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万法一念最新章节!

    傍晚,一辆华丽的马车静静行驶,马车内一个美丽的女子和两个一模一样的婢女静静的坐着,一个暖炉在他们中间。

    忽然车身一顿,一道沙哑的声音从车外传来,“大小姐,到家了。”

    美丽女子当先从马车上下来,对着黑脸的车夫点点头,当先向大门走去。看着匾额上的闻人府三个大字,脸上流露出复杂的神情。

    此女子正是早上离开的闻人府大小姐。

    这时,等在门口的甄管家迎了上来。

    “甄叔,府中今天可有事情?”大小姐便走便问。

    “姑爷下午派人说他后天回来,其他没有什么事情。”甄管家不假思索的说道。

    大小姐闻言脚步顿了一下,又继续前行,

    “上午救治的少年醒了没有?如果能走路,给他点盘缠,让他离开。”

    甄管家面露纠结之色,“正要跟大小姐说这件事情,那个少年被人以极重的手法打伤,并留下一道恶毒的真气在他体内。

    按理说绝无生还之机,可是他体内有股神秘的力量,保护着他的五脏六腑,使他一直撑到现在。他的外伤已经处理好了,内伤还未处理。”

    “为什么不处理?”大小姐皱眉。

    “大小姐有所不知,近来这段时间,帝都的地下势力厮杀的很频繁,在少年体内留下那道真气的主人明显不是好人,我担心所救非人,坏了咱府里的名誉。”甄管家连忙解释道。

    “带我去看看。”

    甄管家在前面领路,来到了西边的一处小院,推开西边的那间厢房,一个衣着整洁、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正在给床上的少年把脉。

    少年躺在床上,脸上不时出现的痉挛让人知道他很痛苦。

    中年男子看到大小姐进来,连忙起身向其行礼。

    “刘医师,他现在怎么样了?”大小姐问道。

    “外伤无碍,只需将那股恶毒真气驱逐,再用气血丹弥补他损失的气血,就没有大碍了。”刘医师躬身说道。

    “只是必须得决定救还是不救了,再不救他,即使有神秘力量守护他的五脏六腑,可是血气的亏损也会要了他的命。”

    “可看出他的来历?”大小姐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年。

    “从他手上能闻到淡淡的药材味道,看他年龄,像是一个药材铺的学徒,可从其衣服来看,又不像是穷苦人家孩子,可是富家子弟怎么会去药材铺当学徒呢?奇怪,奇怪...”刘医师一条一条的分析。

    “那就是无法看出他的来历?”大小姐皱眉。

    刘医师点点头。

    大小姐想了一会,“把他救醒吧。”说完,转身就走。

    ......

    这天清晨,闻人府正堂。

    “已经三天了,还没有苏醒吗?”大小姐轻抚着额头。

    “还没有,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身上的恶毒真气已经驱逐出体外,外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可是就是没有苏醒。我已经派人到附近打听了,没有听说谁家有人员失踪。”甄管家摇摇头。

    “扩大打听范围,如果明天还没有消息,就把他送到巡城院,让他们去找。”大小姐有些无奈,原本只是想顺手为之,没想到居然成了个包袱。

    ......

    苏秉不知道自己修炼了多久,他忘记了时间,从最开始连续凝魂三次他就不得不歇一会,到现在连续凝魂三十五次,自己的身体也从淡淡的虚影变得越来越有质感。

    而这次的凝魂,他感觉到了不同,他感觉到了吃力和困难,按理他应该歇歇,等一会再次运功,可是,潜意识告诉他,他不应该放弃。

    于是,他遵从本能,继续运功。

    只见清静无暇的光芒一缕一缕融入神魂之躯,就在最后一缕光芒融入的刹那,他的神魂之躯猛的发光,苏秉难得的感到了温暖。

    过了好一会,光芒内敛,他才发现,自己的神魂之躯晶莹透明,就如同玻璃一般,让人感觉似有冰凉的质感。

    苏秉知道,凝聚神魂已然大成。

    苏秉强忍心中的喜悦,收敛心神,接下来,他要尝试神魂出窍,这关系到他能不能逃出这黑暗空间。

    他要保持最好的状态,务必一次功成,如果这次没有成功,神魂之躯的力量被消耗,他不知道自己下次冲击,会是什么时候。

    甚至他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勇气继续修炼,进行第二次冲击。

    苏秉盘膝坐于虚空,默念神魂出窍的法门,他的神魂缓缓上升,上方是漆黑的天幕。

    当苏秉感觉到无法上升之时,站起身来,身体下蹲,然后拼尽全力,向上一跳。

    只见苏秉如一支火炬急速穿行于漆黑的天幕。

    天幕不知有多厚,火炬不知道飞行了多远。

    但苏秉脸上露出了喜色,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就要到达黑幕的尽头。

    苏秉脸上的喜色没有维持哪怕一秒,当他即将触摸到尽头的时候,他感觉到了自己速度在下降,黑幕变得厚重,阻力急剧增大。

    苏秉有些绝望,按照现在的速度,他不可能突破这最后的路程。

    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他不知疲倦的修炼,就是为了能够脱离黑暗空间,他不知道外界过去了多久,但他知道母亲肯定焦急得等待他回家。

    他发誓不让母亲再为他流泪,可是,他无法想象母亲现在的情况。

    他害怕,他惶恐。

    这一刻,他一定要见到光明,就是死,也要冲过去。

    强烈的执念化作无声的呐喊,苏秉的神魂之躯突然大方光明,光明撕裂了黑暗,苏秉如同火箭一般,瞬间撞击上了天幕的尽头。

    咔嚓...咔嚓...

    一束光如利剑射入黑暗空间,苏秉茫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他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自己,苍白的脸,他看到屋子里的一切,是那么的陌生与不同。黑白两色萦绕他的眼前,所有的一切被淡淡的灰色云烟缭绕。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正漂在空中,身体依旧晶莹透明,但比之前缩小了很多。

    看着躺在床上的自己,他迫切的想回到自己身体。

    他不知道怎么做,就尝试着向身体扑去。

    随后,苏秉感觉身体一沉,他感知到了自己的双手,也感知到了自己的双脚,猛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屋顶,扭头看到旁边的桌椅,苏秉终于确定,自己真的出来了。

    苏秉想笑,可内心的激动和兴奋,让他笑不出声。

    过了良久,苏秉才平静下来。

    手脚能动,说明自己所在环境还算安全,没有落入黑袍人手中。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念头刚起,然后他就看到了门外的院子。

    苏秉惊得猛然坐起,完全无视身体的隐隐做疼。

    刚才的一幕让他无比惊讶,他仔细的回想,刚才他无意识间想看到外面的情况,然后他就看到了门外的院子。

    不对,不能说看到,说感知或许更恰当一些。眼睛看到的是多彩的世界,而刚才的画面就如同他之前神魂出窍看到的一样,整个世界黑白两色,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灰色云烟。

    他忍不住又尝试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的感知似乎有无限的可能,就如同五感被完全的解放,他看到了远处的亭台楼榭,听到了寒风吹动落叶的声响,闻到了厨房的饭香,触摸到了假山的冰凉。

    苏秉心中无比的喜悦,这就是所谓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他想到了自己的神魂之躯,然后他就感知到神魂之躯,就在自己的眉心。

    意识瞬间被吸入,睁开眼睛,他才发现,又回到了黑暗空间。不过让他安心的是,他能感知到身体及刚才看到的一切。

    这时,他猛然意识到,所谓的黑暗空间,根本就是自己的脑海。

    自己被困在自己的脑海,真的是闻所未闻。

    都是那颗珠子捣的鬼,苏秉心中暗骂道。不过那颗珠子给了自己一份功法,让自己逃出生天,两清了。

    那么那颗珠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哪里呢?苏秉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不想了,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苏秉看着胸前的绷带,暗自猜测不会太久。

    苏秉看了一圈,没有找到自己的衣服,看到床头有一套新衣,便拿过来试了一下,刚好能穿,苏秉便穿在了身上。

    刚刚穿好鞋子,苏斌看到外面有个年轻的女子向着自己屋子走来,便坐在床边等她进来。

    年轻女子推门一看苏秉坐在床边,“啊”的一声,转身扭头就跑。

    苏秉被吓了一跳,视线跟着年轻的女子,看着他跑到了一间屋子,听着她向一个中年管家汇报自己苏醒的消息,然后看着中年管家疾步来到了庭院的正堂,拜见一个正在看书的美丽女子。

    苏秉从没有见过这么美丽又有气质的女子,在他见过的女人中,数慕容冰和小姑苏蓉最漂亮,她们的容貌不比这个女子差多少,可结合气质,就比这个女子差了一筹。

    这时只听中年管家说道:“大小姐,那个少年醒了。”

    苏秉连忙收回胡思乱想的心,聚精会神的听他们谈话,他想知道自己的处境是否有危险,对方是否有别的企图。

    只见被称作大小姐的女子点点头,淡淡的说了一句“了解下情况,让他离开吧。”

    管家点头退下,往苏秉住的庭院走来。

    苏秉收回感知。

    看来自己可能是被他们无意中救起,没有强留自己的意思,这样自己的处境应该没有多大危险。

    苏秉这下放心了,站起来在屋子里走动了一会,除了感觉胸部隐隐做疼,其他无碍,苏秉顿时泛起浓浓的回家渴望。

    他不知道父母急成了什么模样,不知道小妹该如何的担忧。

    看着管家已经走到了自己门外,苏秉按下躁动的心,等着管家进门。

    管家推门而进,看到正在走动的苏秉,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走到苏秉跟前,温和的说道:“小伙子醒了,感觉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苏秉连忙抱拳,“是你们救了我吗?”

    见管家点头。

    “多谢你们的救命之恩,苏秉无以为报,请收小子一拜。”

    说着,苏秉弯身向管家一拜。

    可是他这一拜却没有拜下去,管家的手如同钢铁般拉住苏秉的胳膊,苏秉用上了所有的力气,依然没有拜下去。

    管家摇摇头,拉着苏秉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是大小姐救的你,你的感谢等以后如果有机会见到大小姐再说吧。刚才你说你叫苏秉对吧,我姓甄,你可以称呼我甄管家,你是怎么受伤的,还有印象吗?”

    这是要了解自己的情况,苏秉感觉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并且他自己还很疑惑到底是什么人想杀自己呢,便将自己遇袭的事情说了出来。

    关于念力的事情他没有说,只是说他用暗器打伤了黑袍人,最终逃得一命。

    甄管家本以为能得到有用的信息,没想到苏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差点没命。念头一转,便问道:“那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组织?”

    苏秉想了一会,“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兄弟会。”

    “兄弟会,那是什么?”甄管家感觉有了点意思。

    “我也不知道他们具体是什么,听街坊们说,他们是地下势力。我们家经营的有几家药材铺,叫百草堂,我是明净街那家店的掌柜,遇袭前几天,他们有人到店里收保护费,我不给,把他们赶走了,有可能是他们怀恨在心,派人来杀我。”

    “那倒是有可能。”甄管家点点头,他知道帝都地下势力比较猖狂,商人要想好好做生意,不但要给官府交税,还得给他们交保护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