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出来了 第七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知道-在做什么吗?」

    卓斐然带邵冬妮回到她的房间后,劈头第一句话便是质问她方才在花园里的「行为」。

    邵冬妮一脸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的悠淡表情,垂着眼径自坐在床缘,没打算回答他的问话。

    卓斐然-起眼,定到她面前,伸手抬起她小巧的下巴,要她直视着他,微显凌锐的黑眸下容敷衍地望进她眼底。

    「回答我的话。」沉冷不容拒绝的命令彰显出他性格强势的那一部份。

    她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他那精炯冷烁的目光似是对她起不了作用。「不过就是一个吻而已,你要我说什么?」她轻声地说,暗地里其实有些心虚。

    「别跟我打马虎眼!」

    他忍不住皱起眉,心里着实对她又恼又气,方才那个吻几乎震掉他的心魂。

    当她吻上他的那一-那,他的脑子出现一片短暂空白,待他意识到她柔软的唇正紧贴着他、而她属于少女的幽香在他鼻端淡淡缭绕时,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捧起她的脸好好响应她的吻。

    然而,他终究没那么做。一则是因为他的理智及时阻止了他;可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被自己倏然蠢动的念头给吓了好大一跳。

    他竟然忘了她还只是一个高中生、一个足足小了他十二岁的少女,她还这么年轻,他却对她起了不该有的邪恶念头。

    他一直很清楚,她不是他该找的对象。他心里也已经决定在倩妮与贞妮两人之间择一为偶,这已经成了邵卓两家的默契,就只待他做最后的选择。

    只是,他始终没做出决定,表面上的原因是不想伤害她们两人其中一人,可实际上,他迟迟不做抉择是因为心头一隅已被眼前这令人放心不下的女孩给牢牢占据了。

    他无法厘清也不敢去厘清自己对她究竟怀抱着怎样的感情,只知道,和她相处愈久,他就愈害怕管不住自己的心,对她起了不该有的念头。

    然而,方才花园里的那一吻,让他原本模糊的念头忽然清晰了起来,与他的理智相违背、深埋在心底深处的念头竟轻易地被她一吻给挑勾起,让他不由得心惊又懊恼。

    而她,什么也不知道,竟然玩起火来!

    看着他愈显沉凝暗晦的神情,邵冬妮有那么一晌看呆了眼,不过是一个吻,为什么他把它看得那么严重?!他讨厌她吻他吗?

    不知怎地,这个想法令她心里很不舒服,被隐藏在心性底层的叛逆因子让她做出异于平常的大胆举动,她站起身,伸手取下他的眼镜,长指轻轻抚上他的脸颊,划过他浓密的剑眉,顺着刚棱的线条滑至坚毅的唇瓣--

    「该死的,-又在做什么?」他恼怒地一把抓住她纤细的小手,完全失去了平常的冷静。

    她抿唇一笑,微扬的眼梢流泄出丝丝诱引风情。「如果我说我吻你,是因为我喜欢你,你相不相信?」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揽紧眉,眼神变得更加严厉。「-之所以会那么做,是因为爱妮说了一些激怒-的话。」

    敛起笑意,她有些扫兴地看着他,对于他总是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心思感到悻然与无趣。但事情并非完全如他所说的那样,她是真的喜欢他,否则这一年多来她不会让自己和他那么亲近。虽然吻他是一时的气忿,可她并不后悔或讨厌。

    为什么他不相信她的话?基于一股莫名的情绪,她没让自己就此罢手,反而任性地扮演起魔女的角色。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她一脸无辜地望着他。「你不喜欢我吻你吗?」秀眉淡蹙的她有着小女人楚楚的韵致。

    卓斐然不动声色地深呼吸了一口气,眼前的她像是变了个人似。

    他以为自己很了解她,但他显然错了。难怪人家说,女人是全世界最复杂难解的生物,在他眼前的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小女生,或者,她从来都不是,只是自己没发现她隐藏的另一面。

    此刻,她眼底眉梢浅漾着揉合女孩与女人看似无邪却又妩媚的风情,挑动着他心底深处幽微不欲人知的情骚,但他仍极力把持住自己,口是心非地说:

    「跟一个还不懂事的小女生接吻,一点乐趣也没有。」

    她像是有些受伤地垂下长睫,随即又抬眼凝住他,唇边悠悠缓缓勾起一丝笑,在他还来不及分辨清那抹笑蕴藏着什么涵义时,她的唇再次贴上他的,而且技巧生涩地尝试着在他唇上摩挲吮吻。

    霎时间,他彷佛可以听到理智的弦乍然崩断的铿锵声响,伴随着他体内血流奔窜的轰隆响音,他握起拳自我抵抗了一瞬,下一秒,有力的手臂已然圈住她纤细的腰骨,将她紧紧囚在自己的胸怀里,而后喉头困难地滚动了下,不再压抑地攫住她的唇,夺回主控权。

    热烫的唇急切地吮咬辗压,像是要处罚她似,又像是控制不了自己,渴求地需索着。随着灼热的呼吸、窜升的体温,他的舌难以抑忍地闯进她唇齿内,缠绵而又激切地与她交锁,任彼此的气息在这一吻里翻腾交融。

    邵冬妮整个人都震愣住了,这才是真正的接吻吧!头昏目眩的她完全忘了自己诱引他的目的,他吻得她胸口发热、双腿发软,她几乎是无措地贴着他,被他身体散发出的灼热气息牢牢捆缚住,接近窒息。

    没接过吻的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突来的激烈更教她措手不及,只知道自己就快要停止呼吸了。

    就在她以为自己即将窒息而死的时候,他放开了她,黑棱发亮的深眸紧盯着她面红耳赤、喘不过气的模样,神情微微黯凝,而后恢复原来沉稳淡定的冷然表情,带着训斥的口吻说:

    「-连怎么接吻都不会,就别学人家玩什么爱情游戏!」

    冷静的模样和方才激烈的情动截然不同,嗓音也恢复原来的清冷语调,话语中还特意表明她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小女孩罢了。

    邵冬妮圆睁着眼有些困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能在片刻之间完全变了个样子,刚才他的回吻只是为了教训她而已吗?

    「记住,下次别再这么玩了。」他摸摸她的头,像是在容忍一个小孩子调皮的恶作剧似。

    邵冬妮顿时胀红了脸,他的言语和举动让她不禁感到有些恼怒,她抿紧唇,倔强地回了句:「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经十八岁了!」

    「而我,足足大了-十二岁,在我眼里,-只能算是个『女孩』!」他冷着脸看她,语气微微紧绷而严肃,刻意强调两人年龄的差距,并藉此提醒自己。

    「哼,在别人眼里,十八岁已经大得足够谈恋爱、生小孩了!」她不服气地又回他一句,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肆无忌惮地说出任性的话语。

    她的话让他不由得怔了一瞬,她确实大得足以谈恋爱了,相信追求她的人必然不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认知竟教他心里一阵不舒坦,陶口闷闷的,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塞住似的,让人难受。

    突地,他闭了闭眼,赶走令人烦躁的情绪,然后在心里告诉自己,她要和什么人谈恋爱都可以,只不过那个人不可能也不会是他。

    「如果,在学校遇到不错的男孩子,我不会阻止-谈恋爱,但生小孩就不必了,-还太小!」他煞有介事地和她讨论起来,而后又摸了摸她的发顶,严肃正经的模样完全将她当成小孩看待。

    说完话,他便转身离开她的房间,留下邵冬妮愣愣地坐在床缘,而她忽然觉得,她好讨厌他只当她是一个小女孩……

    接连好几天,邵冬妮都没见到卓斐然,就连家教课,他也没出现。

    他还要生气到什么时候啊?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她觉得又恼又气又闷,还隐隐生起一股落寞的况味。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在乎他,只知道自己心里有些着慌,担心他就此打算不理她。

    今天是星期五,又到了她上家教课的时间,她抱着希望坐在客厅里等卓斐然。

    半小时过去了,已经超过上课的时间,但她仍坚持地等着,直到大门传来开启的声音。

    她立刻站起身,高兴地迎上前去,进门的却是她的父亲邵明远。

    「冬妮,-是在等爸爸吗?」邵明远眼里有着意外的惊喜。

    邵冬妮微微僵了瞬,有些不自在地看着他:「我……今天有家教课……」」

    「-是在等斐然啊。」邵明远立即了然,随即困惑地蹙起眉,彷佛想起了什么事情。「冬妮,-卓大哥没跟-说以后家教课可以不用上了吗?」他问。

    邵冬妮心神一震,蓦然睁大了眼。她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除了震惊,她心里还有一种受伤的感觉。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还在生她的气吗?

    「看来,他还来不及告诉。」邵明远伸手环住她的肩,带着她走向沙发椅坐下。「今天在办公室他才跟我提起这件事,晚上,他约了-倩妮姊去听音乐会,可能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忘了通知-一声。」

    原来……他和倩妮有约会……

    邵冬妮眼神一黯,无端地感到有些落寞。

    「爸,卓大哥可有说是什么原因要停掉家教课吗?」半晌后,她才有能力开口说话。

    「他说,-的功课进步很多,已经不需要家教。」邵明远没察觉到她低落的情绪,语带欣慰地说。「而且,这几天他父亲身体微恙,因此他的工作量增多了,比较难抽出时间来。」

    这应该都是他的借口吧!他一定是因为父亲生日那天发生的事,所以才这么做。他是故意躲着她。

    邵冬妮觉得又难过又伤心,她真的做了这么不可原谅的事吗?让他必须用这种方法惩罚她。

    「冬妮,-可别生-卓大哥的气,他事情多又忙,也难怪会忘了告诉。」邵明远拍拍她的手,微笑地看着她说。

    邵冬妮没说什么,只是低垂着眼静默不语。此刻她心里的感觉除了难过以外,还有一股莫名的恐慌感,她突然害怕自己会失去他。

    如果他真的不理她了,那么她……该怎么办?

    夜里,天气已有了微微的凉意。

    邵冬妮在房间里静静地等着、聆听着,留意楼下是否传来大门的开启声。

    在确定其它人已进房休息后,她悄悄地打开房门走到楼下,然后将自己缩进客厅里的沙发椅等待着。

    已经将近午夜十二点了,为什么卓斐然和倩妮姊还没回来?听个音乐会要这么久吗?明天是周六,他们会不会还有其它节目?

    思绪纷乱如麻的她,几乎是坐立难安。她无法控制地想着,卓斐然这个时候是不是牵着倩妮姊的手漫步在星光下?他是下是也会吻她,像他那天吻她一样?

    但愈是这么想,她整个人就愈加烦躁起来,一股说不出的郁闷让她胸口闷得难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她是在忌妒倩妮姊?

    忌妒?!她蓦地心惊了下,被这个字眼给吓了跳,她为什么要忌妒倩妮姊呢?随即,她赶忙甩了甩头。

    只是,她不明白自己苦等在这里是为了什么。跟他说对不起吗?还是请他继续当她的家教?

    不是的!她心里很清楚这些都不是她坐在这里等他的目的,她只是非得见到他不可,至于见到了他要做什么,她完全没想那么多。

    忽然问,她彷佛听到门外传来细微的声响,像是说话的声音,整个人立即从沙发椅中弹跳起来。

    然后,钥匙清脆的响声让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大门,不一会,邵倩妮经过特地打扮、美丽而优雅的身影旋即映入她眼帘;而身后一身笔挺深色西装的卓斐然,英俊挺拔得一如最佳的护花使者,两人站在一起,是那么地完美合衬,郎才女貌,俨然是一对璧人。

    邵冬妮只觉胸口一窒,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下,闷闷地生着疼。

    难言的紧绷情绪逼得她必须开口说话:「你……你们回来了呀。」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听觉出了问题,怎么她的声音听起来这么沙哑?

    没料到客厅里还有人,邵倩妮与卓斐然两人皆微微惊愣了下。

    「是冬妮呀,-怎么还没睡?」看清楚是她之后,邵倩妮微笑地问。

    「我……」邵冬妮的视线越过她,停在卓斐然身上。「我、我有事情想和卓大哥……谈一谈。」只有在别人面前,她才会称他一声卓大哥。

    邵倩妮敏感地看了她一眼,笑道:「已经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一定要今天谈?我想明天--」

    「不行!我一定要现在说!」她急切地打断倩妮的话,随即被自己强势的话语给吓了一跳,不好意思地垂下眼,低低地又接了句:「我怕我明天就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

    「这样啊……」邵倩妮神情显得有些不自在。不知怎地,她提防冬妮远比贞妮多些,尤其经过父亲生日那一天的花园事件,她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威胁感,让她不得不将冬妮列为她的第二号情敌。

    「卓大哥,你觉得呢?」基于礼貌,她不得不询问卓斐然的意愿。

    卓斐然抬眼看着邵冬妮,好一会才说话:「没关系,我一向晚睡。」

    他的回答无疑是答应了,邵倩妮只好退场:「那……你们谈吧,我先上楼了。」

    「-想和我谈什么事情?是关于家教课的事吗?」邵倩妮离开以后,卓斐然立即开口询问。

    「我……」邵冬妮愣了一下,她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要和他谈什么,但既然他提起这件事了,她便顺着他的话语问:「你为什么要停掉家教课?」

    「因为以-现在的成绩,已经不需要我的指导了。」他回答得简洁又快速,像是早已想好了答案。

    「真的是这样吗?」她皱着眉问,总觉得原因不可能这么简单。

    卓斐然心里一震,随即拉开一抹笑。「不然-以为呢?」他反问她,笑容显得有些不自在。

    「我不知道……」她垂下眼。「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

    「我没生-的气!」他的语气有些懊恼。

    他气的是他自己!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和欲望,那么态情地狂吻着她。那一吻就像是把钥匙,开启了他对她压抑的感情:也让他明白,他并非如他自己所想的以为能掌控自己的意志,单纯地将她视为妹妹般看待。

    那一吻的代价,让他从此必须和她保持距离,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守在她身边。因为,他没有把握自己不会再次犯错。

    她咬了下唇。「那……这几天……你为什么故意躲着我?」

    他看着她,默然不语,好半晌才开口:「没这回事,-想太多了。」声音有些涩涩地。

    「关于那天的事……我……」她困难地启齿,有些话她一定要跟他说明白。「我承认,花园那一吻我是故意要气气爱妮的,但是后来在房间里,我……」

    「那天的事就别再提了!」他没让她把话说完,语气有些烦躁。「如果没其它事的话,我该回去了。」

    说罢,他转身就要离开。

    邵冬妮见状,眼底掠过一抹惊慌,情急道:「别走!请你等一等!」

    卓斐然停住脚步,回过头来。「还有什么事吗?」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的她,嘴巴却像是自有意识地蹦出话来:「你和倩妮姊今晚的约会还愉快吧?」

    「-问这个做什么?」他牢牢地盯视着她的眼。

    「没……没什么。」她下意识闪躲他的眼神。「我只是想……你最近常常和倩妮姊约会,是已经决定选择倩妮姊了吗?」她忍不住又问,语气显得有些着急。她之前并不在乎他会选择谁,可现在,她竟然害怕他心里已有了决定。

    「这是我私人的事,我想我没必要回答。」他故意摆出一张冷脸,接着又说。「我真的该回去了。」说完,再度转身离开。

    邵冬妮的心因他的回答莫名地螫了下,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受伤的感觉,最近她总无法捉摸自己的思绪。自从那一吻之后,她的心好象在不知不觉中起了变化,总会在睡梦中想起那个吻,想起他温暖的怀抱和他身上的味道;他的唇、他的吻,像在她心底烙了印似,鲜明得无法磨灭忘却。

    她不明白这种种怪异的现象代表什么,唯一知道的是,她对他的感觉彷佛和从前不一样了。

    但他现在却刻意和她保持距离,对她的态度是这么的冷淡……

    登时,她心里莫名地涌出气恼、慌张且无措的杂乱情绪,尚来不及弄明白这种种异样情绪所为何来时,她在他的手握着门把准备打开门的那一-那,脱口道:

    「我不喜欢你和倩妮姊约会!」

    下一秒,她立即被自己说的话吓了好大一跳。原来,这才是她心底真正想说的。她是真的在忌妒倩妮!

    显然地,她的话也吓着了卓斐然。

    「别胡闹了!」他背对着她说,高大的身子彷佛僵了一瞬。

    「我没有胡闹!」她走近他,咬着唇低声地说。

    他缓缓地转过身来,眼底有着复杂的情绪:「-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她看着他,鼓起勇气又重复了一次:「我……我不喜欢-和倩妮姊约会。」

    「因为爱妮的关系吗?」他平心静气地问。认为她之所以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是因为爱妮老爱说话苛损她、欺负她。「如果是贞妮的话,-就不反对了吗?」

    她愣了一瞬。是这样吗?

    不!不是这样!不管他跟谁约会,她心里都觉得不舒服。但是,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对他产生占有欲?她和他之间的关系改变了吗?

    是那一吻的后遗症吗?

    邵冬妮心烦意乱地想着,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胸臆间翻腾酝酿着,而她还无法确切说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见她一脸茫然、若有所思的模样,卓斐然微微皱起眉定到她面前。「-在想什么?」

    她抬眼瞅着他,深邃的美丽大眼专注地凝望着,琉璃般的眸底漾着一丝困惑。许久,她才启口:「如果有一天……你结婚了,你对我……是不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

    她本来不是要说这个的,只是不想让他就这么离开,所以匆忙找了话。

    她的话让他蓦然有所领悟。「原来,-担心的是这个。」他应该感觉松一口气的,可心口涌上的却是失落与苦涩。

    原来,她今晚怪异的言行举止只是因为担心失去他的关怀与友谊罢了……

    他闭了闭眼,回复原来冷静自持的神情,理智地回答:

    「冬妮,现在的-已经不需要再依赖我了。至于我结不结婚,并不会影响我对-的关心和我们之间的友谊。I

    他得学着对她慢慢放手,这样做对他们两人都好。

    语毕,他转过身旋开门把踏出门外。这一次,他没有回头,高大的身影直没入沉沉的夜色中。

    身后,邵冬妮呆愣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他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她怎么觉得他好象是在跟她划清关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