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仁者无敌系统 第六十六章 陆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那个,无忧道长,你先别激动,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李九阳的话,让苏无忧连连点头道:“对,你们先来我房里。”

    沈安一行人跟在苏无忧身后,沿着走廊,路过了几个两座凉亭,最后,穿过一处围着莲花池水的小院,走进苏无忧的房间。

    苏无忧一开门,小八便迫不及待地在房间里飞了一圈,然后在苏无忧的书柜前左右徘徊。

    “好多的书啊!”小八兴奋地扑腾着翅膀道:“这么多书?你都看过吗?阿爹也有好多书,好多次都是当了剑都要买书呢!这本书阿爹就有,啊,这本也有!对了!这本就是阿爹你以前把衣服给当了才买到的书!”

    “小八!别乱说话!”李九阳的脸微微一红,转身道:“就是一件外袍而已,你们别乱想。”

    “你有那么穷吗?”沈安皱眉,他想起前世李九阳的财迷名声,略有同情:“你们马家对门下弟子也太抠了。”

    “其实还是小八比较花钱……”话音刚落,小八便开始生气地啄李九阳的额头,李九阳赶紧道:“但是老子就爱给儿子花钱!诶呦,儿子别啄了!要秃头的!”

    “以衣换书,倒是文雅有趣,小兄弟是爱书之人?”苏无忧望着一人一鸟的打闹,忍俊不禁道:“若这里有哪本书喜欢的话,你随便就拿去看吧,反正这些书我都已经看过了。”

    “那,那在下就不客气了!”李九阳的眼神中突然闪现光彩笑,然而立刻犹豫道:“只是,这里的书有下‘定字咒’吗,如果下了‘定字咒’无法抄录的话,那就要多借几日了。”

    “我嫌麻烦,没有下过。”苏无忧摇头大方道:“不用客气,随便拿去抄录好了,我口袋里总是会收着不少修炼之书,见到若是爱书之人就会随手相赠的,不还也没有关系。”

    对于苏无忧此举,沈安早已习惯,苏无忧一直相信道法修行若想要有所突破,就必须与人交流,分享所得,所以除了苏家不传之法外,一些基本道法修行之术,苏无忧总会大大咧咧拿出来与人共享。

    李九阳摆手摇头:“不是同无忧道长你客气,只是在下有个怪毛病,就是书非借不能读也。想当初当衣服买到的书,花了三个月才看完了一半,还不如借呢。”

    “哦?我也有那本吗?”苏无忧把头探过去,只见小八啄着一本书的书脊,书封上写工工整整四个楷书《自然道法》。

    “这本很写的其实写的挺晦涩难懂的,你看完的一半,看懂了没?”

    李九阳脸一红:“小道才疏学浅,虽然觉得自己懂了,然而一点都不会用。”

    苏无忧大笑起来:“我也是,总觉得自己书看多了,就懂得多,然而用起来,还是各种束手束脚,拖泥带水,其实缺的还是实战,只是可惜,我们没赶上出生的好日子,现在被毁掉的仙境灵地实在太多了,根本没有什么机会实践所学。”

    李九阳一脸沉痛表示赞同。而沈安却想起客服曾经和自己说过,自从“玩家”大量减少之后,“游戏”就关闭了许多修炼之地。不过,即便在开放期间,就算npc跑过去,多数时候也是给“玩家”练级所用。

    想到客服所言的沈安,反而没有李九阳那种身同感受的遗憾。

    沈安往苏无忧与李九阳处瞟了一眼,突然看见苏无忧的书柜中,居然还有《金刚经》、《楞严经》等等佛道修行之书,想起苏无忧前世遁入空门,沈安忍不住问道:“舅舅?你对佛道修行感兴趣?”

    “只是随便看看而已。”苏无忧耸了耸肩:“修真修道,哪里只有一条道路可走?何必总是挤独木桥?都说道家修今生不修来世,佛家修来世不修今生。然而在我看来,清修出世也好,投入红尘也罢,哪怕如同凡人一般,什么都不修,什么都不行,其实我们所追求的也依然是同样的东西——不过心安理得罢了。”

    “我还以为修行是为了长生不老,飞天成仙呢。”安璞玉望了一眼沈安,当年沈安想要自己入门苏家时的那些话,他至今都牢牢记得。

    “长生不老,飞天成仙,也不过是追求心安理得时的附加之物罢了。”苏无忧摆了摆手。

    “别人都说长生不老,渡劫成仙,才是目的,怎么到了无忧道长这里就反过来了?”

    “若无法心安理得,心有魔障,渡劫的时候,还不照样劈了你?”苏无忧微笑,然后清了清嗓子道:“玩笑话到此为止,安儿,陆慧这个名字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我遇上了鬼领者陆煞,他说若想要知道鬼瘟真正原因,就问你还记不记得一个叫做陆慧的女子。”

    沈安话音刚落,苏无忧突然激动地抓住他的胳膊,像是要确认他是否全身完整一般上下用力握捏:“你遇上了陆煞!他知道你是我侄子?他有没有伤到你!你有没有那里受伤?”

    “没有没有,我很好,小玉儿保护了我。”沈安没想到苏无忧会如此担忧,好像还把自己当做一个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孩子一般,略有不满用力挣扎道:“你看,我全身上下没有缺胳膊少腿,倒是小玉儿舍身护我少了一块肉。”

    苏无忧赶紧又转向安璞玉,安璞玉怕也被苏无忧“蹂.躏”一番,赶紧跳开道:“多亏了安哥,吃了药,好好休息几日后,肉已经长回来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苏无忧尝尝叹了一口后,捂着额头满脸忧愁道:“陆煞还活着……他居然还活着……”

    “无忧道长,你能不能把陆慧姑娘的事情和我们说一说?”李九阳插口:“这次马家会派我来,就是为了弄清楚鬼瘟究竟来源于何处,而陆慧,是我们唯一的线索了!”

    “若是如此,恐怕你失望了。”苏无忧苦笑了一下:“因为陆慧已经死了。”

    “什么?”李九阳大惊:“怎么会死了?不会是四大家为了让你和她分开……”

    “你对我的事情知道的不少?”苏无忧原本如刀削一般年轻英俊的脸庞,此刻却因疲惫的神情显得无比苍老:“也是,我当年的那些事情,确实给不少人添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只是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对我这老头子的事情也那么关心。”

    李九阳神情尴尬,沈安出来打圆场道:“舅舅,事情严重,就不要再卖关子了。”

    “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苏无忧突然轻轻哼出一道小调,顿了顿后继续道:“这是乐婉《卜算子·答施》,是当年陆慧唱的最好的一首曲子。”

    “那位陆慧姑娘……难不成是戏子?花旦?”李九阳小心翼翼地选择措辞。

    “不,她是青楼女子。”苏无忧并没有丝毫掩饰,他深吸一口气,面露痛苦之色道:“她还是鬼族之人。”

    沈安皱眉惊讶:“鬼族的奸细?”

    “不!她只是一个鬼族少女而已!”苏无忧突然双手握拳,在空中用力一锤,然而他的愤怒却根本无处发泄,只能重重地锤击着自己大腿,他咬唇让自己冷静,深吸几口气道:“她是在凡境长大的,她的父亲是鬼族之人,但是母亲却是凡人,她还有一个弟弟,你也见过了,就是陆煞。”

    “她虽是鬼族之人,然而外貌同凡人无丝毫异,我记得,她总是爱在白天撑伞,在太阳之下微笑的模样,艳光四射,顾盼生辉。”在苏无忧开始静下心,讲述自己年轻记忆的时候,他原本的愤怒之色开始消散,转而充满温柔与疼惜:“她是我所见过,最美丽可人的女子。”

    “舅舅,既然她一直在白天打伞,你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她的身份吗?”沈安插口问道。

    “大约因为她是母亲是凡人,所以阳光只让她虚弱,并不会如纯血的鬼族那般,完全无法在阳光之下生存。”苏无忧解释道。

    “自从边境封印,将魔鬼妖三族驱逐出凡境后。鬼族之人的身影,也只有在书中才能见到了。”李九阳开始回忆他所阅读过的那些文字,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困惑:“我曾经看过一本书,上面写着,鬼族之人害怕阳光,这也是为何他们长久以来都和丛林密布的妖域与不见天日的魔域频发战事,却极少找上凡境的缘故。除了每千年一次的神魔之战,才能碰上的天狗食日外,在凡境几乎难以遇上鬼族之人的身影。”

    “遇上又如何?”安璞玉皱眉道:“无忧师叔不是说了,他们的长相和凡人无异吗?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们当敌人看待?”

    “现在的年轻人都被保护的太好,对于过去的神魔之战已经完全没有敬畏与恐惧了!”

    大门被人猛然推开!苏净林的身影出现在门外,他的声音苍老严厉,还包含隐怒。苏无忧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叔叔,你在外面偷听?”

    “非花那孩子给我报告你们这次的行动,可是你却迟迟不来,我还当你是不是受了伤,又想像以前那样自己偷偷忍着,什么都瞒着我,我才会过来瞧瞧你到底怎么样了!”

    苏净林脸色铁青,他随即转向安璞玉道:“你可知道,鬼族之人以何为食?他们是以凡人修士之血肉为食!你可知神魔之战,百鬼夜行,多少修士惨死在鬼族之腹中!”

    “但是陆慧不是这样的!”苏无忧辩解道:“她吃的是凡人的食物!穿得是凡人的衣物!她从未接触过任何鬼修之技!”

    “他们不需要学习,以人为食,是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本能!”苏净林怒道:“我原本以为,过了几十年,你应该懂事了,谁知道你居然还对她念念不忘!你爱上的不是一个凡人!是鬼族妖女!是凡境的敌人!

    “她不是!”苏无忧捂住脸,痛苦反驳:“为什么叔叔你不愿意相信,鬼族之人其实同我们凡境之人并无区别?他们也有贪嗔痴恨,也有喜怒哀乐。他们不是世家一厢情愿让我们相信的那个模样!”

    “好一句同我们凡境之人并无区别!”苏净林的脸因为愤怒变得扭曲狰狞:“鬼族之人拿我们苏家弟子血肉筑京观的时候,他们和我们可是没有区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我说了几十年你从来就没有听进去吗?”

    “所以,你们就杀了她?”沈安突然插口道:“你们杀了陆慧,然而陆煞却逃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