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天地异见录最新章节!

    那张涛挂着淡淡的微笑,一袭古朴简素的青色道袍丝毫遮掩不了其俊美的潇洒容姿,就这样静静的站着也让人无法忽略。“佘姑娘,在下可没有跨过这条护城河,何来的破坏规矩?”

    那白衣女子回想刚才交手对方确实没有越界,只不过她说的破坏规矩是指那个士兵,“我说的不是你,是他。”

    “他怎么了,佘姑娘说的我有些糊涂。”张涛露出一副糊涂表情,看的白衣女子牙痒痒的。

    “他既然落在我们这一边,那自然是我们的俘虏。”

    张涛摊开双手,不解道:“那他在你们那边的时候你们没抓住,这能怪的了谁。”

    看着要语塞的白衣女子,张涛也不再刺激了,笑道:“好了,这种事又不是没有前例,为此坏了规矩,你我都担待不起,佘姑娘还是请回吧。”

    这能一样吗,以前前例可都是我们妖族的人逃回来,白衣女子恨恨的看了张涛一眼,气汹汹的转身回去。本来一个小兵不值得她大动肝火,就算不出手让那个小兵逃回去也没什么,只不过她一时性起出手却被死对头张涛拦下,新仇旧恨一起冒出来,才过来兴师问罪。

    待白衣女子离去,张涛才收起了法宝琉璃古灯,一名脸色紫青的男子出现在张涛眼前,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而在他肩膀上的小狐狸倒精神奕奕的。

    见此张涛已明白自己差点救人不成反杀人,那琉璃古灯化成的青莲可是隔绝空气,修士可内息在里面自然无碍,但是普通人可不能不呼吸。

    “对不住啊兄弟,差点把你闷死。”张涛是个厚道人,虽然自己的身份超然,也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

    那男子缓过一口气,摆摆手道“没事,死不了,要是没你我肯定死定了。”

    “我叫陈岚,你叫张涛是吧,我看你很厉害,能不能教我?”没错,这位死里逃生的男子自然是陈岚,他趁着妖族退兵,战场混乱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摸到妖族大军中,靠着小心翼翼的使用神识,避开了大批妖族士兵,一到战场就一路装尸体装到前线,不得不说运气好到没边。

    张涛也不介意他对他说话的语气,笑道“这个我可做不了主,得问过我师傅,不过他老人家是个怪脾气,可不好伺候,如果你真的想修道,日后可来道院找我。”说着也不等陈岚回话,被张涛一手提起,飞回城墙上。

    “在下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张涛一落地,就身化流光告辞而去。

    “道院,那可是一个传说拥有仙人的地方。”脑袋里关于道院的认知少的可怜,不过脑海里对仙人的传说可是不少。

    重生之后失去原本记忆的陈岚一度在这个世界没什么目的,只有本能的活下去的想法,而继承自这个身体的记忆则是一名普通的士兵简单的人生追求:等不打仗了,就回去置办几亩地娶一个老婆,生一大堆孩子···

    直到见识到一场妖族高手内斗,再见识到人族修士的风姿,陈岚心里终于找到一个目标,去道院,成为一名修士,变得强大起来,潜意识里本就有的强者意识这一刻被引发起来。

    “小狐狸,你说我会不会变得跟他一样厉害?”躲在怀里的小狐狸探出了小脑袋,正打量着陌生的环境,听到陈岚的问话,小脑袋点了点。

    “小子,别发呆,过来帮我一把。”旁边一个随军老大夫用沙哑的声音说道,一双手不停的从药箱里取出各种工具。

    陈岚这才发现这段城墙上到处都是忙碌的人影,来回运送器械的民夫,修补城墙的泥瓦匠,受伤靠在墙边哀嚎的士兵以及在他们身边忙碌的随军大夫们。

    “聋了?”大夫看了看没有反应的陈岚,边自顾自的忙活起来,因为这种被轰天炮炸聋的士兵并不少,这些人只能自求多福了,城里没有多余的医疗资源来治疗他们。

    陈岚反应过来,蹲下来道:“大夫您叫我?”

    那大夫被吓了一条,转头看向陈岚,没好气道“没聋装什么聋子,快过来搭把手,按住他,不要让他乱动。”

    大夫面前的这名因失血过多意识有些迷糊伤兵见着大夫,嘴里念叨道:“大夫,我的手···我的手没了···手没了···”。

    “别乱动,我给你止血,你的手还在,别担心。”大夫向陈岚使了一个眼色,陈岚将伤兵压住,大夫撬开了他的嘴巴塞进了一颗红色药丸。

    “这是麻沸丹,用来麻醉病人的,这样截肢起来病人才不会感到疼痛。”大夫见陈岚对那药丸好奇,解释道。说着将伤兵的上臂用皮带系住,在取出金针扎在上臂上,止住了流血。

    “真的要截肢吗?”陈岚问道,这伤兵的手虽然血肉模糊,半截手臂的骨头都见得到,但是他印象中只要得到妥善的救治还是可以康复的。

    “北关被围到现在,医疗物资本来就匮乏,而且城里也没条件让他接受那么好的治疗,能保住命就不错了。”陈岚默然不语,这时大夫从药箱里取出了一小瓶酒,小心的倒在伤兵的上臂伤口上清洗伤口。

    麻沸丹的药效早已化开,不然这一下那伤兵非疼死不可。“老夫没力气,你来,从这里锯开骨头。”大夫将一把小锯拿给陈岚,自己固定住伤兵的手臂。

    陈岚第一次见识这种场景,不过心里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毕竟他要是害怕的话找在城外的尸体堆中吓死了,拥有强大神识的陈岚对自己的身体控制非常精准,不费什么力气就麻利的锯断骨头。

    “行啊,看不出来你手艺不错,做木匠的?”大夫再用酒消下毒,边用纱布包扎伤口边笑道。

    “我以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你信吗?”陈岚笑道,不过他还真没说假话,这身体当兵前还是一个秀才,只不过后来遭逢巨变,才到这边关之地当了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