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种田 第一百一十七章 番外(五)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掐指一算,荷月已经离开了将近一年。桐月和众人多少都有些担忧。海上的风浪这么大,沿途有这么多未知的地方,她又那么的爱貌相,也不知道她到底怎样了?

    可是担心也没用,正如她临走时所说的,船就是要航行大海、迎击风浪才能发挥作用,停在安全的港湾只是一堆破木板。而她,就是要不停的冒险探索才能维持生命力,总困在一个地方会发霉生锈的。她的这番话让想阻止她的人不也不阻止了。她想哪就去哪儿,只是默默地希望她能平安回来就好。

    荷月离开后,先前几个月,她的那些情郎还时不时的找上门来,后来因为她的情郎的哥哥向桐月表白并问她何时换男人那事,把轻易不发怒的柳栖白给惹怒了,他行使男主人的职责,把人给轰走了,自那以后,来的人便来得渐渐少了。

    桐月家里终于得以重拾平静。

    她每日忙着处理自己负责的事务,与此同时,她和柳栖白的感情也是渐入佳境,越是深入接触了解,桐月就越觉得柳栖白这个人是个异数,是这个时代的异数。

    同时,她有些信了荷月以前说过的话,她说柳栖白像是出家人。

    现在仔细一想,他的心态上倒真有几分出家人的淡然和通达。他看似对万事万物都不放在心上,对名和利看得也极淡,极少动怒,能耐得住寂寞,你看着他,觉得哪怕把他一个人扔在孤岛上也没有关系。他看似跟什么人都能合得来,实则跟谁都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感。这种疏离感势必会影响他和别人的关系。比如说,他和几个连襟之间,像是桂月和梅月的丈夫关系也是淡淡的,不像他们两人之间亲如兄弟,时常喝酒小聚。

    他不像江星月的丈夫那样对生活充满热情,混得如鱼得水。

    两人的主要职务都是先生,但待遇却有天壤之别。柳栖白的学生对他是又敬又怕,见了面是恭恭敬敬的。而江星月的丈夫,一到学堂,他的背上、身上、胳膊上总是挂满顽皮的孩子。孩子喜欢跟他亲近,喜欢听他说话,喜欢他那好看的一头金发。

    对了,这家伙现在有汉名了,他跟着桐月姓林,名叫林慕江。这名中的含义大家都知道。

    岛上的人除了桐月和荷月外都感到挺诧异,他们对姓氏是十分看重的,大家往往是发誓或开玩笑时才说,我要骗你,我将来跟你姓之类的,哪能真的一言不合就随别人的姓。偏偏这家伙真这么做了,还乐滋滋地觉得自己的名字很好听,有内涵。

    每次迎接新学生时,他都会一本正经地说:“我的汉名叫林慕江,这是个很美的名字,你们知道它的来历吗?”

    其实学生早知道了,但他们都狡猾地一致大声说:“不知道。”

    于是林慕江就开始给他们细致地讲解。

    “……我觉得一个朋友的姓很好听,于是就跟了她的姓,我亲爱的妻子姓江,于是名叫慕江。”众学生都意味深长地笑着,互相挤眉弄眼,到了下课时,开始忍不住大笑。

    林慕江在岛上混得很开,大家喜欢跟他闲聊,没事请他吃个饭喝个酒。让他最为倾倒的除了江星月就是岛上的美食了。一到吃饭就高兴得两眼放光。闲来无事就往梅月家和桂月家闲串,看看她们最近又做了什么美食。当然,桐月家他也是来的,不过次数没那么多罢了。

    这日,林慕江又来了,他跟桐月闲聊了一会儿,眼看中午到了就要回家,桐月让他捎回些吃食给江星月,他一边接过一边道谢,说道:“谢谢谢谢,我亲爱的星月最爱吃这种东西了。”

    柳栖白听到他表达的那么直白,不禁微微一笑,而桐月早就习惯了。

    他一离开,两人不由得相视而笑。

    桐月感慨道:“我以前一直想不出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星月,没想到真的从天而降这么个活宝。”

    柳栖白也道:“他们再合适不过。很少有男人能做到他那样,能够毫无芥蒂地接受妻子比自已强大的事实。”

    桐月也随之叹道:“是啊。”

    两人正在说话,突然,有人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嚷道:“荷月姑娘归航了!”

    桐月闻言是一阵惊喜,连忙跟着那人朝海边跑去,柳栖白也是满脸笑意地跟在桐月身后。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很多人奔走相告,欢呼着拥挤着朝海边的码头上跑去。

    桐月来到的时候,其他人也都到了。梅月夫妻、桂月夫妻,当然还少不了江星月和林慕江。

    蓝天之下,碧波之上,一艘大船正在缓缓驶来。船上的小伙子们用力向岸上的人挥手。

    大船靠岸停稳,铺好舢板,船上的人便迫不及待地往下跑跳。

    桐月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荷月,她常年在海上风吹日晒,皮肤比出发前还黑,但是黑得均匀好看,呈着健康的光泽。一双眼睛愈发黑亮精神,站在人丛中让人一眼就看到了她。

    她拨过众人,挤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姐,姐。”

    桐月和梅月争着迎上前,三人都是一脸激动欣喜。

    桐月还没来得及问她路上的情况,荷月突然神秘兮兮地对她说道:“姐,你猜我这次去了哪里?”

    桐月摇头:“我哪里猜得着。”

    荷月伸手遥遥一指,我回来的时候,路过了那边。桐月看了看方位,先是茫然,接着明白过来,惊讶地问道:“你回去那边了?有人发现吗?”

    荷月一脸自信地道:“发现了又如何,他们追得上吗?”

    她接着又说道:“你猜我遇到了谁?”

    “谁?”

    荷月笑着没说话,用手在人群中一指,示意桐月自己看去。桐月看了一会儿,就见这挤挤挨挨的船员中除了一些船员船工外,还有不少瘦骨嶙峋、面黄肌瘦的犯人模样的男子。她不觉又是一惊,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荷月,荷月怕她误会自己,连忙说:“这些人可不是我虐待的,我们回航时,经过一个什么蛇岛的附近,那里面关着不少犯人,正好有人驾着渔船逃跑,小船被风浪打翻,我派人下海去救,没料到竟遇上了熟人,你看——”

    桐月仔细一看,这才勉强认出了一个熟人,——白佑林。

    他的身上尽管换上了别人的衣服,但形貌一看就就是从非人的地方出来的:形销骨立,瘦骨伶仃,露出的皮肤上还有明显的伤痕。

    她是怎么也没料到还会遇见白佑林。

    白佑林早就看到桐月了,他面上带着挂着尴尬、窘迫的笑容,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两人隔着人丛对望,彼此都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

    桐月终究还是迎了上去,慢慢地向他走过去,在他面前站定,尽力做出一副平淡的样子招呼道:“佑林,没想到竟能还能看见你,——你还好吧?”

    白佑林估计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所以这时候神色还算平静,他喉头耸动,点点头道:“还好。”

    “那你……好好下去休息吧。”桐月看得于心不忍,吩咐人带他下去休息。

    白佑林被人带下去了。

    众人商量要为荷月接风洗尘,荷月欣然同意。这些船员压抑寂寞多时,此时是无比放松,大声说笑,大碗喝酒,荷月也在眉飞色舞地跟众人讲着她这一路的见闻。那自然不消说,是充满着刺激和新奇。另外,她还带来了许多岛上没有的新奇物件。

    宴会一直持续到夜上中天,人们仍旧意犹未尽。桐月知道柳栖白不爱这种热闹,就笑着让他先回去,他仍坐着没动,静静地等着桐月。直到散席后,两人才携手离去。

    荷月自从回来后,是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各家排着队请她。她先尽着别人家去吃,自己的两个亲姐姐反而往后排了。桐月也不理会她,由着她去闹。估计她也憋坏了。

    一日午后,柳栖白去给他的学生上课了。只留下桐月一人在家。

    就在这时节,白佑林上门来了。

    经过几日的休整调理,他的气色略略好了些。

    只是精气神仍然十分萎靡,看样子,一时半会恢复不过来。

    桐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是说道:“过去的事别想了,以后一切都会变好的。”

    白佑林牵牵嘴角,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似在自嘲又似在感慨:“这世上的事真的是变化无常,谁能想到……”

    桐月除了跟着叹息,不知说什么好,突然她想起了白佑林对她们姐妹最后的请求,她说道:“春兰的事后来怎么了?”

    白佑林一听到春兰的名字,眼中闪过一丝深沉的痛楚:“她……我让你帮我打点的狱卒帮我寻找人,人是找到了,可是孩子没了……她已经是别人的人了。”

    桐月唉了一声,没有接话。

    白佑林看着桐月,沉默了一会儿,忽又说道:“我觉得命运真是神奇无比,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时,我带着穿越者的优越感,以为自己凭着领先于时代数千年的知识定会做出一番大事业,没想到却……却在阴沟里翻船,以致于落到这步境地。而你呢,你一直说自己只是个普通人,你改变不了这个时代,可是再看看你,——来这里短短数日,我就感觉到了你们姐妹俩在岛上的地位。”

    桐月听罢只是淡淡一笑,“我确确实实的是个普通人,我来这里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江星月和我的两个妹妹。”她本想再加上一个柳栖白,但又觉得特意加上他也显得太不含蓄了。因经也就省略了。

    白佑林听她提到另外三人,心有感触地道:“确实,你的五妹和江星月两人都是奇女子。”

    两人说罢这些,不觉一齐沉默了下来。

    桐月想着,他们再也不复初来时的那种互相依靠感,中间因为几件事以致于越走越近,现在彼此心里有了隔阂,即便隔了这么久,也一时难以打破这种隔阂。

    白佑林低头默想一会儿,突然抬头看向桐月,慢慢说道:“桐月,经过这么多打击,我的心态早已转变了……你不觉得在这个时代,能有一个有共同语言的伴侣很难得吗?”

    桐月闻言不禁一怔,她好笑地看着白佑林,反问道:“难道,没人告诉你,我已经结婚了吗?”

    白佑林无所谓地笑笑:“我听人说了,我也知道你嫁的是一个纯古人。可是,我不相信这个时代的男人真的能理解你。”

    桐月微微笑着看着白佑林,他不相信这个时代的男人能理解她,说真的,她以前也不相信。特别是有他这个前车之鉴在,她觉得同时代的人都有可能存在巨大的鸿沟,更何况是不同时空的人?可是在与江星月和柳栖白这类的人接触后,她的思想在逐渐转变。

    就算他们来自不同的世界,他们也能相交相爱。再换言之,她在读古人的书时,不是也时不时地会有种神交之感吗?没错,人类的道德观念、思想观念貌似时时在变,但若是纵观数千年历史,又会发现,人性其实也没发生多大变化。许多以前发生的时候,现在改头换面还会发生。有时不是历史在惊人地重复,而是人性在重复。人性从根本上来说差不了多少的。人与人能否沟通,关键是精神的频率能否一致,还有不可言说的缘分。有的人就是白头如新,有的则是倾盖如故。

    桐月脸上的微笑和过长的沉默,让白佑林产生了误会。

    他窘迫地笑笑,看来是我冒昧了。也对,我现在这个落魄样子,有哪个女人会喜欢呢?我真不会挑时间。”

    桐月猛然回神,她正色道:“我觉得你真的不了解我。我拒绝你不是因为你的落魄。而是因为,我已经结婚了。还有,就算我没有结婚,还是只跟你当普通朋友,因为我早就发现,你其实跟这里的大多数男人并没有什么两样,你以前老实其实是因为没机会和成本太高。——对不起,我说话直,但为了不让你误会,我只能实说实说。”

    白佑林默默地望着桐月,僵硬地一笑,缓缓站起身,“我明白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因为我入狱时只有你还肯帮我,你妹妹又救了我,我以为我以为……”后面的话,他什么也不说了。

    桐月淡淡说道:“我帮你,还是念在你当初曾帮过我的份上,还有,你当初放过我和柳栖白,我觉得你是良知未泯。如此而已。——对了,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的丈夫名叫柳栖白。不是同名,就是你认识的那个柳栖白。”

    白佑林看上去竟真的不知道,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竟是他。”

    “你那时就对他……”

    桐月索性实话实说:“说来奇怪,我见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后来觉得我们悬殊太大,对他没有信心就一直没表白,后来要离开了,突然就想通了。于是就说了,我一说,他就跟着我一起走了。”

    白佑林一脸的不可思议。他想了想,好像明白了什么,说道:“我知道,他是因为他父亲的问题无处可去是吗?”

    桐月笑着摇头:“也不是,后来他父亲官复原职了。”

    白佑林什么也不说了,他出声告辞,临走时只说了一句:“我希望他真能理解你。”

    “会的。”桐月笃定地说道。

    其实,她和柳栖白之间有时也会有价值观的冲突,但柳栖白是一个有慧根的人,哪怕他暂时理解不了她的所思所想,但也不能横加指责和干涉。

    江星月有一次曾说过,柳兄本来是有出家意向的人,做为世外之人理解世人还是很容易的,但我们要理解他就有些难度。

    白佑林告辞出来时,正好在门口的花圃旁与柳栖白狭路相逢,桐月看着他,也不知道他回来多久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两人之间的谈话。

    两人默然相对片刻,柳栖白对白佑林略略点一点头算是招呼,白佑林则是好奇又惊诧地打量着他,脸上挂着窘迫而心虚的笑。两人稍一寒暄,便擦身而过。

    白佑林离开了林家,桐月仍然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柳栖白。柳栖白走过去,亲昵地摸摸她的头,又似戏谑又是认真:“别心虚了,我没有吃醋。”

    桐月如梦初醒似的,冲他说道:“你吃醋吧,你还没吃过醋呢。”

    柳栖白凝神注视着桐月:“早吃过了。”

    桐月是打蛇随棍上,追着问:“真的吗?是哪回是哪回?”

    柳栖白像是故意吊她的胃口似的,就是笑而不答。

    桐月本来有许多话要对他说,可惜柳栖白中途回来是要拿一本书,他还要回学堂,而桐月也有许多事要忙,所以两人只得暂时中止谈话。

    他们忙了一下午,又在江家跟大家一起吃过晚饭,这才乘着月色回家来。因为回来得太晚,两人例行的散步也取消了。改在被子里谈心。

    桐月兴致来时,喜欢不停地骚扰柳栖白,她那双手喜欢从他的脖子一直摸到尾椎,柳栖白则喜欢揉她的头发。两人有节制地嬉闹一会儿,便同时鸣金收兵。

    桐月把脸埋在他的胸前,用力吸闻着他身上的气息,“你肯定又去花园了,你的身上有花香。”

    柳栖白依旧揉揉他的头,任她为所欲为。

    过了一会儿,他主动问起:“中午的时候,你似乎有话要对我说。”

    桐月点头道:“当时是有很多话要说,现在又觉得不说也行。”

    柳栖白执拗道:“可我还是想听。一直在等着。”

    “那好吧,看在你的面上我就说吧。”

    桐月当时的情绪来势汹汹,有许多话想说,现在真让她说,她又不知从何说起了。

    柳栖白幽幽地说道:“其实,你和白佑林是同一个地方的对吗?”

    桐月这次真是大吃一惊,他是怎么知道的?她从来没跟他说过这些。

    柳栖白怕吓着桐月了,连忙摸摸她的头以示安抚:“别怕,我知道了也没事。”

    桐月只是惊讶,倒是一点也不怕。她追问:“快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柳栖白沉默着,似在追忆,又似在斟酌,过得片刻,才轻轻说道:“那日在文家的梅林里我就猜到了一点,但没细想,后来慢慢明白了。”

    “啊。”桐月除了惊讶似乎没别的感触了。

    柳栖白一点点地说着他的发现,在江家发生的事,在逃亡路上的。

    桐月先是表情呆滞地听着,最后猛然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以为你一直都没注意过我,现在才发现,你一直都在关注我嘛。”

    柳栖白不承认这点:“才没有。”

    桐月难得耍起赖来:“有有,我说有就是有。”

    “好吧。你说了算。”

    桐月想到他的感触竟是那么敏锐,于是又问道:“那你之前没有察觉到星月女扮男装的秘密吗?”

    柳栖白道:“真没有,我跟他来往的次数少,她为人又谨慎,无论是外貌、神态还是谈吐,她都没有流露出破绽。要不然,我怎么会以为你们俩……”桐月不由得想起她们两个在国子监门口的激动拥抱,想起柳栖白在逃亡路上对她俩的惋惜,不由得暗暗笑了。

    白佑林在岛上休养了数日,便向桐月来告别,他要跟着另一个船队出发,问他要去哪里,他说不知道,也许看哪个地方顺眼就此定居了。

    桐月什么也没说,倒是赠了他许多金银。这一次,两人应该真的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他们多余的话没有多说,就此分别。

    从那以后,桐月再也没有听到白佑林的消息。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桐月送走白佑林后,一个人慢慢地往回走着。

    清晨的海风吹着她的衣袂,朝阳透过林间的缝隙洒落在她的头发上,烁烁闪光。

    桐月现在是近墨者黑,她跟着柳栖白久了,多少也能悟出一些佛经上的理论:也许,这世间真有的因果和缘法。有一些人是来磨练她的心性的,也有一些人来渡她的,白佑林的大概是来提醒她的,他做为她的一个参照,仿佛同一条路的分叉。

    当然,还有一些人是最终来陪伴她走完这红尘之路的。

    她这么想着,发现有一个人正朝她走来。

    他的步子不疾不徐,优雅飘逸。

    她走了几步,突然站住不动了,静静立在那儿看着他向走自己走近。

    她一直欣赏着,直到他走到自己身边。

    柳栖白问道:“为什么突然停下了?”

    桐月微笑:“我想多欣赏你一会儿。”

    柳栖白回之一笑,自然而然地携起她的手,陪她往回走去。

    天边朝霞似火,和风南来,整个世界如同清晨的阳光,清新而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