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惊魂记 第八十六章 梁府有请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张大炮知道赵璇儿一定是准备自己走后,立马把几幅画都藏起来。当下也不等她,一个人乐呵呵的来到厅内坐好,早有一个家将在里面候着,张大炮朝他叫道:“快上酒食,饿死大爷了。”

    那人“喏”一声,不一会就从厨房端出一桌子香喷喷的菜。此时赵璇儿踩着莲步姗姗来迟,只是一张秀脸羞红着抬不起来。

    “咦,璇儿?”张大炮故作惊奇道:“你是不是感冒了?为何脸色这么红,要不要找大夫来瞧瞧?”

    “啊?是吗?”赵璇儿慌乱的坐下,左顾右盼道:“不用了,可能是天气太热了吧?过一会就好了。”

    “真的没事吗?”张大炮一本正经道:“你可要跟我说实话啊,这风寒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拖久了可就不好了。”

    “我真没事,”赵璇儿继续解释道:“多谢张大哥关心,璇儿很好。”

    “那就好,”张大炮安下心来:“那咱们吃饭吧。”

    没吃一会,一个小厮冲进来:“启禀小姐,刚刚梁府的人传来一封请柬。”

    “哦,”赵璇儿放下手中的筷子:“你快拿来给我瞧瞧。”

    张大炮心中暗自狐疑,梁中书请璇儿过去干什么呢?两人非亲非故,而且璇儿的父亲跟他还是政敌。看来宴无好宴,不过这厮还真是猴急啊,人家爹爹才刚走,他就开始下手了。想着问道:“怎么样?上面说些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赵璇儿皱着眉头道:“只是叫我今晚过府一叙。”

    “呸,”张大炮粗鲁的吐口口水:“还真是不要脸啊,咱们跟他们又不熟,有什么好叙的?”

    “是啊,”赵璇儿为难道:“爹爹才刚走,他们就来请我,张大哥,你说这其中会不会有诈啊?”

    “废话,”张大炮白她一眼道:“拜托你用脑子好好想一下,当然有诈。”

    “那怎么办?”赵璇儿道:“咱们现在又不能明着拒绝他。”

    “那就去呗,”张大炮喝口酒淡淡道:“今晚我跟你一道,我倒要看看他们想耍些什么花招。”

    赵璇儿点点头:“如今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等等,”张大炮突然想起梁府还有青面兽杨志,急先锋索超等梁山上的兄弟存在,前几次已经被梁山的兄弟坑惨了。想着若有所思的道:“还得带个人去。”

    “带谁呢?”赵璇儿为难的道:“上面原本只请了我一人,带上你就已然不妥了。”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张大炮淡淡道:“到时候你就说是咱们府上的家将,好了,我现在就到金家走一遭,去把童管事请来。”

    张大炮相信,在当今世上,只要童管事在,就算皇宫也闯得。任凭你兵马几何,童管事要护得两人周全,还不是易如反掌?

    “那好,”赵璇儿不识得童管事的厉害,直好奇张大炮为什么带个管事去赴宴,但料想张大炮不会打无准备的仗,于是信任道:“你下午去请童管事,晚上咱们一块过去。”

    两人合计完,匆匆吃过午饭,张大炮吩咐赵璇儿在家等着,哪儿也不准去。又把家将们召集起来,在府门各个角落安插好眼线,直把赵府布置得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才奔金府而去。

    到了金府,张大炮轻车熟路,直奔童管事屋子而去,一路上家将们跟他打招呼一概置若未闻。直叫家将们好纳闷,炮哥怎么了,平日里不是和蔼可亲的吗,今日怎么打招呼也不搭理?

    “老淫棍……快开门,快开门,”张大炮把门拍得咚咚直响:“再不出来我把你的丑事可全部抖出去了啊。”但任凭他怎么恐吓,房间里恁是没半点回应。怎么回事,张大炮纳闷到,这个点,老淫棍不应该是在屋子里午睡的吗?张大炮顾不得那许多,一脚踹开门,但但屋子里渺无人烟。难道老淫棍又勾搭夫人去了?一定是了,除此之外,张大炮想不到其他更好的解释,想着张大炮又往金夫人的屋子走去。

    刚到内院,却见金夫人跟金小姐坐在花园中商议着什么,金小姐率先见着张大炮,问道:“张大炮,你怎么回来了?那边的事办完了吗?”

    “还没,”张大炮解释道:“早上刚送走赵大人,梁中书就下了请柬来说是今晚宴请璇儿。”

    “宴请璇儿?”金小姐不愧是做生意的,显然比赵璇儿有头脑多了:“此事一定有诈,你须的同去,护得璇儿周全。”

    “是啊,”金夫人也在一旁附和道:“上次商会之事,咱们还没好好报答赵大人,这次他又帮了咱们这么大的忙,于情于理你都该去的。”

    “可不是吗?”张大炮急切道:“所以我今日回来想跟夫人借个人,晚间与我们同去。”

    “你是说童管事?”金夫人显然意识到那晚的事一定被张大炮看到了,不然他怎么知道童管事的本领:“你来得可不凑巧,前几日童管事出去会朋友去了,可能明日就能回来了。”

    “什么?!”张大炮瞪大了双眼,这些个本领高强的人,一天不锄强扶弱,却专干些到处旅游的勾当,真是浪费了一身的本领,接着又后悔到,早知道那晚就把那套杖法学下来了,毕竟老淫棍不可能随时在身边候着,心里偷偷决定到,下次见着老淫棍一定要他教自己那套杖法。搞得现在很被动,真是,靠谁也不如靠自己。明日回来,明日回来有什么用?赶回来给我收尸的吗?想着愤怒道:“这厮竟然旅游去了?你别告诉我还是公费旅游哦,我会被气炸的。”

    “什么公费旅游啊,”金小姐道:“人家童管事每年都会到五台山去会朋友的。”

    “这个习惯要不得,”张大炮愤愤不平的道:“不能把这些刁奴惯坏了,以后每年的旅游把他取消了。”张大炮也不顾金夫人在面前,擅做主张道,仿佛自己是金府的主人家一般。

    “刁奴?”金小姐咯咯笑道:“要说刁奴,只怕咱们金府谁也比不过你。”

    你这婆娘,前日的温柔上哪去了?张大炮无心跟他开玩笑,直道这次惨了,我有预感,梁山泊的兄弟不是在狙击我,就是在狙击我的路上,这次还不被杨志给玩坏啊?老天爷,你是在惩罚我吗?对不起,如果有得选,我下次再也不碰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