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山庄 第九章 今夜无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热闹了一天的花园此时甚是空荡寥落,下人们早已将宴客的桌椅等物品都收拾好,连那一抹血渍都被反复冲刷的没有了踪迹。原本繁花似锦的院落,映着石灯笼里跳闪的烛火,倒有几分萧索的意味。

    晚风袭来,卷起一阵尘土,敖姬汤用衣袖遮住口鼻,轻咳了两声。上前两步,将窗子关上。收回了原本看向窗外花园的视线,转而看向从聚英堂回来便一直眉头深锁,手执折扇坐着一动不动的靖王。敖姬汤心里有些不安。

    过了半晌,靖王自己回过神,看着立于身旁的敖姬汤,“哗啦”一声,打开手中折扇,对着自己扇了两扇,徐徐说道:“小六,你可是有什么想与我说的?”

    敖姬汤顿了顿,坚定的说道:“是,七叔。”

    靖王笑了笑,似有恢复了往常玩世不恭的样子,眉毛一挑,说道:“那你就问吧。”

    敖姬汤对靖王的态度变化有些困惑,但还是按着心中所想,沉声说道:“七叔,刚才纳兰庄主相问,为何您不出面表态呢?倘若真的是那个狂剑欧少邱,他真的没有死,如今又将名剑门掌门的首级送来挑衅,想必,江湖又要不得安宁了。”敖姬汤有些着急,说话间手臂轻微晃动,烛火也随之跳动。

    看着眼前的敖姬汤,恍惚间,靖王仿佛当年的自己。也是这样正值少年,也是这样嫉恶如仇,可是……靖王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不再是当年二十出头,意气风发的七皇子,而是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靖王,他的言行稍不留神便将化成来风的空穴,不知何时就将他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当年的事情有诈,那场三天三夜的大战一结束,靖王就感觉到了。可新的武林格局已经形成,再怎么怀疑也只能默认。而且,不得不说,纳兰庄主实在太识时务,一早的投诚卖好,很合皇兄武宁帝的心思。皇家需要武林的支持,尤其是出身武林的敖家。身为皇家的人,靖王太知道这些武林中泰山北斗的分量,这些拥有绝世武功的武林高手们,至少现在皇家动不得。

    敖姬汤看着笑容不达眼底的靖王有些无力,纵然他少年老成,但也不过二十岁。对靖王,他是敬佩的,可是,现在,却也是怀疑的。

    像是察觉到敖姬汤气息的起伏不稳,靖王略作斟酌,淡淡说道:“小六,当年与狂剑一战,无论是我还是卿逸鹤,都不是皇兄派我们去的,只是我们二人以武林中人的身份去的。今日,我们皆是代表着皇家,岂能混为一谈。”

    敖姬汤觉得靖王的话有些牵强,可却也不知如何反驳,不甘的问道:“可是……我们真的不管了吗?”

    靖王摇了摇头,话音有些模糊,道:“不是不管,而是……小六,朝廷有朝廷的律法,而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你还是太年轻了。明天咱们回去后,再做定夺。”

    敖姬汤纵然对靖王的决定有些微词,但看着靖王的已经背过身向卧榻走去,便知多说无意,只好拱手一礼后,便退了出去。

    靖王躺在床上,透过门上斑驳的影像,看着门口停留许久的敖姬汤最终离去,收回视线,盯着绣满“卍”字的床顶,安心的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名剑门掌门的首级,狂剑的重现,靖王意识到,有人在布局,有人在演戏,而他要做的,就是不让自己陷入局中,陷入戏里。靖王察觉到,卿逸鹤想要完全归隐的意思,如今他不禁有些幸灾乐祸。任凭卿逸鹤早先如何想袖手旁观,可名剑门的事情一出,江南,已经不太平了。

    屋子里静谧一片,“哐”的一声,窗子竟被风卷开了。靖王素手一挥,窗子再次被关上。

    “真的起风了。”靖王呢喃着闭上了眼睛。

    风,渐渐大了起来。

    隐香榭旁的竹水车被风敲打的失去了原有的节奏,发出“吱呀吱呀”刺耳的声响。

    隐香榭前的小路上,慕容梓思提着灯笼笑着和三人道别。

    “卿夫人,颜姐姐不必相送了,无虞也知道的,鸠默轩离这儿也不远,而且,我也是习惯了的,只怕这纳兰山庄我比无虞还要熟悉呢。”

    “可是,梓思姐姐……”纳兰无虞不知说什么才好。

    “好了,无虞。”慕容梓思笑笑,有对卿夫人一礼,道:“我便回去了。”说完便施施然往鸠默轩走去。

    卿夫人见慕容梓思已穿过云洞门,回过身,柔声说道:“你们姐妹俩先去睡吧。”

    “是。”纳兰无虞和颜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手挽着手进了屋子。

    卿夫人看着两人的背影慈爱的笑了笑,又转过头看向幽暗的小路。

    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抬步也准备进屋。

    “吱呀吱呀”的声响再次响起。

    卿夫人看了看竹水车,用手轻轻托了托,竹水车又恢复了轻快的转动。

    卿夫人慢步踱进屋子,坐在窗边,拿起撑子,有一针没一针的绣着手里的并蒂莲花。

    “嘶。”水蓝的丝帕碧绿的荷叶上开起片片血花。

    忽的,门被打开。

    卿逸鹤大步走进来,见卿夫人倚坐在窗旁,快步上前,语气略带责备的说道:“夫人怎么还没睡,坐在这里吹风?”

    卿夫人见卿逸鹤进来,心头一喜,忙将绣帕放在一旁,柔声问道:“老爷,没事了吧?”

    卿逸鹤将卿夫人揽在怀里,温声说道:“夫人,这怕这次,没那么简单了。”

    “怎么?”卿夫人从卿逸鹤的怀里探出头,满眼紧张。

    卿逸鹤再次坚定而温柔的将卿夫人环在怀里,轻声安慰道:“无须担心,明日,我们就回家。回家后,我们先把若闲和凝儿的亲事办了,无须大张旗鼓宴请宾客,咱们一家人一起就好。”

    “好,老爷,都听你的。”卿夫人把头靠在卿逸鹤的胸口,听着卿逸鹤的心跳,卿夫人柔顺的答道。这是她的丈夫,她的依靠,她愿意全身心的相信他。

    卿逸鹤将怀中的卿夫人抱得更紧。外人都道是卿夫人依赖卿逸鹤,可谁又知晓,卿夫人正是卿逸鹤全部力量的源泉。

    卿逸鹤怕了,真的怕了。他有种预感,名剑门只会是一个开端,接下来,将会是比十八年前更大的一场浩劫。

    卿逸鹤下定决心,一旦回到江南,他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为了自己的家,为了自己所爱的人。

    两个人,紧紧相拥,从对方身上获取着源源不断的勇气,不管窗外风声低吼。

    谁也没想到,盛夏的晚上也会有这么大的风。

    不过任凭外面风声再疾,宁心阁内依然温柔如春。

    水晶珠帘里,纳兰夫人穿着家常长裙,双眼微闭歪在美人榻上,手中还捧着一本药经。

    纳兰庄主缓步走进屋子,见此情景,不由得放缓脚步。悄悄走进,将纳兰夫人手中书本放于一旁,想将纳兰夫人抱到里间床上。却不想刚抱起来,纳兰夫人便睁开眼,轻声说道:“你回来了。”

    纳兰庄主将纳兰夫人轻轻放到床上,温声说道:“我回来了。”

    纳兰夫人柔柔一笑,懒洋洋的问道:“今天寿宴可开心?回来的这么晚。”

    纳兰庄主怜惜道:“今天很开心,有劳夫人挂念。不是说了,若晚了,你就自己早些睡。”

    纳兰夫人娓娓道:“我既然没能出席,等等你又何妨。”

    纳兰庄主有些不自然道:“夫人,你何必又多想。”

    “我没多想,我知道的……我就是想等你。”

    “好,我回来了,你安心睡吧。”

    “嗯。”纳兰夫人笑笑,合上眼。

    纳兰庄主换过衣服,坐在床侧,看着纳兰夫人的睡颜,轻声呢喃道:“对不起。”

    夜色已深,然而,今夜,注定无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