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1994 619、泡在醋里的郭子娴(求个订阅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大时代1994最新章节!

    忙忙碌碌,牵扯甚广的番禺高新技术产业园行政级别定下来以后,粤东方面是又惊又喜。

    因为率队考察的颜爱军副主任态度难以捉摸,而且还拒绝私底下见面,所以黄之华和陆崇秀后来交流时,他们都觉得“副厅”应该是一个比较合理的结果。

    高了不太可能,因为颜爱军似乎对粤东不怎么感冒;

    但是也不会低,因为产业园实实在在展露出一些硬件设施。

    “副厅就副厅吧,还可以接受。”陆崇秀还这样安慰自己。

    当“正厅”的审核报告下来以后,陆崇秀先是兴奋,接着打电话问熊白洲:“你当时怎么劝服颜主任的?”

    陆崇秀直接把功劳归咎在熊白洲身上,他以为是那次周美大厦的会面产生了作用,扭转了最终结果。

    熊白洲一开始还很老实的回答:“我没有劝他,颜主任是个很有心胸的领导,虽然他未必欣赏我的市场发展观念,但还是能够认同私营经济在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再加上晶圆厂等各项因素的综合推动下,颜主任给了我们这样一次机会,希望能够对国内电子产业的发展有所促进。”

    其实这是最准确的答案,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可陆崇秀根本不信,他以为熊白洲和颜爱军之间有一些私底下的交易,只是不方便对外透露罢了。

    陆崇秀也不会勉强,笑了笑挂掉了电话。

    熊白洲在粤城的关系网非常深,接二连三的有人打电话或者亲自拜访,一是表示祝贺,二是询问原因,不过他们听到熊白洲的回答后,一个个脸上嘴里说着“原来如此”,脸上却写着“我不相信”。

    私交不错的常务副市长吴立峰径直表达自己的怀疑:“白洲,我们之间还要打马虎眼?”

    熊白洲没办法,端详吴立峰十几秒钟,最终点点头说道:“你猜对了,我的确劝了一下,我在这次行政级别的评定中有一些微薄功劳。”

    吴立峰这才释然又满足的离开。

    接下来,熊白洲就陷入了连篇累牍的应酬中,毕竟产业园从立项到确定行政级别以来,很多人都是绷着一根神经,现在成绩超出了大家的预料,心情激动也是可以理解的。

    熊白洲经历几次酒宴以后,一个晚上突然带着满身酒意找郭子娴。

    “你应酬也要注意身体,子婧从国外寄回来的解酒药有没有吃?”

    郭子娴皱着眉头,一边帮熊白洲倒着茶水,一边问道。

    郭子婧最近又去国外了,听说是专门为了定制最新款的香奈儿手包,熊白洲不会干涉郭二小姐的消费观念,再说她还知道记挂自己的身体。

    熊白洲喝了几口花茶,润润嗓子说道:“我们这两天去川渝吧。”

    “这么早?”

    郭子娴有些惊讶,她因为产业园项目压力也比较大,还打算多休息几天再安排下面的工作。

    “川渝那边山川秀美,风景宜人,也是个放松的好地方,这次出差就当成旅游散心了。”

    熊白洲也晓得郭子娴最近有些疲惫,原本圆润的下巴都有些削减。

    “工作就是工作,出差就是出差,旅游就是旅游,几件事哪里能混在一起。”

    郭子娴是什么人,她根本不听熊白洲忽悠,金丝眼镜下的双眸蕴含秋水,盈盈晃动:“这么急匆匆去川渝,是不是你家宁岱姐催你了?”

    熊白洲听了一愣,心想他妈的有些邪乎啊,怎么从工作到感情上我都受到质疑了。

    其实这只是凑巧而已,而且于男女感情上,熊白洲在郭大小姐眼里几乎没有信任度可言。

    赵宁岱又不是个普通姿色的女人,郭子娴实在不想再喝酸溜溜的花茶了。

    “你别乱说,最近我都没有联系她。”

    熊白洲闷声回道,然后解释自己为什么想离开粤城的原因。

    原来,产业园行政级别的评估超过预想,本来这是一件好事,但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好事坏事其实只在一线之隔。

    熊白洲今晚应酬时,好几个人在旁敲侧击询问高新技术产业园管委会的领导任职情况,熊白洲当时以“不清楚”敷衍了事,但是这个行为也提醒了自己。

    站在政府官员的角度,一个行政机构的成立会面临大量职务空缺,毕竟原来的单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产业园虽然地区面积不大,但是级别很高,再加上前期基础打的非常扎实,这里摆明是个出政绩的地方。

    “我在产业园的影响太大了,谁都想通过我的关系调任管委会里工作。”熊白洲在郭子娴面前不会撒谎,一五一十的说道:“偏偏我在粤东熟人也比较多,这样既有好处,也有弊端。”

    “好处就是办事方便,弊端就是面临抉择时,有时候也会陷入两难。”

    熊白洲的意思很清楚,就是同时有两个关系不错的朋友想拜托他帮忙,熊白洲帮了其中一个,必然得罪另外一个。

    袖手旁观也不合适,正如他刚刚说说,自己在产业园项目上的影响太大了,如果熊白洲提出某个人选,粤东和粤城方面一定会认真考虑的。

    郭子娴在事业布局和眼光谋划上其实不弱熊白洲,但是在人际相处上是比不了的,她想了想问道:“如果我们能够影响产业园管委会的官员任职,这样不是对以后的工作有帮助吗?”

    郭子娴的意思就是扶植一个“自己人”,但熊白洲摇摇头反问一句:“难道上面会安排一个对头来捣乱吗?”

    “做人不能太贪心,我们不能把所有好处都占光,尤其产业园被大量关注的情况下,我不建议这个时候跳出去为任何人跑关系,太招摇了难免惹人厌。”

    郭子娴明白了熊白洲的意思,也觉得而有些好笑,熊白洲这种人都能被人际关系的复杂性逼的远远离开。

    “逃跑虽然可耻,但很有用啊。”

    熊白洲一点也不觉得羞愧。

    ······

    由于这次去川渝是临时决定的,所以熊白洲这边只带了盛元青和陈庆云,郭子娴倒是带了几个恒基的管理层,他们在机场等赵宁岱的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

    因为今天赵宁岱打扮的特别漂亮,黑色的套装上衣领口微微敞开着,一抹纤腰下两条修长笔直的长腿被牛仔裤紧紧裹着,脚上踩着一双黑色女式马丁靴,面似芙蓉眉如柳,一头柔顺的黑发挽成整齐的发髻,这明显是特意打扮过的,一颦一笑都显出成熟少妇的韵味。

    察觉这么多人注视着她,赵宁岱有些不好意思,郭子娴“哼”了一声,用两个人才可以听到的声音和熊白洲说道:“看来我才是电灯泡,打扰你和赵宁岱旅游散心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