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煤矿挣大钱 第122章 岂能善罢甘休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眼见围观的人都散了,被程自强揍地鼻青眼肿的达翠玉这才翻起身子,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干嚎着回到位于五号楼的家中。

    达翠玉在狭小的卫生间里用清水洗了把脸,顿时感到脸上火辣辣地疼痛。看着镜子里如馒头一般肿胀的脸庞,她对程自强的憎恨,就如同雨季的潮水一样一浪高过一浪。

    再想到羸弱的张大伟竟在她挨打的关头都未露面,达翠玉心头一时火起。她把卫生间里的洗刷用具好一通乱砸,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达翠玉这才感到一丝说不出的爽快。

    挨了打的人,心情自然一团糟,达翠玉当然不能例外。眼见午饭时间已过,但她的肚子却根本没有饥饿的感觉。她也没有做饭的心思,直接倒头就睡。睡醒之后,还没见张大伟回来,达翠玉坐在床上又咒骂了一通张大伟,连带把程自强的祖宗也问候了一遍。

    由于达丰城的原因,康州矿务局几乎所有人都对姓达的人客客气气。人们巴结都来不及,谁敢主动招惹他们呢?否则,那可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吗?

    达翠玉越骂,心里对程自强越来气。

    小子,你知不知道老娘我是谁?老娘不发飙,你当是病猫?既然你想自讨苦吃,那老娘我岂能善罢甘休?不!绝不!我一个女人家收拾不了你,但有人收拾得了你!我要找人把你打地皮开肉绽跪地求饶,我还要找人把你弄地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达翠玉下床穿鞋,从卧室衣柜的一个夹层里取了些钱,拧了一个稍显时髦的女式坤包,出门坐车去了距离康州县城八九公里的一个叫做达家庄的娘家。

    达家庄主要聚居着达姓人家。达丰城是达家庄走出来的最大的官儿,达家庄的人都以达丰城为荣。当然,达丰城凭着权力也为达家庄的人办了不少事情。

    达翠玉父母健在,年龄均超过七十岁,随着最小的儿子达解文一起生活。达翠玉兄妹四人。她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一个弟弟。

    她大哥达解放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民,只比达丰城小着几岁。由于受文化水平和年龄的限制,达丰城当官后也没法解决他的工作问题,所以他就一直在达家庄务农。

    达翠玉的二哥达解元和三弟达解文,年龄比达丰城小多了。俩人多少都读过一点书,达丰城派人把他俩都招到矿务局工作,成为了堂堂的吃公家粮的国营企业职工。不过,俩人找的老婆却并没有正式工作,因此俩人把家都安置在了达家庄。

    达翠玉到达家庄后,先是在父母跟前涕泪俱下地哭诉一通,说丈夫张大伟如何被一个叫曹疯子的副矿长欺负,眼见正式工作就要不保;又说她如何如何被曹疯子的一个狗腿子欺负,还无缘无故地挨了那个狗腿子的一通揍。她一个嫁出去的女子受了外人欺负,只好找娘家人去主持公道。

    由于年龄的缘故,达翠玉的父亲脑子有点儿颠颠懂懂,听了女儿的哭诉后,只是唉声叹气。她母亲年轻时也是个孙二娘似的狠角色,听了二话不说,下炕拉着女儿达翠玉的手就去找大儿子达解放。

    听了老母亲和小妹的哭诉,达解放还未做声,他的两个儿子达鸿飞和达鹏飞却是义愤填膺,拍着胸膛表示要立即找几个达姓兄弟,去康州一矿找打了小姑的那叫程自强的小子报仇雪恨。

    达翠玉感激地看着俩侄儿子。他俩均生地虎背熊腰,腰粗腿壮,收拾程自强那小子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再说他俩还要找其他的侄儿子们替自己出气,人多势众之下,程自强哪能是他们的对手呢?

    知子莫若父。对自己的这俩宝贝,达解放心里清楚地像镜儿似的,这俩货可没给他少惹麻烦。每次惹祸之后,还不是他这个当老子的替他俩擦沟子?这沟子擦地多了,达解放就嫌麻烦了。

    这次若是由着他俩的性子替小妹出气,惹出的麻烦能小吗?

    达解放狠狠地瞪了达鸿飞和达鹏飞一眼。

    这俩二货虽然对所有人都不放在眼里,但对他们一言九鼎的老子达解放,却是服服帖帖。因为达解放一旦发飙,他手里的棍棒能下死手!

    见达鸿飞和达鹏飞显得乖了,达解放这才说道:“小玉,这事儿当哥哥的肯定要为你撑腰出气。但是,这事儿急不得。要等解元和解文晚上回来后,我们仨商量个主意再说吧。”

    达母气道:“解放,翠玉吃了这么大亏,你咋能这样待翠玉呢?你不想动就算了,我让孙子们去!”

    达解放摆了摆手,显得恭敬地说道:“妈,你可不能纵容你那几个孙子!他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万一他们下手重了,死人了咋办?”

    这几年仗着达丰城的势力,达家庄的人在康州矿务局没少惹是生非,

    听达解放竟然顾虑死人的事情,达母便不做声了。

    达翠玉本想和达母一样质问大哥达解放的,听到他这么一说,好半天都未做声。

    达解放看了看达母,又看了看达翠玉,对着俩儿子说道:“滚吧你俩。去找找你们几个兄弟,通知你二伯和三伯,晚上吃过饭后到你三伯家碰头。”

    “好嘞!”

    一听老子达解放下了命令,达鸿飞和达鹏飞飞也似地出门去了。

    打发走形体彪悍的俩儿子,达解放这才看着达翠玉说道:“小妹,你挨打这事儿,确实如你所说,是那姓程的小子故意欺负你吗?”

    还未待达翠玉说话,达母插话道:“解放,你难道连翠玉也不相信了吗?”

    达解放又摆了摆手,说道:“妈,我不是那意思。”

    达解放是家中的长子,比达翠玉大近二十岁,自小对达翠玉疼爱有加。虽说他是个农民,但经过数十年的风风雨雨,达解放对生活的感悟发生了很多变化。他不再崇尚打打杀杀的事情,而是更加理性地看待人生。

    达翠玉对大哥达解放的感情,可以说是崇拜中夹杂着畏惧。听他如此说话,达翠玉忙道:“大哥,我说的千真万确。若有半句虚言,甘愿天打五雷轰。”

    达解放盯着达翠玉看了几秒钟,这才缓缓说道:“如果真是那样,那这姓程的小子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好了,这事儿你就交给我,我一定替你出这口恶气!”

    当晚饭后,达解放召集达解元、达解文和一帮侄儿子,在达解文家聚众商议如何收拾程自强的具体办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