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出来了 第六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十一月中旬,学校举行期中考,验收学习成果。两天后,成绩出来了,邵冬妮每一科目几乎全是低空飞过,数学考得最惨,是唯一不及格的,只拿了五十分。

    然而,看到这样的分数,她并不怎么在意。以往,为了让母亲开心,她总努力求得好成绩,但现在,没有必要了,她本来就不是在乎成绩的人。

    只不过,她没想到,卓斐然竟然要求看她的成绩单。

    「一定要看吗?」她的语气显得有些无奈。虽然她并不介意自己考出这样的成绩,但拿给他看又是另外一回事,她几乎可以想见他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卓斐然没回答,只是微微挑眉。

    邵冬妮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真的比她的父亲还要像个老爸。无可奈何地,她拿出成绩单递给他。

    看着他渐渐蹙拢的眉心,愈显凝重的表情,她不由得在内心里暗自呻吟。唉!她可以猜出他接下来会说什么话。

    「依-的程度,-不应该考出这样的成绩。」简洁的评论自卓斐然坚毅的唇形吐出,镜面下的黑眸犀锐有神地盯住她。

    她没回话,只是一径地沉默着。

    「邵伯父应该还没看过-的成绩单吧?」他挑起眉接着说,肯定的语气大过疑问。「-的签名模仿得不错。」

    邵冬妮顿时红了脸。她确实没让父亲看过她的成绩单,也不打算给看,所以自己临摹了他的签名,她以为自己学得很像,没想到竟被他看出来了。

    不说话就表示默认。卓斐然静静地凝视着她,她的眼半垂,长睫像两片小扇子,遮住她眼底的表情;看来温驯乖巧的她,实际上却有着顽固任性的一面,这是跟她相处近五个月他所得到的感触。

    静默了好一会,他将成绩单递还给她,没再多说什么地走出她的房间。

    邵冬妮讶异地微微瞠大了眼,她以为他会对她说教一顿,没想到他就这么作罢。不知怎地,她反倒觉得有些不习惯,甚至有一点罪恶感。

    他可以说是最关心她的人,而她,却让他失望了。

    一直到晚餐时间,她才知道他原来是另有打算。

    用餐席间,卓斐然突然向邵明远提出给冬妮请个家教的事情。

    「请家教?冬妮的功课出了什么问题吗?」邵明远关心地问。

    「她这次的期中考成绩很不理想。」

    「这样啊……」邵明远认真地思索着。「爱妮有个家教,人还不错,或许--」

    「我不要!」话还没说完,邵爱妮立即开口反对。「沈大哥是我专属的家教,不要打他的主意。」沈智皓是倩妮的大学学长,也是德馨学院创办人的孙子,受倩妮之托担任爱妮的家教。

    「爱妮,别这么大呼小叫!」三姨太柔声训着自己的女儿。「只要把-和冬妮上课的时间错开来,就可以了呀。」

    「我不要!」邵爱妮仍坚决反对,还一脸敌意地瞪视着邵冬妮,她才不要让冬妮有机会接近沈智皓。

    「算了,妈。」邵倩妮一脸了然的笑。「再另外给冬妮请个家教吧。」

    邵明远点点头:「也只好这样了。」

    这时候,始终沉默的邵冬妮忽然开口:「我……不想请家教。」

    所有人的目光全望向她,彷佛在等她说出个原因来。

    「我……不习惯和陌生人相处。」她的声音低低的,末了加重语气说:「请爸爸不要勉强我!」

    邵明远呆了一呆,而后望向卓斐然,用眼神寻求他的意见。

    唉!他实在摸不透他这女儿的性子,寡言、沉静,又不像爱妮会撒娇,也从不主动和他这个做父亲的说说话;而他自己也忙,没能多花些心思在她身上。

    卓斐然深思的眼停在邵冬妮身上,半晌后,开口问:「那么,如果不是陌生人的话,-应该不会再有异议吧?」

    这话一出口,所有的人都有些纳闷不解地看向他。只有邵冬妮很快地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她微讶地睁大眼,他该不会是想……

    「邵伯父,就由我担任冬妮的家教老师吧。」他接下来说的话果然应验了她心里的猜测。「一星期里我可以抽出个三天没问题。」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邵明远显然也有些吃惊,没想到他会愿意这么做。但随即又想,卓斐然可以说是和冬妮最亲近的人,也一向很关心她,由他来担任冬妮的家教,应该最适合不过。

    「卓大哥,你每天要忙的事情那么多,这样好吗?」邵倩妮表情不甚自然地笑问,一种女人特有的直觉让她敏感地觉得不妥,她下意识地看向贞妮,却发现她好象一点也不以为意的样子。

    「是啊,斐然,你可是你父亲身边最重要的帮手!」邵明远也想到了这一点。

    「邵伯父,你放心,只抽出三个晚上还不至于造成工作上的困扰。况且,真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带过来处理。」卓斐然显然已经设想周全,也决意这么做。

    「那冬妮就麻烦你了。」邵明远微笑地说。将冬妮交给他,他是再放心不过了。

    见事已决定,邵倩妮不禁微恼地瞪了邵爱妮一眼。

    而邵冬妮尽管再怎么不愿意,也因为找不到借口只好乖乖地接受。

    「-又在发呆了!」

    一只大掌沉重地拍上邵冬妮的肩膀,足以将她从空邈的思绪中拉回又不至于造成疼痛感。

    抬头转颈一望,即迎上卓斐然此刻像老鹰般精锐的眼。唉!她不过才发呆了几分钟就立刻教他察觉,他的敏锐度真是精准得令人懊恼。

    自从他担任她的家教以来,每到了星期一、三、五,便是邵冬妮感到最不自由和无奈的日子。放学后,她不再有时间到书局里闲逛,也不再有时间坐在书桌前发呆。

    「功课做完了吗?」他在她身旁坐下,俯下脸望着她摆在桌面上的作业本,仔细地检查起来。

    见她将所有数学题目全做完了,而且没出半点错误,他点点头表示赞许,随即却微蹙起眉,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怎……怎么了?」邵冬妮被他专注的眼神瞧得脸颊莫名地微微发热。

    认识他这么久了,她从没这么近距离看他,或者该说,她从没这么仔细地看过他。直到这一刻她才发觉,他实在称得上是一个俊男,个性的一张古铜脸,雕得立体深隽;深显的五官轮廓隐隐散逸出清冷的气质,看似沉稳可靠,却又有着距离,这样的男人最是吸引人,也难怪倩妮与贞妮两颗芳心非君莫属。

    「-的能力并不差,为什么考试成绩会那么糟?」他低低沉吟,神态不像是在询问她,反倒像思索什么似。连续两个星期下来,他发现她并非能力上有问题,而是心态上有问题。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他黑沉的眼紧紧锁住她,不容她闪避。

    像被人识破秘密般,她微微懊恼地蹙眉。「我只是不想那么伤脑筋罢了,功课好不好有那么重要吗?」

    「那么,-觉得什么才重要?」他反问她,不带批判与质询的意味,就只是单纯地询问。

    邵冬妮怔了一下,竟回答不出来。

    从前,母亲的感觉与情绪的反应对她而言是最重要的,也是她最在乎的,但后来母亲走了,她忽然间像失去了重心般,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

    「-曾想过自己将来要做什么吗?」卓斐然又接着问:「每个人多少对自己的未来有着梦想和期望,-没有吗?」

    她的眼神晃了一下,随即浮起一抹倔强。「那又如何?!梦想与现实往往是两个不同的世界,预先期望未来只是多此一举,我不相信你最初的梦想是继承家业,整天埋首在一堆数字里。」最后那句话带着点不驯的冷嘲意味。

    卓斐然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说得没错,我最初的愿望是当个环游世界的旅游摄影师,用镜头纪录我眼中所见的奥妙的大千世界。」

    邵冬妮讶然地看着他。她从没听他谈起过自己的事,此刻,他赤裸的眼里闪着她从未见过的光芒,一种属于少年眼底热烈的光芒。

    「那……后来你为什么放弃了?」她忍不住好奇地问。

    「我并没有放弃。」他蓦地收住笑容,神情认真地看着她。「如同-所说的,现实与梦想之间存在着距离,我有我得担负的责任,也必须做出取舍。」

    「我下懂……」她一脸迷惑。「你说你没放弃,但是……」

    他扬唇一笑,为她解答:「我每年出国一次,时间长达半个月至一个月,这时候的我是属于摄影的,我用不同的方式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梦想。」

    「这有什么不一样?说穿了,你还是和现实妥协了!」她不以为然地皱眉。她的母亲为了爱一开始不也妥协了,但后来呢?她不认为屈就现实的妥协能解决问题。

    「别皱眉。」她的表情逗笑了他,他伸手轻梳开她蹙拢的眉头。「没错,我是妥协了,但却也换来心安。我有我身为人子的责任,依我的个性我不可能率性地丢下一切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但也不想宿命地就此放弃,让自己将来有怨怼和遗憾的借口。只有在现实层面安顿下来后,梦想的追求才能持之以恒,不因现实元素而变色。」

    「何必把自己搞得这么累?」她还是不认同他的做法。「看不出来你是这么认命的人。」对于他,她向来直言。

    「我是认命!」出乎她意料的,他直承无讳,唇边还带着抹笑。「-以为认命就代表消极吗?在我看来,却是相反。唯有认命,才不会做无谓的挣扎与消耗,并且能让我静下心来好好思考,如何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兼顾理想,积极地想办法解决,而不是与我父亲做顽固又无意义的对抗。」

    「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那这个世界上大概会少掉许多艺术家!」她承认他的话很有道理,但有一部份的她仍无法认同。

    「每个人情况不同,不能一概而论,重要的是,必须得认清自己,找到那个平衡点!」他语重心长地说,看着她的眼神忽然变得深凝严肃。「就如同-,-并不附属于-母亲,而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她的离开并不是-的问题,-得学会为自己而活。」

    邵冬妮顿时僵愣住,她没料到他会忽然将话题转向她;然而,更令她惊愣的是,他居然看出她心里打不开的那个结。

    她僵硬地别开脸,沉默不语,却感觉到自己微微发热的眼眶。

    「别逃避这个问题。」他轻握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向他。「我认为……她的离开对-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现在的-是自由的,-该给自己一个全新的开始。」

    她抿了抿唇,抬眼望他,眼底有一抹防卫的色彩。「那你呢?你就真的自由了吗?真的做到完全为自己而活了吗?」

    尖锐的问题让卓斐然心口像被细针扎了一下,眼色蓦然一黯。他其实并不完全是自由的,虽然能兼顾家族事业与理想,但在某一方面,他仍是受制的,就好比婚姻对象的选择,爱情在不知不觉中已被排除在他的人生外,但他并不在意,直到遇见她以后,心里好象有什么东西开始慢慢松动了……

    看着他忽显沉重黯淡的眸光,邵冬妮突然觉得自己说了很过份的话。她知道他是一片好意,是真心关怀她,他其实大可不必为她做这么多事情。

    「对不起……」她诚心地向他道歉。

    他淡淡一笑:「-没说错话,心中没有牵挂的人才是完全自由的,而我不是。」

    「你心中的牵挂是什么?」望着他深黝的眸心,她不由地开口问。

    他愣了下,定定地看着她。从前,他所牵挂的无非是父亲对他的期望及公司里的事情,但现在……他的牵挂又多了一样,一种属于情的牵绊悄悄地缚住了他的心,却是他无法开口言明的。

    多奇怪呀!刚才他跟她说的那些话是他不曾向任何人吐露过的,就连悠然也不曾。但是他却对她说了,对一个小他十二岁的少女坦露他的梦想与心事。

    再一次,邵冬妮被他的眼神给瞅得一颗心不由自主地怦跳起来,有种异样的感觉在心底流动、发酵,她怔怔地与他对视,忽而喃喃问: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没回答,只是以手指轻轻划着她细嫩若婴儿般的脸颊,深邃的眸底隐隐跳荡着不为人知的幽幽情思。

    就这样,两人彷佛被空气中异样的气流兜拢住,对视的眼神中有一种奇妙的情感悄悄回旋,任谁也转不开眼。

    然后,一阵敲门声终止了两人之间的魔法。

    卓斐然首先回过神来,他停在她脸颊上的手指像被烫到似的猛然收回,神情也在一瞬间回复原来微微淡冷严肃的模样。

    「卓大哥、冬妮,休息一下,吃个水果吧。」

    直到邵倩妮的声音传进耳里,邵冬妮才完全自刚才异样的情境中清醒过来,回头一望,邵倩妮正端着一盘小西红柿走向她和卓斐然,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

    「谢谢-,麻烦-了。」卓斐然起身走向她,接过她手里的水果盘放在一旁的梳妆台上。

    「一点也不麻烦。」邵倩妮一如往常地笑着回答,然后转向邵冬妮,亲切地问:「冬妮,怎么样,功课还应付得过去吧?」

    邵冬妮转过身背对着她轻点了下头,却忍不住微微皱眉。

    她并不讨厌倩妮,但对于她刻意的亲切和关心实在有些不以为然。她心里很清楚,倩妮真正关心的并不是她的功课。

    自卓斐然开始担任她的家教那一天起,倩妮总会借口送水果送点心到她房间里来,每一次总会待上好一会时间,像在观察着什么、提防着什么似。

    很快地,她便明白倩妮心里在想什么。基于女人特有的直觉,她知道倩妮在担心些什么。她不禁感到有些好笑,难道她认为她和卓斐然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吗?她会不会想太多了,她和他相差了十二岁有余,怎么可能--

    蓦地,她的思绪突然顿止,想起方才和卓斐然之间奇妙的情感波动,她不觉困惑了起来。他对她而言亦师亦长亦友,但,又好象有些什么地方不太一样。

    思及此,她的心口又莫名地怦怦鼓动起来,不知不觉中,她伸手轻抚上自己的脸颊,那刚刚被卓斐然轻抚过的地方,彷佛还留有他手指的温触,正微微地发着热……

    太阳出来了,又是新的一天!

    邵冬妮在晨曦中睁开眼,唇角轻浮起抹淡淡的、舒暖的微笑。

    时间在安定平稳中流逝得很快,她顺利地升上高三。以往,日升日落对她而言,只是一种自然现象,认为生活不过如此日复一日的她,对新的一天渐渐有了不同的心情。

    「今天是星期五,晚上有家教课……」邵冬妮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着,唇畔的微笑像涟漪般缓缓荡漾开来,扩展成美丽的弧度。

    察觉到自己竟然开始留意起家教的时间,她不禁觉得有些讶异。曾几何时,她由一开始的排斥转变成了期待?是因为卓斐然的缘故吗?

    自他担任她的家教十个多月以来,她彷佛渐渐习惯了有他在身边。有时候他会坐在小沙发处理公事,两人虽然没有交谈,但她的心却感到无比安定,不再觉得空虚、烦闷与飘荡。

    相处日久,她对他的了解也深了一层,他或许是个严肃的人,但真实的他却非如他外表所表现的那么冷漠,他也有幽默诙谐的一面。他的笑总是温温浅浅的,理智的他不是那种情感激烈的人,但对她,他的态度始终是温暖的。

    不知不觉地,她心里的阴霾渐渐地被他融化了,她开始喜欢他的陪伴,欣逢他沉定又温暖的眼神。她知道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却又无法清晰地辨别……

    「铃铃铃……」床头的闹钟忽然响起,打断她神游的思绪。

    她猛然惊醒过来,伸手按下闹钟铃,而后弹起身跳下床,以最快的速度梳洗完毕换装后,背起包包走出房间。

    一踏入饭厅,邵爱妮已经坐在餐桌旁用早餐。她绕过她走到另一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这中间,她可以感觉到爱妮的眼光一直跟随着她,但她一点也不以为意。

    「-看起来心情很好嘛。」邵爱妮挑着眉梢睨着她说。

    邵冬妮垂下眼不做任何响应。依她对爱妮的了解,她主动开口跟她说话准没好事,她可不想一大早的好心情教她给破坏了。

    「-该不会是想到了今晚又可以见到卓大哥,所以心情才这么好吧?」邵爱妮自顾自地往下说:「小心哦,我劝-可不要自作多情喜欢上卓大哥,-和他是不可能的。」

    邵冬妮仍然默不作声,不予理会。

    「我不妨透露一个讯息给。」邵爱妮一副施恩的嘴脸。「最近卓大哥常常和倩妮姊约会,依我看哪,他们大概会在爸爸生日那天公布两人的好消息。」

    邵冬妮短暂地愣了一下,然后继续埋首吃早餐。然而,胸口却涌上一股莫名的不适。

    见她仍然没有反应,邵爱妮又开口道:「我看-的家教课应该就快停止了,卓大哥接下来可能没有时间再去--」

    话还没说完,邵冬妮突然推开椅子站起身来,看也没看她一眼,转身便往大门走去。才走了几步,她忽地回过头来,朝爱妮挑眉一笑,说:

    「我忘了告诉-,前天我在花园里碰上了沈大哥,他说他很乐意指导我功课,我想我应该用不着担心才对。」爱妮已经是大学生了,不再需要家教。

    满足地看着邵爱妮瞬间变成铁青色的脸,她愉快地转身离去。

    十月,邵明远过六十岁生日,邵家在自家露天花园举行一场小型餐会,为主人翁庆生。

    庆生会温馨而不张扬,主要邀请的大都是与邵家来往密切、交情深厚的上流社会人物与企业家族,虽说是小型餐会,可也足以便占地近百坪的花园充满欢声笑语。

    这样的场合,邵家成员当然得全部出席,邵冬妮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不同于邵家姊妹们盛装出席的隆重,她只穿了件样式简洁雅致的淡紫色小洋装。

    素雅着一张脸的她,脸上全无一丝人工色彩,白皙的肤色在紫色洋装的映衬下温润如玉,搭上那张美丽的洋娃娃脸蛋,想要不引人注意也很难。

    但由于从未参与过这样热闹的交际场合,不习惯的她,手捧着装着水果和蛋糕的盘子径自躲在花园里不显眼的角落吃着。

    尽管是家庭式的小型餐聚,与会的人仍然打扮得光鲜亮丽,她的视线自在悠游地穿梭在人群中,颇能自得其乐,还意外地发现到,除了寿星之外,邵贞妮、邵倩妮、邵爱妮三姊妹也大受欢迎地被人团团包围住。

    当然,她们身边围绕的都是一些年轻俊彦,显然是想凤求凰。

    邵冬妮很乐于当个局外人观赏眼前的一切,她一点也不想要置身其中成为被注目的焦点,因此,就连卓斐然她也刻意躲开,他可也是焦点人物呢!

    然而,没想到她还是躲不掉。

    「原来-躲在这儿。」卓斐然惯有的低沉嗓音冷不防自她左方传来。

    很快地走到她面前后,他稳敛的眸迅速扫了她全身上下一眼,一抹幽微的星芒随之在他深幽的眸心里隐闪。

    邵冬妮垂下眼,有些无奈。他总是有办法找到她!

    如果他是单纯来找她,她会很高兴,但是,此刻他的神情看起来很慎重,显见是另有事情。看来她想悄悄窝在角落的打算是不可能如愿了。

    「邵伯父在找。」果不期然,他接下来的话宣告她优哉游哉的时光结束了。「他想趁这个机会将-介绍给大家。」如她所料。

    「我……」

    她抬眼望他,话还没说出口,就见他浓眉纠蹙,一脸不表赞同的神情,彷佛已经知道她想要说什么:而她,没得选择地,只能乖乖咽下含在嘴里的话,无奈地由着他带她走向众人目光聚焦处。

    邵明远一看见她,立即笑开脸迎向她,牵着她的手向大家介绍道:「这是我最小的女儿,冬妮,一年前正式成为邵家的一份子。」

    这样简单的宣告足以让与会之人明白邵冬妮的身分,众人心照不宣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倒是邵冬妮特别的清冷气质与美丽的容貌才是人人注意关切的焦点。

    很快地,她身旁围绕了不少和她年龄相近的年轻人,她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场面,眼光忍不住搜寻着卓斐然的身影。然而,放眼望去,始终不见他的人影,她只好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对于刻意的示好与追求以装傻混过。

    半个小时后,好不容易借口上洗手间摆脱掉那群人,她习惯性往人少的地方走去,当她经过一丛灌木旁时,不经意听到从后头传来的话语声。

    「卓大哥,我知道我这么问你,实在太过直接了,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和贞妮你会选择谁?」

    邵冬妮光听谈话内容,就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也知道里头还有谁,难怪她找不到他。

    邵倩妮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并不感到讶异,反而对于卓斐然会怎么回答感到很好奇,还有那么一点莫名的紧张和在乎,他会做出选择吗?

    空气沉寂了好半晌,这样的问题确实教人为难,也难怪卓斐然迟迟不出声音,她不免有些同情起他的处境。

    忽然问,一道意外的嗓音不期然地扬起:

    「卓大哥,这个问题你需要想这么久吗?姊姊她真的很喜欢你,论长相,她不比贞妮姊差,性情也比贞妮姊温柔和善。贞妮姊那个人眼里只有工作,像个男人婆似,一点情趣也没有,根本不适合你。我想,卓伯父一定也比较中意姊姊。」

    听到声音,邵冬妮不禁微讶,原来邵爱妮也在呀!她还真是姊妹情深哩,倩妮谈恋爱,她还跟在一旁加油打气,实在让人好敬佩又觉得好笑。

    正抿唇淡笑时,一道纤细俐落的身影朝她走近。

    「冬妮,怎么只有-一个人在这里?卓大哥人呢?」邵贞妮的声音忽然在她耳旁响起。

    邵冬妮完全没察觉有人走近,不禁愣了一瞬。

    尚来不及有什么反应,邵爱妮已经气冲冲地从灌木丛后跑出来,对着她劈头怒斥:「邵冬妮!-怎么这么不要脸,竟然偷听别人讲话!」

    像是已习惯了她动不动就对她暴吼的讲话方式,邵冬妮不痛不痒地回了句:「这里是花园,而且我只是刚好经过。」简短的话语已经充份表白了她的意思:错不在她!

    「---」邵爱妮狠瞪着她,忽然脸色一变,浮出一抹讥嘲的笑,讽刺道:「怎么?刚刚被一群男生包围的感觉很不错吧?我劝-别太挑,先拣个预备丈夫人选,才不会像-母亲一样,到头来什么都得不到,只能拍拍屁股走人!」

    逮着了机会,她总不放过苛损她几句。

    「爱妮!」一旁的邵贞妮皱起眉,显然很不认同她刻薄的话语。

    邵冬妮只是冷冷地笑了笑。她不懂爱妮为何老爱招惹她,是看她年纪小好欺负吗?她只是懒得理她罢了,不过,她既然一再地挑惹她,她不介意偶尔使坏给她瞧瞧。

    思及此,她缓缓将视线移至邵贞妮脸上,淡淡地开口:

    「贞妮姊,-刚才不是问我卓大哥人在哪里吗?我想爱妮应该很清楚,刚才她还说了--」

    话还没说完,邵爱妮恼羞心虚地扬起手掌朝她的脸颊招呼过去。

    事发突然,邵冬妮根本来不及闪避,只听见「啪」一声脆响,白皙的脸蛋立即浮现五指红痕。

    「爱妮!」

    邵贞妮惊怒地叱喝了一声,随后惊愕地瞥见卓斐然一脸阴沉地自灌木丛后疾步走出,身后还跟着神情略显慌张的邵倩妮。

    卓斐然大跨步走至邵冬妮面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在看见清晰的指痕时,眉心紧紧纠拢,然后迅速转眸望向邵爱妮,神情严厉而冷肃。

    「-不应该随便动手打人!」冷冷地吐出一句话,空气中的温度彷佛一下子降到零点以下。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邵爱妮,在迎上他那冷凛中隐含威严的眸光时,不由得瑟缩了下。「卓大哥……我……」想为自己辩驳,却抖颤得挤不出一句话来。

    「-该庆幸在场的都是自己人,否则就让人看笑话了。」卓斐然沉着脸继续说道:「我带她回屋子里去,-们出去招呼客人吧。」

    说罢,他轻揽住邵冬妮的肩膀就要旋身离去。

    然而,邵冬妮却动也不动地,只是缓缓抬起眼来,淡淡地勾唇一笑,眼里闪现一抹挑荡,朝邵爱妮扬层淡睨,嗓音轻柔地响应她方才的讽刺:

    「谢谢-提醒我,只可惜我喜欢的是成熟稳重的大男人,而且,我发现看来看去只有卓大哥比较适合我……」

    说着,没给众人反应的时间,她忽地转过身踮高脚尖,双手圈上他的颈项,而后仰首吻上卓斐然的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