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助攻总抢戏 第91章 【请看】开始or结束?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一眼起,钟祁便知道赵越是凶手。

    不是感觉,也不是对方不够严密,只是因为这一起不属于小说系统的案件。系统是按照小说设置的,小说中没写的,系统有衍生但不会破坏剧情。就算有新案件发生,但也不会改变小说中的设置。在小说的最后,局长还在。所以,赵越最大的破绽,就是不该杀掉局长。

    局长的死,破坏了小说的发展。能做到这些的,只有来到系统的顾客与执行师。

    于是乎,答案呼之欲出。

    赵越就是凶手。

    知道凶手是谁,那么找破绽和证据就很容易了。

    景钰是在第二天上午找到的,被变态的赵越放在了警局的太平间。那里一般人都不会去,所以根本就不会有人会怀疑景钰在那里。赵越每天给景钰输营养液喂少量安眠药,这才使对方不死也不会醒。

    一被发现,景钰马上被送往了医院。

    因为少量安眠药的累积,她在医院足足躺了五天才醒来。

    眼睛睁开的时候,视线所及都是一片白蒙蒙的。景钰有些恍惚,晃而想起了在《医者仁心》小说系统的场景。她在想自己是不是还在那个系统里,是不是她做了一个好长的梦,其实一直都没有脱离《医者仁心》。

    正想着,就听见了熟悉好听的声音。

    “怎么了?被安眠药喂傻了?”

    景钰眼神飘向声源,看见一身西装革履的钟祁时微微一愣。这是《医者仁心》小说系统?眼前的人是作为实习医生的钟祁?

    不对……

    不对啊!

    景钰脑中闪过一个又一个的片段,拼凑成意识全无之前的画面。

    是了,她想起来了。

    想着,她又看向钟祁,眉头微微皱起,轻声嘀咕:“我出现幻觉了?”说着闭上眼,几秒后睁开,对方还在,她又猜想,“我回来了?”

    钟祁没有说话,回答她的是从门口闯进来的李炆和艾晴晴。

    “诶?钟先生,我怎么听见有女的说话?”艾晴晴先是探进一个头询问。

    然后头被李炆一拍,脚步不稳,猛地往里走了几步,就听得李炆说:“艾记者,看清楚,这是景助理醒了好么?”

    听见两人的声音,景钰扁了扁嘴:“好吧,我猜错了。”

    转而歪着头问钟祁:“你怎么会在这?”

    她明明是和赵越来的系统啊!

    对了,赵越!

    景钰想要支起身子,却无奈没什么力气,她只好急急出声:“凶手是赵越!”

    钟祁没说话,扶着她起身,然后将她的枕头竖起让她好靠着。

    李炆和艾晴晴则是对视一眼,很配合地说:“我们都知道了。

    坐稳了的景钰听见这么一句,嘴角抽了。

    李炆上前,看了眼一直默不作声的钟祁,缓而看向景钰说道:“景助理,多亏你未婚夫的帮忙,我们已经将赵越抓起来了。”

    景钰嘴抽得更厉害了,看着钟祁问:“未婚夫?”

    钟祁眉毛挑了挑,这才开口:“不是么?”

    咳咳,景钰抚额,她怎么听出了威胁的意味……未婚夫……还真是令人害羞的称呼啊……

    看着景钰脸红,李炆暧昧地看了一眼钟祁,笑道:“诶,钟先生,景助理没有承认哦。”

    艾晴晴看了看景钰,又看了看钟祁,刚要开口,被李炆捂住嘴。

    她抗议,对方却挑着眉不理会她的异议。

    钟祁冷然看了一眼李炆,转而看向景钰。“不承认?”

    景钰捂着脸,半响轻轻应了一声:“嗯。”

    怕尴尬,她即使又问他:“钟祁,你怎么来这里了?”

    钟祁看了眼其他两人,缓缓答道:“你没有消息,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所以必须有人进来。”

    必须有人来,所以他来了。

    不用多说,景钰了然。

    李炆没有在意他们的对话,收回捂着艾晴晴的手,抱着双臂问景钰:“景助理,你那天离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景钰闭上眼,缓和两秒,再次睁开,嘴微微张开。

    *

    那一晚,与李炆对话完毕,她突然意识到一点——赵越有问题。

    原路返回,敲响了实验室的门。

    门打开,看见是景钰,赵越还有些吃惊:“景钰,你不是走了么?”

    景钰眉微微皱着,缓和开口:“赵先生,我想,我们应该谈一谈。”

    不是赵专家,她说的,是赵先生。

    此时,她不是赵越的景助理,而是他的景执行师。

    赵越看着景钰的表情微微一震,缓而扬起嘴角,让开身子:“进来吧。”

    景钰进门,赵越随意将门一关,歪着头问她:“要谈什么?”顿了顿,他笑着说着后四个字,“景执行师。”

    景钰深呼一口气,直直盯着赵越看,沉声开口:“赵先生,这次的案件与你有关吧。”她说的模糊,只是为了给对方面子,并不代表她不了解事实。

    赵越自然知道对方所指,拿出兜里的瓶子,轻声说:“景执行师认为呢?”

    “系统不可能会出现新的发展线改变原定的剧情,能改变原剧情的只有我们。”景钰眸光一寒,不解地看着对方,“赵先生,为什么要这么做?”

    见赵越不吭声,她继续:“为什么要杀人?”

    “这就是你所谓的……刺激的挑战?”

    赵越拳头紧紧握着,抬起头看她,咬牙突出一个字。

    “是。”

    景钰不可置信地看向赵越,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做些什么。

    是她蠢了,从事故出现起,她就应该知道是谁在搞鬼。她恍然未觉,竟还以为是系统出了故障!她太相信她的顾客了……以至于,在局长之后又死了两名无辜的人……

    作为一名执行师,在躺进营养仓的那一刻,她的使命就是帮助顾客。一直以来,她顺风顺水,所以从未想过……竟然还会有……赵越这种顾客的存在……

    一时间心乱如麻,她怕她失去理智对赵越大喊大叫。

    在回到现实之前,她得保持冷静。

    咬牙,额上青筋突起。

    她深呼一口气,转身一步一步往门口走,话音伴着脚步声回荡在实验室:“赵先生,你违反了我们的合同,我想我现在得停止履行我的义务了。”

    说着,她低头打开面板。

    面板刚出现,她还未伸手去按返回按钮,直觉后劲被击,顿时一阵晕眩。

    在意识全无倒下之前,她听见赵越在说:

    “景执行师,对不起了。”

    “我要的挑战,还没完。”

    *

    “事情已经结束了。”钟祁安抚着景钰,手拍着她的肩头,柔声说着,“等你好一些,我们回去。”

    李炆和艾晴晴不懂他们的“回去”,只当是回到先前安顿的地方,所以也没多说,打着要给两人单独相处的名义离开。

    一时间病房里只剩了钟祁和景钰。

    景钰抬头紧紧盯着钟祁,大概是因为守着他,他的眼圈淡淡的黑晕,眼里满是血丝。这样的钟祁,她从未见过。她见到的他,一向美好自如。

    低下头,她心中思绪万千,复杂纠结。

    沉默片刻,终于她抬起头来看他,坚定地说:“钟祁,我想辞职。”

    钟祁只看着她没有说话,但她知道,他在问她为什么。

    “以顾客为中心太累,而且……顾客或许还是我不能完全相信的。”她缓缓说着,话里透露着对这次事件的失望。

    “在来之前,我就和你提过……”她说过,她不再接任务进系统……他当时说,让她考虑清楚。

    现在,她想得很清楚了。

    “花在系统里的时间太多,我想要活在现实了。”

    停顿片刻,她看着他的眸光闪动。

    “活在,有你的现实。”

    看向她半响,他终是忍不住笑了。

    摸了摸她的头,扬声道:“金鱼,你的表白真不错。”

    景钰撇过头。这丫的不会也说些好听的么!

    似乎是看出了景钰的心思,他的下一句如她所愿。

    “你不说,我也想要告诉你。”

    “这样的危险,我不允许你再有第二次。”

    停顿,拥她入怀。

    “所以,就算你不说辞职,我也会想办法不让你做下去。”

    好霸道……

    景钰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

    钟祁将她拉出怀抱,准确地找到她的唇,没有一丝犹豫地吻下。辗转紧贴,像是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舌尖戏逗,将她的味道通通尝下。

    拥着她,吻着她,这样的感觉才比看着她真实。

    这些日子,他看着她如同植物人一般地躺在病床,他才明白,她对他有多重要。

    直到不能呼吸,他才放开她。

    他将头埋在她的颈间,两人都微微喘着气。

    景钰脸早已红透,吻过后的沉默让人更加容易胡思乱想,于是她提问:“什么办法?”

    刚说的,他要想办法让她不做执行师。那么,是什么办法呢?

    钟祁将头抬起,看了她一眼,笑了。

    这一刻,景钰只觉着对方格外妖媚。

    他抿嘴,朱唇轻启。

    “很简单。”

    顿了顿,他眸子晶亮,话语暧昧。

    “把你肚子搞大。”

    这回景钰想不乱想都不行了。

    原来钟祁也有这么没正经的时候啊……她抚脸望天花板。

    钟祁勾着她的下巴往下,让她与自己对视。

    四目相对,莹莹动人。

    她的脸滚烫,贴着的他的手也变得灼热,蔓延至他的心里,暖到不行。

    “金鱼,结婚吧。”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