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出来了 第五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个星期后,邵冬妮随着卓斐然来到邵家位于天母的豪宅。

    第一次踏进邵家大宅,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也不认为这是「回家」。

    邵明远的两房姨太都在,除了嫁出去的两个女儿及和大女儿大女婿同住的正室妻子之外,其它人全都到齐了,五双女人的眼睛全都直盯着她瞧。

    她下意识地靠向卓斐然真,心里不由得暗自庆幸今天有他同行,不安的心稍稍有个依靠。

    其实,她并不是害怕,只是不喜欢她们看她的眼神,冷漠的基本调色里夹杂着两分好奇、三分臆度与五分防备,团团地包围着她,让人产生一种窒息感。

    彷佛察觉到她的不安,卓斐然轻轻握住她的小手给与鼓励,邵家的成员是复杂了些,但终归是一家人,不至于恶脸相向,何况还有邵伯父在。

    「我跟你们介绍一下家里的新成员。」终于,邵明远开口说话了。「冬妮---们的妹妹,从今天以后就和咱们住在一起,大家要好好照顾她。」

    邵明远同时为冬妮简单介绍一下家里的成员,邵家女儿的姓名皆以妮字为末,依年纪排名下来,分别是贞妮、倩妮和爱妮,邵贞妮是二房所生,而邵倩妮与邵爱妮则同是三房所出。

    「冬妮,待会儿我让人带-先到-的房间看看,少了什么尽管开口,别跟爸爸客气。」邵明远一脸慈蔼的笑,随即唤来一名中年妇人,吩咐道:「陈嫂,带冬妮小姐到她的房间。」

    阮冬妮下意识地抬眼看着卓斐然,黑黝的眸心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依赖。

    卓斐然禁不住她这么一瞅,随即替她提起行李,说:「伯父,我帮冬妮把行李拿上去。」

    邵明远尚未回话,一道娇嫩的嗓音立即扬起:「卓大哥,那种事由下人代劳就行了,你好些天没来,不跟姊姊喝个下午茶,好好聊一聊吗?」

    开口说话的是一个年纪与阮冬妮相近的女孩,窈窕的身影青春洋溢,明媚的五官活泼中散发着一股骄矜之气,典型的富家千金样板。

    「是啊,斐然,我们倩妮一直念着你呢,她还说有些公司的事情想请教你。」邵明远的三姨太跟着接口说。

    「妈!」邵倩妮脸红地嗔了母亲一眼。二十四岁的她容貌清丽、气质典雅,兼且性情温婉柔顺,十足十的大家闺秀典范。

    「贞妮,-不是也有话要和斐然聊一聊?」二房这边也开口了。「难得他来家里作客,-要好好把握机会啊!」意在言外。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二房与三房全把卓斐然当成最佳的女婿人选。三房的大女儿邵倩妮与二房唯一的女儿邵贞妮两人年纪相当,正值适婚年龄,还巧合地同时喜欢上卓斐然。

    「既然大家都想跟卓大哥好好聊聊,那么,我就开口请他留下来吃晚饭喽。」邵贞妮浅浅一笑,态度落落大方,目光移至卓斐然身上,温柔地接着说:「不知道卓大哥赏不赏脸?」

    「是呀,斐然,你就留下来吃晚饭吧。」邵明远也帮口道:「冬妮的事情多亏有你帮忙,我都还没跟你说谢呢!难得今天大家都在,就一起吃个饭吧。」

    他早已有意与卓家联姻,卓斐然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女婿人选,不管他选中的是倩妮还是贞妮,他都乐观其成,还可以说是热切地盼望着,就怕这么个好青年成了别人家的女婿。

    卓斐然略微迟疑了下,随即微笑点头答允。「伯父都开口了,斐然就留下来叨扰了。」今天是冬妮头一次踏进邵家大宅,他心里多少有些不放心,留下来吃晚饭多陪她一会也是好的。

    阮冬妮淡漠的眼掠过众人,最后停驻在卓斐然脸上,唇角勾起那么一抹似笑非笑,随后转过身跟着陈嫂上楼。

    卓斐然向众人微一颔首,立即跟了上去。

    「卓大哥也真是的,都跟他说那点小事由仆人去做就行了,他干么那么辛苦地跟前跟后!」邵爱妮一脸不以为然地撇嘴,心里对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妹妹没啥好感,觉得她闷不吭声、冷眼看人的样子很讨厌。

    「那是因为他是个细心体贴的人。」邵明远微笑地说。「冬妮第一天住进这里,难免生疏,斐然是她唯一熟识的人,由他陪着她也好。」

    「爸爸,卓大哥是怎么认识冬妮的?」邵倩妮柔声问着。「我看他对冬妮很关心,他们认识很久了吗?」

    印象中,卓斐然是个严谨略带冷漠的人,尤其对女人的态度更是如此。而邵家的女儿因着邵卓两家的情谊才获得他特别的青睐,不过,他总是客气有礼地保持一定的距离。方才,她注意到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冬妮身上,她从没见过他这么主动地对人表露关心。

    「姊,-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是怕卓大哥被一个小女生给抢走?」邵爱妮抢在邵明远回答前糗她一句,内心压根儿不把邵冬妮放在眼里。

    被妹妹口无遮拦的言语给说中了心事,邵倩妮脸一红,轻斥了声:「爱妮,-胡说什么啊,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

    邵爱妮淘气地朝她眨眨眼:

    「是,是我胡说八道,卓大哥怎么可能会对我们的『小妹妹』有兴趣呢?她还小我一岁哩!卓大哥足足大了她十二岁,是个成熟的大男人,铁定也只当她是个小妹妹而已,贞妮姊,-说是不是?」话锋忽然转向同父异母的姊姊。

    邵贞妮抿唇淡笑了下。「-说是就是吧。」一头俐落短发的她,看起来精明干练,浑身散发着自信丰采,与邵倩妮的婉约温柔回然不同。

    「唉!」邵爱妮故意叹了一口气,好生烦恼地搔着颊说:「不知道卓大哥比较欣赏温婉贤淑的女人呢,还是精明能干的女强人类型?不过我想……男人应该不会喜欢找能干的女人当老婆吧,贞妮姊,-认为呢?」话里意有所指地。

    明眼人怎会听不出话里的暗示?二房姨太不悦地蹙起眉,正想开口回驳,邵倩妮已先出声斥责:「爱妮,别没大没小的乱说话!」转而望向邵贞妮,微笑地说:「贞妮,-别理她,她就是孩子气重。」

    邵贞妮不以为意地淡笑了下,像是习以为常了。

    女人家多少有小心眼的毛病,她虽然不喜欢爱妮话中带刺的挑衅态度,但也觉得没有必要和她一般见识,爱妮是邵家最小的女儿,父亲多少宠着些,表现大度一点,对她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至于卓斐然,她很早就看上他,他身上有很多特质吸引她,也锁定他是自己理想的丈夫人选。撇去外在种种优秀的条件不谈,她看得出来父亲很喜欢他、赏识他。且卓家与邵家门户相当,他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她不介意和倩妮来一个公平竞争。

    而且,她看得出来,卓斐然是一个理性重于感性的人,对于选择伴侣的态度也抱持理智的想法,凭着邵卓两家的交情,她认为他优先选择的对象不是她就是倩妮,而她认为他需要的是一个能干的妻子,所以,她并不担心自己会输给倩妮。

    只是,她忘了,凡事总有意外,爱情的降临更是意外连连。愈是理性的人,总在一不留神间悄悄坠入爱情的漩涡中而不自知。

    楼上,阮冬妮站在窗边望着底下整理得疏落有致的庭园。六月,正是春光烂漫时节,园里花开簇簇,甚是宜人。

    「这个房间-还喜欢吗?」卓斐然走到她身边问。

    她转过身看着他,然后环视房内一眼,房间显然经过一番整理和布置,粉绿搭配嫩黄的色系,给人感觉明亮又温馨;崭新的家具看起来价值不菲,该有的设备都有,还有自己独立的卫浴,算是豪华的了。

    她轻耸了下肩,走到床铺边坐下。「没什么喜不喜欢的,不过就是住的地方而已。」回到邵家对她而言,并没有产生什么归属感,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生活罢了。

    「如果缺了什么的话,尽管和陈嫂说,她会帮-准备好。」他仍有些不放心地叮咛。

    她抬起头来,唇畔勾着一丝玩味的笑意,眉稍微扬地瞅着他,说:「你和这个家很熟?!」是疑问也是直述。方才楼下那一幕,连她这个十六岁的小女生都看得出来他在邵家人心中的份量有多重。

    卓斐然愣了一下,她那似嘲似谑的神情在她年轻秀嫩的脸庞营造出一种清艳娇媚的美感,让他几乎忘了她的实际年龄。

    「我说过,邵家与卓家是世交,而且在生意上也有合作,两家来往密切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很快地收摄心神,声音却不自主地有些沙哑。

    「你在这个家很受欢迎。」她轻轻地笑了笑,又丢出一句话来,然后直接地问:「贞妮和倩妮,你比较喜欢谁?」

    卓斐然眉尾一扬,有些讶异她敏锐的感觉。

    他当然知道贞妮和倩妮同时对他有意,双方长辈也都乐观其成,但他的态度始终无可无不可,他并不讨厌她们两人,对于与邵家结亲也不排斥,甚至认为这会是很好的一桩婚事。只不过,不论他选择了谁,难免会对另外一方造成伤害,所以迟迟末做出决定。

    「-的两个姊姊都很优秀,也都是很好的结婚对象。」他避重就轻地回答。

    「你的意思是,你两个都喜欢,也两个都不喜欢?」

    她的话让他心里又是一讶。「-为什么会这么想?」他不动声色地问。

    「因为你的态度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她耸肩一笑,语气轻轻淡淡的。「你看起来不像是会为了爱而结婚的那种人。」

    「说的-好象很了解我似的。」尽管心里讶愣,他的表情仍是淡定而沉稳,唇边浮着一抹莞尔。「如果我真的是那种人,-是不是无法认同?」

    她出乎他意外地摇了摇头。「每个人对爱情和婚姻的态度本来就不同,你想怎么做是你的权利,这之间没有对与错的问题,又何须别人的认同?」这一点是她从母亲身上所体会到的。

    卓斐然无法相信这样的话出自一个十六岁少女的口中,她早熟而敏感,虽没因此而产生极端的行为,但却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她自己独有的思维模式。

    「这是-从-母亲身上得来的结论吧?!」他深深地瞅着她。「看来,-受-母亲影响很深。」

    阮冬妮静默地垂下眼,不置一语。

    过早成熟并不是一件好事。卓斐然心底忽然再次升起这样的感触,对她的怜惜与不舍再次在胸臆问泛散开来。

    「-才十六岁,别说这么老成的话。」他语重心长的。

    「年龄并不能代表什么。」她皱着层回他一句。「你不过大了我几岁,别老仗着年纪对我说教。」从认识他到现在,她还没当他的面喊过他一句「卓大哥J。

    他笑了笑,故意用戏谑的口吻说:「小女孩,我足足大了-十二岁呢!」

    「十二岁呀……」她微愣了下,好象真是不小的差距,随后又无所谓地耸耸肩。「那又怎么样,丽塔琼靳和麦可道格拉斯相差了二十五岁还不是结成夫妻?年龄的差距对我而言不具任何意义。」

    莫名地,他的心口因她的话语突然而猛烈地怦跳了下。

    他当然知道她说这些话并没什么特别的含意,令他意外又纳闷的是,他的心竟因她的话语而兴起一丝莫名的期盼,这种怪异的感觉让他不觉皱起眉头。

    尚来不及厘清心口淡淡的兴奋从何而来,他发现她的目光若有所思地停在他脸上。「怎么了?」他问。

    静默了片刻后,她才开口说话: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宁愿你当我的监护人,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回到这里来?」

    邵家从来不是她的家,以前不是,未来也不会是。因为她已经大得无法和这个地方产生感情。

    「因为这里有-的亲人。」他很高兴始终和人保持距离的她,是如此地信赖他。几天的相处,让他明白她淡漠外表下藏着一颗敏感纤细的心。

    「虽然没办法成为-的监护人,不过,我很乐意做-的兄长,我不会就这样把-丢在这里不管。」他可以感觉得到她的不安,心疼地揉抚着她的发顶。

    「以后……我还会常常看到你吧?」她轻咬了下唇,语气听来有丝不确定。

    她虽然独来独往惯了,但是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心里多少有些不安,而他是她唯一觉得熟识的人。母亲离开的这几天全是他陪着她调适心情,还帮她处理一些事情,让她在不知不觉中对他产生了依赖感。

    「-希望常常看到我吗?」他不答反问,话一出口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心中不禁微恼。他实在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竟然问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

    但问都问了,不知怎地,他迫切地想听到她的回答。

    她看着他,唇角往上拉开一弯笑弧,然后很轻很轻地点了一下头。

    得到她的回答,卓斐然沉敛的黑瞳更显深邃,眸底流光驿动,而后漾开一抹温温浅笑,像是在答复她,更像是说给自己听地徐缓开口:「那么,-会常常看到我的。」

    他会一直守在她身旁,只要她还需要他!

    晚餐时,卓斐然特意选了阮冬妮身旁的位置坐下,注意力几乎全放在她身上。

    邵明远满脸微笑地看着冬妮,说:「冬妮,今天的菜色是爸爸特地让厨子为-做的,-可要多吃点。」

    阮冬妮淡睨一眼,一桌子丰盛的高档菜色,看得出来是经过一番精心烹调。但却没几样是她爱吃的。

    她轻轻地蹙了下眉,只在盛着白饭的碗里添了一些青菜。

    卓斐然看在眼里,眉峰忍不住纠起,而后夹了一块红烧牛腩放在她碗里。

    「我不吃牛肉的。」小巧的鼻头皱了皱,向他小小声抗议着。母亲素来不吃牛肉,所以她也跟着不吃。

    「听话,乖乖把它吃了。」他哄她,神情认真且坚持。「这几天-吃得很少,需要补充一些营养。」说完,又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她碗里。

    他的举动和轻哄的话语引来几双眼睛的注视,邵爱妮的眼光更是毫不掩饰地带着敌意直盯住阮冬妮。

    「卓大哥,冬妮又不是小孩子,干嘛你要帮她夹菜?」她一向任性,说话也很直接,口气很是不以为然。

    卓斐然神色微凝,并非因为邵爱妮直接的话语,而是霍然认知自己刚刚确实做了不该做的事。他身为客人,方才为冬妮夹菜的举动实在有些僭越,那应该是身为父亲的邵伯父的权利。

    只是,他就是不自觉地这么做了,他的心和他的手像是自有意识似,在他察觉不合宜之前,不受控制地做出反应。

    「爱妮,别撒娇了!」邵明远适时出声化解他的尴尬。「-卓大哥是在为-们示范一下为人兄姊的风范,冬妮年纪最小,-升格成姊姊可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任性撒赖了。」

    「人家哪有!」邵爱妮不满地咕哝了声,她才不稀罕升格成姊姊呢!当惯幺女的她,向来都是人家宠她、让她,现在要她把这样的权利让给别人,她心里可老大不愿意得紧。

    「卓大哥,悠然和严世涛相亲结果如何?」一向细心体贴的邵倩妮,微笑地将话题带开。「悠然喜欢对方吗?」

    卓斐然松开眉头,笑答:「严家很中意她,但要说有什么结果还太早,悠然还在犹豫要不要和对方交往看看。」

    「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啊?!」邵爱妮立即接口说。这个话题恰好是她很感兴趣的,忙不迭发表自己的高见:「那个严家少爷我见过,长得高大帅气,家世又好,还有一股成熟的男人魅力,可说是上等的黄金单身汉,我要是悠然姐啊,碰上这么好的机会才不会傻傻放过呢!」

    别看她才十七岁,从小浸淫在上流社会的生长环境加上同侪之间的互相比较与影响,让她多少染上些势利的观念,该交什么样的男朋友,她心里可精得很。

    卓斐然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悠然在国外念了几年书,个性自由惯了,对于这样的相亲安排不是很能接受。她认为两人在一起彼此真心相爱最重要,至于对方的家世背景反倒是其次。」

    邵倩妮理解地点点头,柔声说:「悠然说得没错,找个值得爱的好男人比对方的家世背景来的重要多了。」当然,如果能两者兼具更好。

    「哇,没想到悠然姐这么纯情耶!」邵爱妮大惊小怪地娇呼。「我觉得啊,爱情是很重要啦,但是经济能力也很重要啊。哪个女人不喜欢自己可以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过少奶奶的生活,什么事情也不必做,只要伺候老公一个人就好?」

    卓斐然不自觉地皱眉。他虽然不认为悠然执意争取婚姻自主的作为有什么特别值得赞赏,但邵爱妮所说的话更让他无法认同。

    「-这丫头胡说些什么!」邵明远忍不住轻斥了声,显然也不赞同女儿的论调。「养-这么大,将来-就只打算做个好看的花瓶是吗?!」

    「哎呀,小孩子随口说的话,你干嘛那么认真啊!」三姨太敏锐地察觉丈夫微愠的脸色,忙打圆场,一边向小女儿使眼色。

    邵爱妮噘了噘嘴,而后爱娇地说:「爸,这还不都怪你!谁教你从小就让我吃好的穿好的,人家已经习惯了嘛!将来找老公当然要找像你这样宠我疼我的啊!况且,我吃苦,你难道不会心疼吗?」

    邵明远听了只觉又好气又好笑:「-这丫头就那张嘴行,我说不过-!」语气泛着些宠溺。

    从头到尾,阮冬妮对他们谈话的内容一点兴趣也没有,她很快地扒完碗里的饭,轻声说:「爸,我吃饱了,想先回房。」

    邵明远将目光移向她,对于这么安静的女儿不知该说什么好。「多坐一会吧,和大家一起聊聊天,贞妮、倩妮和爱妮会是很好的姊姊。」说着,朝邵贞妮示意地看了一眼。

    「是啊,冬妮。」邵贞妮反应很快地接话。「如果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我们都很高兴多了-这么个妹妹。」

    「谢谢。」阮冬妮淡淡地应了声。「我想先回房间整理行李。」说完,她轻巧地滑下座椅,微微颔首后,即转身离开餐厅。

    「哼,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真让人受不了!」邵爱妮没等人走远便立即蹦出一句话来,口气明显不悦。

    「爱妮,别这样!」邵倩妮轻斥了声。「她才刚住进这里,还需要时间适应,-应该对她友善一些。」

    邵爱妮只是抿了抿嘴,不置一语。

    卓斐然见状,不由得担心起阮冬妮往后住在这里的情景,他实在放不下心。

    生平头一次,他的心为一个女人牵挂不已,而且,还是一个小自己十二岁的少女……

    两个月后。

    新学期开始,阮冬妮在过了两个月无所事事的暑假后,转学进入「德馨学院高中部」二年级就读。

    德馨学院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私立高级学府,采取由高中直升大学一贯教育流程,科目的设计也与一般学校不同,主要着重语文与商业管理课程,加上专业的信息科技课程,以培育优秀的菁英人才为目标;主要的学生招收对象也以上流社会与企业界的子女们为主,昂贵的学费不是一般人负担得起的。

    这大概就是有钱人家的好处吧!邵冬妮在心里自嘲地想着,无须经过水深火热的大考煎熬,前头的路已经有人帮她安排妥当。而她,也很乐于接受,不必再努力证明什么了,志气对她而言没有任何意义,做人不必太乡愿,否则只是苦了自己罢了。

    两个月下来,她已渐渐习惯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生活,没所谓好或不好,她只是顺应环境生存下去,不去自找麻烦、自寻烦恼。

    大抵上,除了她的父亲邵明远以外,邵家每一个人对她都还挺客气的,虽然称不上什么浓厚的亲情,但见面打个招呼、点头微笑是一定会的。唯一让她感觉极不友善的,便是邵爱妮了。

    对于她,她一贯采取「不碰头、不理会、不响应」的三不原则,能闪则闪。

    此时,坐在设备新颖明亮的教室里,享受着冷气的清凉,她不是很专心地听着台上导师的开学致词,一手握着铅笔在纸上胡乱涂鸦着。

    「邵冬妮。」温柔的女声轻唤着,在得不到响应时又唤了一次:「邵冬妮同学。」

    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导师正叫着她的名字。是了,从她回邵家的那一天起,她不再姓阮而改姓邵了,只不过至今仍尚未习惯。

    「我们请新转来的同学上台做自我介绍。」导师微笑地看着她说。

    邵冬妮定了定神,上台做了有史以来最简短的自我介绍后,她在同学们微微诧愕又惊艳的目光中走下讲台,不经心地一抬头,窗外,一道硕长的身影映入眼帘,卓斐然正凝蹙着眉头微带忧心地瞅着她。

    他来这里做什么?邵冬妮蹙眉想着。他在外面站很久了吗?

    下课铃声一响,她看到他立即迎向走出教室外的女导师,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清秀温柔的女导师微微羞赧地笑了笑,然后探头进来唤道:「邵冬妮同学,请-出来一下好吗?」

    所有同学的眼光立即投注在她身上,然后跟着她移至教室外,在瞧见卓斐然俨然优质菁英般的出色外表,女同学们个个眼睛像被胶水黏住了似,再也无法转移,青春的眼瞳毫不掩饰地闪闪发亮。

    「邵冬妮同学,卓先生受令尊之托来看看-第一天上学的情况,他想和-谈谈,老师先回办公室去了。」女导师姿态优雅地朝卓斐然轻点了下头,转身离去的神情似是有那么一些不舍。

    待她走远后,邵冬妮才开口问:「真的是我爸爸要你来的吗?」

    现在是上午十点钟,应该是公司开早会忙碌得走不开的时间,父亲不会不知道这一点,怎么可能要求他做这种事?

    他没回答她的问题,皱着眉说:「我来了好一会儿了,足足看-发呆了二十分钟,-在想什么?」

    她睇了他一眼,悄悄敛下长睫,有些心虚罪恶地。「我没想什么,就只是发呆而已。」

    他一对浓眉揽得更深了。「别老爱发呆,升上高二了,该多花点心思在课业上,对-的将来才有帮助。」

    邵冬妮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听训。

    曾几何时,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变成这样。

    自从回邵家以后,他真如他所承诺的,让她常常看到他。而且还不只如此,他好象把她当成是自己的责任,无时无刻不关心她的生活起居等一切大小事情;甚至有时还会摆出严肃威权的面孔,勉强她做一些她不想做的事情。

    他简直就像是她另一个父亲似,管的比她的亲生父亲还要多。

    虽然偶尔会觉得烦,但她并不讨厌他,还会为了安他的心,乖顺地听训,因为她知道他是为她好,而且,她不喜欢看他伤神蹙眉的表情。

    老实说,她其实是有点喜欢这么被一个人关心重视的感觉;两个多月下来,他在她心里的地位远超过她的父亲,可以说是她最感到信赖可靠的人。

    看着她低垂着眼乖顺的模样,卓斐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怎会不知道她文静乖巧的外表下转着什么样的心思?他捧起她的脸,柔声说:

    「我没有要逼-什么,只是希望-不管做什么事都能多用点『心』。」她那一贯飘淡不在乎的神情着实让人担心,总让他感觉抓不住她。

    她抬眼迎向他的注视,镜片后的黑眸是那么认真而专注,她不由得驯服地点头,心跳却奇怪地微微乱了节奏。

    唇形稍稍勾起一些弧度,他伸手轻抚了下她的发顶,眼底漾着不自觉的爱怜。「这阵子我会很忙,可能不能常过去看-,-有事找我的话尽管打我的手机,任何时候都可以。」

    她又温驯地点点头,然后目送着他转身离开,直到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长廊转角处。

    呆立了一会,她转过身想走回教室,一抬眼,邵爱妮不善的表情赫然出现眼前。

    「没想到卓大哥竟然为了-亲自跑了一趟学校!」

    语气很是不满,态度也明显地表露不悦。这两个多月来,卓大哥对冬妮的关心远远超过对倩妮姊与贞妮姊的注意,实在教人心里不舒服。

    邵冬妮不想响应。住进邵家两个多月,就属邵爱妮和她最不对盘,说话间总爱夹枪带棍地讥损她。她绕过她欲回教室,却又被她一个箭步挡住去路。

    「爱妮,她是谁啊?」跟在邵爱妮身边的同学们好奇地问着。

    邵爱妮斜嘴勾出一抹轻鄙的笑意:「她呀……是我的『亲亲小妹』!」说话还刻意拉长语调,加重语气。

    「妹妹?爱妮,-不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吗?什么时候冒出一个妹妹来?」几双眼睛颇感讶异地打量起邵冬妮来。

    「我确实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她是我爸爸在外面生的,怎么可以跟我相提并论?」柳眉一挑,不屑地撇嘴冷哼,完全忘了自己也只是庶出的。

    「喔……」几位娇娇女恍然一笑。「原来是私生女啊,难怪跟-长得不太像!」

    「我们当然不像!我有爸爸疼妈妈爱,哪像她呀……」邵爱妮恶意地扬眉一笑,刻意停顿不语。

    「她怎么样?」

    邵爱妮挑眉斜睨着邵冬妮,一脸讥嘲之色。

    「她啊,被自己的亲妈妈给遗弃了!要不是她母亲-下她跟别的男人跑了,我爸怎么会将她接回邵家?」

    她故意说得很大声,时值下课时间,走廊上学生们来来往往,经过的人不免听到她说的话,纷纷朝邵冬妮投去怪异、指点的眼光,甚至在一旁伫足观望。

    邵冬妮无动于衷地听着她们的对谈,冷淡地丢出一句话:「-说完了吗?」

    邵爱妮愣了一下,她是故意要激怒她、让她难堪,没想到她还能一脸平静无波的样子。随即心有末甘的她在邵冬妮欲侧身而过时一把拉住她的手臂。

    「-给我站住,我话还没说完!」

    表情不再掩饰地充满了怒张的敌意。

    邵冬妮正眼迎向她,清澈的眼底仍是无波也无澜,只是淡蹙着眉,像是在忍耐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似,颇为无奈地看着她。

    她的神情更加助燃邵爱妮的怒火,不甘心明明屈居下风的人是对方,为什么她却觉得输的人是她自己!心里又怒又恼的她,恨不得撕下眼前这张洋娃娃般美丽又清冷的脸庞。

    「邵冬妮,-少在我面前装出这副鬼样子!」终于,她耐不住地叫吼起来。「我警告-,卓大哥是倩妮姊的,-最好别打他的主意,-只是一个多余的人,别妄想飞上枝头当上真正的凤凰!」

    空气彷佛在-那间静止流动了。

    邵冬妮眼也不眨地直视着邵爱妮骄蛮怒嚣的表情,好一会后,美丽的唇瓣缓缓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模糊难辨地隐露着一丝挑衅;清丽的眉眼微微勾挑,荡漾着一股介于女孩与女人之间特异的柔媚风情。

    「爱妮姊,再怎么温驯乖巧的猫也是有爪子的。」她微笑地轻语,像在叙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说完,拨开邵爱妮的手,转身就要走进教室。

    「-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邵爱妮沉着脸在她背后怒吟。

    她转过脸,柔柔一笑:「没什么,只不过经-这么一提醒,我忽然觉得卓斐然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他一直很关心我呢!」语毕,她不再停留,径自走进教室。

    邵爱妮顿愣了一瞬,而后气急败坏地朝她的背影大吼:「卓大哥不会喜欢-的,他绝对不会看上-的!-别作白日梦了!」

    但无论她再怎么怒言叫骂,邵冬妮始终没再向她瞧上一眼。

    背对着邵爱妮,她嘴角荡开一抹轻冷的讽笑:她从没刻意要做一个乖顺听话的女孩,但,她也不介意自己偶尔做个坏女孩。

    虽然,刚才说那些话只是为了要气气邵爱妮,但她如果再继续逼她惹她,她可不保证自己真会做出什么事来,毕竟,每个女人都有当恶女的条件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