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一时春光一时人最新章节!

    出云山,金剑峰,默云洞。

    隐于暗处,不见真实面目的五老真人正襟危坐,他把印真拂尘一摆,随手解了周白玉所中的“瀚海大幽风符”之术,唤回失却在天地间的三魂七魄。

    之后,居中的五元朝气鼎奏响渺渺仙乐,渡来一道清纯无垢的上妙灵机,引入凡体当中,洗精伐髓,周身毛孔顿生清真仙光。

    周白玉正躺在金丝暖席上,他被解开邪术,心神焕发,随后费力地睁动双眼,似要醒来,五老真人见状,大喝一声,音如黄钟大吕,只撞神魂:“还不速速醒来!”

    为之一吓,周白玉三魂七魄如萤火回旋盘绕,俱是回归肉身。他迷迷糊糊地醒转,展望四周,不知身在何处。

    守在五老真人身边的柳含珠这时越前一步,素服道姑完全没有当日在凤来城随手掳人的乖戾,温声言语:“这是吾师祖五老真人,还不快叩头拜见。”

    周白玉仰头一望,见这五老真人身着素青道袍,看去仙风道骨,不似凡尘人物。更难得其人身躯巨大,坐在洞中,头顶山岩,怕是身长有十八尺。

    乍见到这般伟岸人物,以世俗心性,怕是任何人都要吓一大跳。

    但周白玉瞧了却不忙不慌。他紧皱双眉,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似有什么埋藏许久的往事被唤醒过来,望着五老真人喃喃自语:“我似乎见过你!”

    五老真人望着不及自己一条手臂长的周白玉,眉目不动,淡声道:“也不算太笨,还可造就!”

    柳含珠听了,顿时一喜,忙拉着周白玉往下拜,口中呼喊:“师祖可是认出真灵来了?”

    五老真人把唇下长须一抚,手指搓揉着根根须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嗯!此人正是我座下二弟子韩惜时转世之身。这件事,含珠你做的不错。”

    柳含珠露出喜色,口中却道:“不敢!不敢!”

    五老真人也不多说,只是洞中五元朝气鼎忽而打出一道幽冥灵机,上下游走,其形飘若真龙,轻飘飘落在柳含珠手心,随后凝成一颗拇指大的透亮玉珠。

    柳含珠眼睛发亮,她抓住玉珠,就地跪拜下来,甜甜道:“多谢师祖赏赐!”

    周白玉跪在地上,一时半会也插不上话来,见状不由心说:“这北冥宗不是自诩正教灵宗吗?怎么上下之分如此严苛?这师祖赐宝跟战场发令一般。”

    五老真人看着那颗玉珠,神色间隐有心疼之色。这可是宝鼎拱卫灵脉五十年才积累下的元真,却是一下子全送出去了。

    不过想到周白玉还在身旁,五老真人又稍稍振作精神,摆出名师派头。

    “含珠,你且退下!”

    柳含珠得了重宝,早想回府深修一番,闻言急急说道:“含珠领命!”

    说着,脚下轻轻一踩,浮云聚散而来,此时风声如乐,托着她缓缓升空,这才向洞外飞去。

    待柳含珠走后,五老真人静默下来,他瞟了周白玉一眼,自顾自说道:“我自踏入玄关以来,得师门恩准,共收了两名嫡传弟子。一个是师门败类,一个便是你前身韩惜时。惜时是个好孩子,可惜他这修道之心还是过于斑驳,在人生鼎盛之时便早早陨落,何其不幸。”

    周白玉看五老真人轻声慢语,看样子还算好说话,趁他歇口气的功夫,赶紧说道:“前辈,你说韩惜时是我前身,可有证据?”

    五老真人不满地打量他一眼,他这般十八尺的巨人,眼神何其犀利,当即吓得周白玉浑身冒冷汗。

    好在五老真人对自己二弟子颇有怀念之情,才没多做惩戒。

    他看周白玉还是有些胆小,无奈地一撇嘴,当即用了个如意变化之术。只见瑞云纷飞,金光灿烂,经声不绝,五老真人的身体慢慢浓缩,很快就变得如同常人般健硕。

    随后双眼直视周白玉,虎威凶凶,魄力十足,道:“惜时也是斩七魂夺三魄的道家上人,自然凝聚出了道法真灵。肉身可死,但真灵不变,凡是生有阴阳眼之人,一看便知,这却不会弄错。”

    周白玉可不知道什么是前世今生,他只知道自己就是周白玉,从小到大的记忆绝无伪造,但还是有些担心道家手段神妙莫测。

    万一这些人偏要给他觉醒了这个叫韩惜时的记忆出来,那周白玉可不得脑袋炸裂?

    许是看出了周白玉的小心思,五老真人心中苦笑,摇一摇头,声音淡漠道:“一入轮回,再世为人。便是至人道果,也无力对抗天地法则。今生今世,你就是周白玉,只不过以前不叫这个名字罢了。”

    周白玉傻傻点了点头,他见五老真人没有更春堂的马神道那么凶,于是大着胆子问道:“不知前辈把在下找来,有何打算?”

    五老真人轻轻一笑,言道:“自然是再接引你入我道门,师徒一起共渡天地难关了。”

    周白玉不知道五老真人有何实力,但柳含珠飞天遁地的功夫他可是亲眼瞧见的,五老真人既然身为柳含珠师祖,似乎,大概,可能要比道姑厉害许多。

    想着想着,周白玉倒也干脆,就地磕了三个响头,敬天,敬地,敬师尊,口中更是大呼:“徒儿拜见师傅。”

    五老真人摆下拂尘,玉净的老脸上有了笑容,道:“白玉我徒。”

    既然头上有人做主,周白玉想及谋害自己性命的道人,心中发狠,立马向五老真人告了一状:“师尊,有人害我!他??????”

    还未等他把话说完,五老真人忽而低低一叹,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摆出一丝淡淡的愁容,竟然劝说周白玉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以为师之念,你还是把这段恩怨放下吧!”

    周白玉看五老真人不是在说笑,他神情一滞,以为这其中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迟疑一二,抬头望五老真人,道:“他是我前世结下的仇家?”

    五老真人见状,自然知道周白玉还未放弃报仇的念头,他低低一叹,也不好多说什么,手中拂尘一摆,却有两物从空中飘下:“前世造的因,今世结的果!原玉章是你前世大弟子,他和你的恩恩怨怨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的。”

    两件事物散发灵韵,铺散道机,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但周白玉却看也不看,他直愣愣看着五老真人。

    他似乎受了什么刺激,忽而大声道:“我若真有前世,那这前世收他为徒,可有对不起他的地方?”

    五老真人这时眼望洞外碧蓝天穹,却是不答话!

    若是细细把玩这番举动的含义,便会发现:若是前世的师徒真有仇怨,恐怕五老真人不会不说。

    道家讲内心澄净,修持之时最忌讳心有所偏执。五老真人收周白玉为徒,自然希望他好好上进。若是真有,他不会不讲,让周白玉无端留有心魔。

    周白玉不是愚昧之人,见五老真人这反应,一时心头火大。

    人间讲:天地君亲师,此为人伦五道。

    那原玉章身为周白玉前世座下大弟子,在没有仇怨的情况下对他下手,不论原因如何,都相当于欺师灭祖。

    周白玉自小熟读百家诗书,最不齿的就是这些饱受他人恩惠,还反咬一口的豺狼,此刻对这人当真恨到了极点。

    五老真人瞧出周白玉心头盎然的杀气,眉尖紧聚,心道:“惜时我徒去了,他留下一笔好大的家私,原玉章有志金丹,对其可谓势在必得。白玉一来,按照修真界的规矩,怕就没有他的份了,这才痛下杀手。师门不幸,但这些话,我这个当师祖的却是怎么也说出来!”

    想及此处,未免师门相残,他一指飘在半空中的两物,纹龙八云琉璃玉如意,道家金池留法珠简,言辞用上了些许法力,将周白玉注意力引开:“一物给你防身,一物是《北冥玄妙通圣真法》,这胜过更春堂筑基功法百倍不止。三月学语,上面的内容你应该能看懂,给我用心修行。”

    周白玉何尝看不出五老真人的意思,但他想了一想,趁机摆弄计策,大胆提出意见来:“离家许久,小子心中甚是思念亲人,还望老师``````”

    五老真人淡淡说道:“修道之人讲究脱离红尘,但也不刻意躲避俗世,你且去吧!”

    周白玉大喜,赶忙拜谢道:“多谢老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