,我得开始试着给其它追求者一些机会了。」邵贞妮潇洒地扬唇一笑,自我解嘲。

    而邵倩妮的反应则是绯红了一张脸,羞涩地低垂眼睫。

    「姊姊,恭喜-,-的暗恋终于有了结果。」邵爱妮毫无顾忌地大声说着,随后又对着卓斐然说:「卓大哥,你的选择是对的,以后我可要改口叫你一声姊夫喽!」

    「爱妮,-瞎说什么,哪有那么快!」邵倩妮脸红地嗔瞪了她一眼。

    「快?怎么会快?你们都已经认识那么久了,随时都嘛可以结婚了,爸爸,你说对不对?」邵爱妮笑——地望向邵明远。

    邵明远一脸满意欣喜的笑,同意地点头说:「爱妮说得没错,你们两个都认识那么久了,我想先让你们订婚,斐然,你觉得怎么样?」打铁要趁热。

    卓斐然愣了一瞬,随即回道:「邵伯父,这件事我必须先和家父商量。」

    「还商量什么,你父亲知道这件事恐怕高兴都来不及了,他一定也同意我这么做!我看,订婚的事就由我来跟他说吧。」邵明远乐得在心里开始盘算计画。

    正当饭厅里洋溢一片喜悦气氛时,空气中忽然爆出「铿锵」一声清亮的响音,清脆的金属声响引起众人的注意,登时,所有的视线全移向声音的发源处。

    始终默不作声几乎要让人忘了她的存在的邵冬妮,愣愣地注视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脸色微微苍白着。

    她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在听到卓斐然选择了倩妮的同时,她的心莫名一缩,握着叉子的手也不自觉地抖了下;而当父亲紧接着提起两人的订婚事宜时,她的胸口还狠狠抽痛了一下,怔忡间,叉子就这么滑落她的手心。

    迷惑于某种异样的情绪,她没抬头迎视向她投来的眼光,也无心思理会,只是垂着眼轻声地说:「爸爸,我先回房间做功课了。」然后,轻轻推开椅子,头也没抬地转身离开。

    「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根本没吃多少东西,该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吧?」邵明远望着她远去的身影,一脸担忧地皱着眉。

    「身体不舒服才怪!」邵爱妮立即撇嘴嗤哼:「我看呀,她是心里不舒服!活该,自作自受!」

    「爱妮!-少说两句!」邵倩妮下意识地开口轻斥了声,目光微带忧心不安地看向卓斐然。

    眼前的一切让卓悠然敏感地察觉到有什么事情不对劲,她直觉地侧眼瞧着自己的大哥,却发现他微微低掩的眉头正纠着结凝视着邵冬妮空荡的位置,黯沉的眼里无可错认地充斥着深浓的情感……像是忧郁,那是她从未见过的眼神。

    瞬间,一个想法像一道光闪过她脑际。

    不会吧?!莫非……大哥和冬妮之间……

    回家的路上,卓悠然心不在焉地漫眺着车窗外流闪的夜景,一边拿眼偷偷腼着卓斐然的侧脸。

    灯红影灿的街景快速地飞逝,在他脸上投下影影绰绰的明暗光线,刚棱的脸部线条因晦暗不明而显得深凝且沉重,彷佛在压抑着什么、抵抗着什么。

    从方才离开邵家一直到现在,他一句话也没说,像是忘了她的存在,眸底蕴含的复杂神色,让她不由得猜测起个中原因。

    「大哥,你真的决定和倩妮携手过一辈子吗?!」她终于忍不住打破静默。

    「-怎么会这么问?我不是已经选择了她吗?」卓斐然望着前方回答。唇畔微扬起笑弧,但笑意却未到达眼底,线条显得有些僵硬勉强。

    「你虽然选择了她,可并不代表你喜欢的人是她。」她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卓斐然又笑了笑:「如果对她没有一定程度的好感,我怎么会选择她呢?还是-认为我该选择贞妮?」

    卓悠然认真看了他好一会。「不管是贞妮或倩妮都一样,你对她们两人虽然都有一定程度的好感,但却跟你内心真实的情感无涉,我想……你真正喜欢的人不是她们。」

    卓斐然微-了下眼,随即挑眉一笑,说:「别瞎说了,除了她们两人我还能喜欢谁?!-应该知道邵卓两家结亲是双方长辈共同的期望,我也觉得这是最好的安排,又怎么会喜欢上别人?」

    「那邵冬妮呢?她并非邵家以外的人。」卓悠然试探地丢出一句,明眸仔细地观察着他的反应。

    卓斐然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僵紧了下,唇边的笑意也骤然隐去,虽只一-那时间便又恢复原态,但已足够让卓悠然捕捉到那瞬间幽微的情绪变化。

    「你喜欢的人是邵冬妮,对吧?」如果说刚才她还有些疑问,那么现在她可以说是百分之百肯定。

    卓斐然微微蹙眉:「-胡说些什么!冬妮还是个高中生,年纪足足小了我十二岁,我怎么会喜欢她呢?」

    「我认为年龄不是问题……」她忽地顿愣了下,恍然有所悟地盯视着他。「大哥,你该不会是因为这样所以才……」

    「没这一回事!」他粗鲁地打断她的话,语气显得有些烦躁。「-的想象力也未免太丰富了!」

    「是吗……」卓悠然若有所思地淡吟。「我听邵伯父说,你对冬妮非常关心,常常跑去学校看她上课的情形,甚至还自愿担任她的家教,辅导她的功课,我想你对爱妮就没这份心思吧?」

    「那不一样!」卓斐然涩涩地回了句。「她的情况比较特别,我只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力帮她而已。」

    卓悠然点点头,关于邵冬妮的事她多少也知道一些。「你的意思是……你只是同情她而已?不会吧?你向来不是那种会多管闲事的人,而且冬妮都已经回到邵家了,你对她的关心好象有点太过了。」

    「就算是这样,那也只是基于兄长般的心理,我当她是妹妹看待,并非-所想的那样!」他的口气明显地不耐烦,眉心纠凝,神情紧绷。停顿了一会后,他语气稍缓地接着说:「况且,她也不可能对我产生那样的感情,在她眼里,我就像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兄长。」眼里闪现一丝落寞。

    他忽而烦躁、忽而失落的表情让卓悠然更加感到好奇与兴味。她从未见过大哥这么焦躁阴郁的一面,记忆中,大哥总是沉稳内敛而且冷静,鲜少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情绪波动、乱了心神。显然地,不管他再如何否认,邵冬妮对他而言并非真如他所说的,只是个妹妹。

    「你确定那只是兄妹之情?如果她也喜欢你,你会怎么办?」她故意撩乱他、逼迫他。「大哥,我觉得你应该对自己诚实一点。」

    「够了!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转过头,前所未有地狠狠瞪了妹妹一眼,低沉的嗓音紧绷,表明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卓悠然耸耸肩,凉凉地又-下一句:「我劝你在还没有想清楚之前,不要答应和倩妮先订婚,以免将来后悔!」

    十八岁和三十岁差距很大吗?

    这几天,邵冬妮总不自觉地想到这个问题,上课时想、下课时想,甚至回家的路上也想,就连躺在床上睡觉时脑子里仍无法控制地想。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想这个做什么?

    自从卓斐然公开选择了倩妮的那一天起,她的心神就有点恍恍惚惚的,思绪无法控制地绕着他打转。

    他足足长了自己十二岁,一岁一年,那么,十二岁便是十二个年头,十二年哪……这样想起来,确实是一段不小的差距。

    但,那又如何?她不禁感到有些好笑,她又没要嫁给他。

    可随即想到了他或许真会娶倩妮为妻,她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原以为,他对她而言只是一个像父亲般的兄长,又或像是朋友,她只是眷恋他、依赖他对她的好,但这些天看着他和倩妮出双入对,形影不离的,她胸口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苦闷和一种无以名状的惆怅落寞感。

    其实,不管他娶了谁都一样,这些天,她蓦然清楚地意识到,总有一天,他会成为别人的,而她终将会失去他。

    这样的认知,让她不由得感到心慌,一股深深的失落感和恐惧感紧紧攫住了她。住进邵家虽然已经一年多了,但她和谁都不亲,她一直是孤单的,却不以为意,因为她从来不需人陪伴。至少,在有卓斐然的陪伴以前她是这么认为的。

    人类,果真是习惯的动物啊!她不由得抿出一抹苦笑。身边缺少了卓斐然的关怀与爱护,她竟有一种被人遗弃的感觉,一如母亲弃她而去时的感受,她竟害怕起自己又会重回孤单的怀抱。

    然而,除了恐惧,对他,她心里还多了丝丝缕缕纠结缠绕难以分辨的复杂情绪。她明明是渴望看到他的,却又害怕见到他和倩妮俪影双双,她心惊地发觉她不想去面对他完全属于倩妮的那一天。

    所以,她开始躲着他,放学后,便一个人在外面漫无目的地闲逛,总在晚饭时间过后才回家。

    这一天,她八点钟才回到家,陈嫂听到声音立即迎了出来。

    「冬妮小姐,-总算回来了,先生等着-一起吃饭呢!」

    邵冬妮讶异地抬眉,这一阵子她总借口在学校图书馆看书,要陈嫂告诉父亲她不回家吃晚饭,久而久之,她已习以为常,也就不再特别跟陈嫂吩咐,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种情况。

    有些无奈地,她走进饭厅里,看见全部的人都还坐在饭厅里,卓斐然也在,桌上的菜肴显然还没有人动过。

    「冬妮,现在都几点了,-怎么这么晚才回家?」邵明远难得对她凝着一张脸,口气也较平日严肃的多。「全家人就等-一个人吃饭!」

    「对不起,我留在学校图书馆看书,忘了打电话回来跟陈嫂说一声。」她照例搬出那套说辞。

    「那为什么不把手机开着?贞妮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打不通。」

    邵冬妮默然不语。她没有带手机的习惯,就算带了也常忘了开机。

    「算了,爸爸,时间不早了,大家先吃饭吧。」邵贞妮微笑地出声缓和。

    经她这么一提醒,邵明远没再叨念什么,看着冬妮说:「坐下来吃饭吧!」

    邵冬妮动也没动一下,垂着眼说:「你们吃吧,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事实上,她不过才吃了块面包果腹,但她实在不想和卓斐然同桌吃饭,她不想看到他和倩妮之间亲密的互动。

    说完话,她转身就要走回自己的房间。

    「慢着!」却被邵明远一声叫唤给止住了脚步。「吃过了也得坐下,等一会我有事情要宣布。」

    「就是嘛!今天家里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怎么可以不在场?」邵爱妮挑高眉梢好不开心地笑着接口,那眼神、那笑容显出一丝得意,像是别有意含。

    邵冬妮皱了皱眉:「能不能现在就说,我还有很多功课没做完。」

    邵明远不高兴地拧起眉,正想说她几句,邵爱妮已经迫不及待开口了:

    「没问题,-仔细听着了,卓大哥向倩妮姊求婚了,而倩妮姊也答应了,一个月后他们两人就要举行订婚仪式。」

    邵冬妮脸色蓦然一白,她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下意识抬眼看向卓斐然,正好对上他刻意隔着距离的视线,浅露淡淡笑意地回望着她。

    他的眉眼依旧是熟悉的,但她彷佛不认得他,她知道他们之间有些东西已经悄悄地改变了……自从她吻了他那一刻起。她好象触到了某种禁忌,那样的禁忌让他将她推得远远的。

    心,在这一刻问宛如被蚀穿了一个大洞,空空荡荡的,摸不着底。她像个木偶般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样的反应,甚至,连开口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

    终于,她勉强挤出一句话来:「倩妮姊……恭喜-……」声音沙哑干涩,说完,没等倩妮回话,便匆匆掉头离开。

    回到房间以后,她锁上门,将自己埋入被窝里,一只手紧紧揪住胸口,想平抚那针扎般持续而尖锐的疼痛。

    然而,痛楚的感觉依然存在,静寂中,她好象听到了低低的呜咽声,好一会,才意会过来那声音是自她喉咙里发出的,下意识伸手往脸上一抹,湿热的液体染了她满掌。

    为什么会这样呢?她心慌地自问,为什么当她听到卓斐然要和倩妮订婚时,她的心会这么痛?她的眼泪会不由自主地奔流?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心中对他早已慢慢滋生出某种微妙的情感?为什么她到现在才知道自己是这么地在乎他?

    这种失去的痛、忌妒的疼代表什么?她对他真的只是单纯的喜欢与依赖吗?

    不是的!如果只是喜欢、只是依赖,她不会这么难过,心口不会像被人抢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感觉空荡荡慌得紧,这样的情感比喜欢还更深……

    她蓦地一震,整个人-那间完全清明了起来,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

    她楞楞地发着呆,眼泪却仍流个不停。现在她该怎么办?

    一旦他真的和倩妮结婚,她与他之间就正正式式地隔了道鸿沟,虽然他曾说过,不会因为结了婚而改变对她的关心,但她知道,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而她要的……也不再是从前那样的关爱之情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