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道纪 第八章志心朝礼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陈希愣坐在地,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些时候,直至老人在其脑袋上拍了一拍,才幡然醒悟。面带歉意道:“方才听老神仙所说之事怎么听来也不像这世间之事,过于玄妙是以入神,还望老神仙原宥。”

    老人抚摸着大黄脑袋,笑道:“此事甚为蹊跷,你没有入道,也是可以原谅的。只不过这些年月你在此间做些何事?”

    陈希恭敬地回道:“上山数年之久,只记得入门时师父在坛前讲经数日,如今老神仙问来,也只记得此事而已。”

    老人笑道:“如此者或可近道。”

    陈希一脸惶恐道:“弟子愚钝,自幼便不知父母,承蒙师叔提携,只是未能登堂入室,深感惭愧。”

    老人看了一眼陈希,问道:“你可知道为何我要问你在山所做何事吗?”

    陈希挠了挠头,疑惑地道:“弟子不知。”

    老人道:“你既无父母,可知应对洒扫之道?”

    陈希回道:“弟子初入门时,跟师叔学过一段时间,是以对应对洒扫之道有所了解而已,不知祖师何以询问?如是弟子有失礼之处还望师祖见谅。”

    老人笑道:“既然学得应对洒扫之道,那方才为何不说?”

    陈希一听不知其因,只觉是师祖怪罪下来,嗫嚅道:“弟子入门,师父在坛前讲经之情历历在目,至于师叔所讲应对洒扫之事弟子却因前事过重,而未能牢记,还望师祖原谅。”

    老人道:“应对洒扫之道乃是人伦之道,此虽是道,可却也只是人伦之道。那日在此,你问我指点可曾记得我是如何说的?”

    陈希道:“回禀祖师,弟子对此不敢有忘,只怪弟子愚钝不能参透祖师所言。记得当时祖师对弟子说,道就在那里,还不快去?”

    老人道:“那么,你倒是说说我缘何说道就在那里?”

    陈希想了想,回道:“如祖师所说,天地之间,阡陌交通,纵横交错,便是无数个羊场小道,亦有千万条州府要道,如我门中以此为道,定然不是我求之道。祖师之所以这么说,一定另有其因。古人说,天道圆,地道方,中间还有人道。合此三道,也未必是我门中之道。”

    祖师笑道:“今日如你所说,可以近道了。所以,我觉得你的五年大试可以过了。”

    “谢,祖师指点。”陈希心中一喜,旋即觉得有些怅然若失,至于为何如此却也是没能明白。

    陈希如此苦相怎能逃过祖师的眼睛,因而笑着问道:“怎么五年大试既然已经过关,为何还见你面有愁容?”

    陈希苦笑道:“祖师莫怪,希入门数年,师父开坛讲经之情犹在眼前,现今要离去,只觉如黄粱一梦罢了,患得患失。况且祖师方才也说,我只是近道而已,并没有得道啊?”

    祖师沉吟道:“朝夕皆可闻道,悟道,千百年来,道离人从来都是不远,只是世人糊涂离道远矣。”

    陈希苦笑道:“如今听祖师一言,方悟师父讲经之日所说的话,也不见得像当初那样高深莫测了。”

    祖师大笑道:“好个不再高深莫测,诚如你所说,大道至简,至朴。不知你日后有何打算?”

    陈希坐在地上,伸手抚摸着大黄的脑袋回道:“弟子入门时间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长,前段时日我大师兄为道舍身,只记得当初入门时,大师兄曾立下志愿,为天下人改命,陈希不才,当年没敢在师父面前许下承诺,现今大师兄已然不在人世,我当为他做些事情。弟子,当志心朝礼,为天下苍生造福。”

    陈希刚一说完,旁边的大黄,眼角已经有泪水流下。陈希摸着大黄的头,道:“今日祖师在前,我陈希发誓,穷我一生之力,也要为你解决如此厄运。”

    祖师听后喃喃道:“志心朝礼,道不远矣。世人谈道或不免于流俗,或不免于其晦涩,岂不知大道至简至朴,间或有一个两个闻道悟道的,或因外事滋扰心不能静,反而日后离道愈远。今日听你所说,方知我门荣耀之日朝夕可待。我门之幸,我门之幸。”

    陈希跪在地上,拜了一拜,道:“祖师在上,陈希入门数年,不曾有今日之见,承蒙祖师和师父不弃,今经由祖师指点迷津,方可近道,日后当志心朝礼,不忘初心。希此心天地可鉴,不敢懈怠。”

    祖师听闻,慌忙将陈希扶起,笑道:“时候不早了,还不背上柴火下山,小心你师父责罚你。”

    陈希道:“弟子感怀至深,一时竟忘了还有这等差事,多亏祖师提醒。”

    当下提着斧头,背上柴火,长啸一声高高兴兴地往山下赶去。大黄也跟在陈希身后,一人一狗,好不欢快。

    话说陈希背着柴火到了灶房,将身上的柴火放在门外,对身后的大黄,道:“怎么觉得一身轻了许多,该不会是——”目光朝后山方向望去,不看还好,这一看不禁哑口无言,只见后山,紫光冲天,耀眼至极。

    陈希不晓得发生什么事,这等异相何曾见过,急忙向后山方向奔去。

    大黄似乎也知道有异事发生,狂吠数声,紧跟着陈希身后,向后山跑去。

    陈希紧咬着牙关,朝后山奔去,在山下便见紫光更胜从前,忽然间紫光之中飞出一条紫金长龙有十几丈长,向着西方徐徐腾飞,仔细看去,龙首之后,端坐一人,不是祖师又是何人。

    陈希僵立当场,突见华光大作,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比之雷鸣更胜,当下捂着耳朵,又奋力向后山奔了去。

    当陈希跑到后山时,异相早已杳然不见。只在地上留有祖师的一双布鞋而已。这时,陈希对着祖师的布鞋跪了下来,叩了头。大黄则是在祖师的鞋上闻了又闻,然后朝天狂吠。

    陈希起身安抚了大黄,然后收起祖师留下的鞋子,在原地立了一会儿,这才下山。

    师祖既然已经离去,或许,自己也该下山了。看了一眼身后的大黄,陈希叹了口气,道:“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一道下山?”

    大黄似乎知道陈希的意思,在陈希的身后,欢快地叫了一声。

    陈希欢喜道:“哈,你竟然同意了,祖师将你托付与我,我定当照顾你才是。”

    大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