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和剑的交响曲 第六章 黄金膏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六章

    “你有什么事吗?”

    许飞双手轻轻扶起倒地的丹尼,她上身披着一件用青藤纤维编织的短袖衣裳。这种用来编织衣服的青藤随处可见,因为青藤纤维粗大,韧性比较好,所以编织后的衣服普遍比较大号,而且编织无法做到致密。

    这种衣服夏天穿起来热,冬天穿起来冷,但是胜在便宜,村子里大多数人的衣服多是由青藤编织。

    丹尼的衣服差不多半成新,在一些容易磨损的地方还有补丁,但是和她的杂乱的头发不一样,衣服因为经常水洗而显得很干净。

    隔着衣服,许飞的手掌碰到硬邦邦骨头,丹尼后背一丁点肉都没有,用瘦骨嶙峋这个词形容的话非常贴切。

    听到有人呼唤,灼热的阳光下,丹尼迷茫的眼神终于开始聚焦,脸色微微泛着潮红。

    “求求你!能不能给我一点黄金膏!”

    丹尼抓住许飞的衣角哀求道,声音略带嘶哑。

    这次妈妈的病情又一次复发,因为没有足够多的彩虹金看医生,也只有硬抗。

    黄金膏并不属于药品,反而类似于前世吸食的烟草,或者说还有一点鸦片的性质。

    这种物品由多种原料混合,经过特殊工艺加工而成,根据颜色的不同进行划分品类,最好的是蓝色膏,中等的是黑色膏,下等的是金色膏。

    黄金膏顾名思义就是金色膏,虽然是最差的品种,但是价格也让普通人望而止步,一个拇指大的黄金膏市场成交价格在二十五个银币左右,相当于两百五十斤新鲜的大米。

    最好的服用方法是用石柱把黄金膏捣成粉,放入清水中煮沸,黄金膏会随着蒸汽进入服用者的鼻腔,嘴巴以及每一个毛孔中,还有一种服用的方法比较简单,就是把黄金膏点燃,类似于抽烟的方式,不过在火元素的点燃下,持续时间没有第一种方法长。

    很多久经沙场患有暗疾的佣兵、长年潜伏在树林患有风湿的猎人、以及很多患有偏头痛的魔法师,饱受伤病的折磨,痛起来起来跟钝刀切肉一般,通过吸食黄金膏能够缓解一些肉体和精神上的疼痛。

    村子里能够每个月都沾上一点黄金膏的人家少有,不是因为收入,而是一个习惯问题,大多数平民的心思非常务实而不是享受。

    许岩无论是收入还是消费习惯,都将注定他是黄金膏的忠实消费者。

    每一次许岩使用蒸汽法服用后,总会留有一点捣碎的残渣,虽然不多但是有经验的许飞都会用一张油纸刮下来保存,日积月累,现在累极了一小半包。

    上次许飞借给丹尼黄金膏,是因为刚好看到疼的已经快发疯的老鸨用藤条抽打丹尼,藤条在空中“啪!”“啪!”的抽响,让听者头皮发麻。

    本来丹尼瘦的跟皮包骨一样,这一鞭子抽下去可是要出内伤的!

    不只是许飞,丹尼也沉浸在回忆里——要不是许飞及时的用一包黄色的米粉让妈妈安静下来,鞭子就会抽的她皮开肉绽!

    所以这一次她又寄希望于许飞,在内心里这个男孩除了对自己时好时坏的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许飞看到了丹尼眼神的渴望,不仅仅是对黄金膏的渴望,还有一种更加深层次的渴望——希望被人关爱,被人理解,被人接纳……

    这是一个存在贵族阶层的社会,它们存在的意义是凌驾于普通阶层之上,在这群贵族制定下,整个社会又要分个三六九等,而有一个老鸨母亲几乎等于葬送了以后的出头之日,被人唾弃——至少在顾圣格兰斯这样传统的国家是这样的。

    看见自己老哥把包好黄金膏的油纸毫不犹豫地递给乞丐女,许珍气的跺脚,她情急之下大声到,“哥!”

    声音又尖又亮,许飞回头看到许珍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不是吃的!”

    “那也不能给!这是我们家的!”

    说着说着,许珍眼泪开始在眼眶打转,嘴巴开始嘟起来。

    许飞让丹尼带着黄金膏离开,自己则走到许珍跟前细声安慰。

    如果不是今天丹尼突然来到,这一小包的黄金膏可以在当铺典当十枚以上的银币——可以满足吃货许珍好几天的需要。

    可是许飞内心有个声音告诉他,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虽然前世的记忆只有些片段,但是前世的一些做人的准则在内心时刻约束他,以至于很好奇自己前世的身份是什么。

    “你现在还小,很多东西你不懂!”

    许飞轻轻捏着许珍的鼻子,然后看着她纯真而稚嫩的脸蛋,不由得愣神好一会。

    许珍还是太小了,并不能完全分辨善与恶——其实善与恶也并没有清晰的界限,只不过立场不同罢了。

    如果现在教许珍行善,许飞担心以后有人利用她的善良,在这样的一个阶级分明的社会往往会吃大亏,但是如果不教她心存善良,拥有爱心,以后的生活将会是怎样的苍白和自私自利,一定不会快乐。

    许飞此时内心非常挣扎,不过他没忘记许珍还有个神秘的爸爸,可能许岩只有一套办法来教育许珍。

    “我怎么不懂!”许珍却突然情绪大爆发,歇斯底里的喊到,“你是不是喜欢那个乞丐!”

    许珍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的哥哥喜欢一个如此肮脏的女孩,在她心里,哥哥应该和一个非常漂亮的大姐姐在一起。

    “我要告诉爸爸!”

    许珍突然拔腿往外跑,方向是葬月森林——许岩经常出入打猎的地方!

    “你知道什么是喜欢?你快给我回来!”

    许飞又气又急,赶紧一路追上去,谁知道一向懂事的许珍突然闹脾气——许岩可没少叮嘱他们兄妹两人不要出入葬月森林,简直不要命了!

    “别闹了!”许飞表情无比严肃,他脚步终归比许珍要快一点,也不看许珍脸上乌云密布的表情,而是从怀里掏出一个古董魔法仪器,只见“电灯筒”一端鲜红一片,这不正是感应到身边有异教徒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