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九天记 (完结) 一壶浊酒泯江湖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完结) 一壶浊酒泯江湖

    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雪越下越大,几乎要将这个充满着血雨腥风的世界给吞噬下去,再也不让它演奏充满着悲凉的哀曲······

    往生涧的峭壁上,周璃水与刑婉洁二人默默注视着那首任由风雪敲打着的诗词,许久没有说话,渐渐地二人已经与白雪融为了一体,故事以莫宏岩夫妇的坠崖而从这里开始, 转了一圈后却又要从这里结束,一丝的悲凉油然而生,周璃水苦笑一声将虎啸剑举向了上空······

    身后缓缓走过来一人,模糊不清的分辨出那人正是周莹莹,周莹莹来到了周璃水的近前并没有说话,她手中的麒麟缎已经跃跃欲试了,任由狂风暴雪吞噬的麒麟缎似乎再现了数年前的故事刚刚发生,麒麟缎要挣脱周莹莹的束缚去见它原本的主人莫宏岩夫妇。

    虎啸剑在迷茫的悬崖之上诱发出一束赤红的光束,随着麒麟缎的慢慢飘起它们在空中纠缠在了一起······剑齿猛虎吼叫几声回到了九天玄凤的近前,金玉麒麟也不敢怠慢紧随其后,三只神兽在那里盘旋了许久依依不舍的回到了周璃水姐弟俩的手中。

    周璃水表情沉重说道:“这就是天下人人都想得到的宝物吗?为了得到他们多少人迷失了心智?丢掉了性命?”苦笑一声,周璃水将虎啸剑抛向了往生涧······

    周莹莹点了点头说道:“从今以后世上再也没有虎啸剑麒麟缎了······”随手将它也抛向了混沌的暴风雪里。

    三只神兽在悬崖的半空中盘旋了片刻,突然拥抱在了一起,它们似乎已经失去了神力随风飘摇,直朝往生涧深处落了去。

    也就在此时,周璃水和周莹莹不约而同的冲向了山巅,身形在暴风雪中犹如一对龙凤直冲九霄,正在刑婉洁看得入神,突然,他二人大喝一声,与此同时运作真气与双掌,二人的真气犹如两道势不可挡的天火,直朝虎啸剑九天麒麟缎猛扑而来,随着火焰温度的升高,那两尊神器融合在了一起,直到合二为一······

    一名三岁孩童正在水潭边戏水,他的母亲在一青石板清洗衣物,突然一道红光一闪而过,之后从天上掉下来一圆形的紫色玉石,那孩童先是一阵惊愕,随后试探的朝那紫色玉石走了过去,在确定没有了危险,那孩童从水中将紫色玉石捞起,只见紫色玉石的正面雕琢着精美的纹饰,隐隐约约中那纹饰似是一只狂奔的剑齿猛虎,而剑齿猛虎的上空正盘旋着一只九天玄凤,紧跟在身后的金玉麒麟闪烁着金光好不威风。

    “娘······娘,你看我捡到了什么,你看我捡到了什么”那孩童一边奔跑一边呐喊道。

    待那位母亲转过了身子才发现,她正是紫薇门的弟子、李儒才的爱妻阿珠。

    阿珠接过紫色玉石说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一块石头吗?”说完将那紫色玉石递给了孩童“拿去玩吧”

    南溟三怪目睹了江湖变故的全过程,已经对这个血腥的江湖没有了兴趣,正在这时候听到了阿珠与孩童的对话,先是一愣随即走向前来。

    三人望着阿珠的背影心头一阵阵的酸楚,白索铭许多次欲言又止,阎一海耐不住性子了,一把推开白索铭向前言道“弟······弟妹”

    阿珠心头一颤,缓缓的转过略显疲惫的身子,顿时她的双眼里涌出了一倾热泪“阎大哥你们怎么来了?”

    阎一海叹了一口气看了看那孩童“这就是侄儿吧?李兄弟算是死而无憾了······”

    南溟三怪消失在了往生涧远处此起彼伏的山岭里,与他们一同消失的还有李儒才的儿子。

    望着他们的背影,阿珠流出了一滴眼泪“孩子保重我要把你爹带回来与我们团聚······以后他再也不用做孤魂野鬼了,师兄我来了等我······等我”一句句的心声在往生涧飘荡。

    古刹青灯,风雨镇远郊的尼姑庵里,在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的见证下,林盛雪正在接受主持的剃度,一缕缕青丝从他的眼前落下,带走了她凄凉的往事,带走了她那血腥的回忆,伴随青丝落下的还有那一滴一滴的泪水,林盛雪长叹一口气望着救苦救难的菩萨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经过生死的考验,刘炫钰变得成熟了,清秀的脸庞也挂上了一撮胡须,望着幽兰派三个大字,他陷入了沉思,随着一声声的呐喊,刘炫钰加入了幽兰派练武的队伍中。

    刘炫钰的耳边传来了刑婉洁的声音“刘大哥你真的不去找秦姐姐了吗?”

    刘炫钰潇洒的一笑,回头道:“我一定会去寻找她的,不过不是现在,我知道红儿还有没办完的事情,我要给他时间······”

    万岭山脉的万岭神教再一次重振旗鼓,一只雪雕从上空掠过,飞过绵绵数十里的山脉来到了雪莲宫前,随着一声声跪拜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朝雪莲宫内望了过去,突然发现那坐在宝座上的竟然不是冯玄刃,而是一个一身红衣手持锦缎的女子。

    定眼一看那不正是秦楚红吗?此时听到了冯玄刃的话语“我万岭神教由秦大教主统领一定会发扬光大名鹤九州······”

    “名鹤九州扬名天下······名鹤九州扬名天下”耳边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呐喊,秦楚红微微一笑满意的挥了挥手,随即那声音停了下来。

    “冯大哥”说着,秦楚红离座而起,微笑着来到了冯玄刃的近前,扶着冯玄刃满意的点了点头。

    “以后我万岭神教就拜托给冯大哥了”

    ······

    “嘿嘿······我乃是元始天尊下凡,尔等还不跪拜”昆仑山脚下的街头闹市,马坤衣冠不整,满面污垢的在一群孩童的追赶下朝人群中逃去,不时的引来坏孩子手中石头的击打,但是马坤却异常的开心,也许只有这样才是对他的解脱。

    周银龙目睹马坤的落魄,无奈的摇了摇头,将一群调皮的孩童驱赶后,缓缓的撩起了马坤额前那撮沾满了污垢的长发,四目相碰的那一刻,二人不约而同的露出了首次相识时的目光,只不过这一次有所不同的是,周银龙的双瞳里含满了热泪,而马坤的眼神里充满了无比的悲凉与无助。

    周银龙、周莹莹、墓奴三人已经回到了那个世外桃源菊香谷,而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个疯疯癫癫的壮年。

    望着菊香谷的洞口周银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大步垮了进去。

    东海之滨日升之地,郑成凯与青茶相依在一起望着缓缓升起的骄阳,脸上呈现出了幸福的神情,青茶依偎在郑成凯的怀中脉脉含情的看着郑成凯微红的脸庞说道“郑大哥······”说着将郑成凯的手移到了小腹。

    郑成凯一愣随时喜上眉梢,激动的说道“我······我要当爹了”然后郑成凯温柔的看着青茶说道“青茶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不要激动啊”

    青茶温柔的点了点头,郑成凯道“我的玄灵**已经消失了,所以我以后就和你一样了,不能永葆青春了”

    青茶闻听顿时跳了起来“啊?怎么会这样”手舞足蹈的青茶一时难以掩盖内心的激动,只让郑成凯急忙阻止“哎哎哎,小心身子······”

    一叶轻舟随风而动,飘向了远方,轻舟内刑婉洁正依靠在周璃水的怀中,聆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说道“璃水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周璃水温柔的说道“去一个没有江湖的地方······”

    “呕”突然刑婉洁干呕不知,周璃水一时间手忙脚乱不知所以,见周璃水如此的紧张刑婉洁微微一笑“笨蛋”

    周璃水听到后脸色严肃了起来,掏出腰间的酒壶便喝了起来,趁刑婉洁不备,突然将酒壶放在了一边,伸手去挠刑婉洁的痒穴,一时间打闹声从轻舟内传向了远方······

    “啊小心船要翻了······痒死我了······”

    轻舟驶向了茫茫风雪,渐渐的它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直到黑点消失。

    ······

    跨骑远去别故里

    扬名天下鹤九州

    江湖险恶谁人问

    身在迷途忘古训

    挥剑斩妖劈鬼厉

    白骨如山血成河

    名利如水人如风

    只叹世间几人回

    贪嗔痴念云烟散

    百年沉睡无人知

    轻舟飘渺已远去

    随风而散梦一回

    一曲悲歌风雨过

    一壶浊酒泯江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