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染慕倾心 第289章 唯一,我们的唯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这叫,为你操心。”

    “切,少来。”

    就这样,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婚礼开始的时候,顾夏像是很有经验了。

    毕竟又不是第一次结婚,不过说到上次啊,她是真的紧张。

    当时的她,在自己的结婚宴上,根本没有什么认识的人。

    心里一直举得,自己攀不上高枝。

    可现在不一样了,放眼望去,全是自己认识的人。

    亲人,朋友,甚至是合作者。

    他们这次都是携伴着祝福而来,她还看到了一旁的聂琛,站在那里,一身玄色西装,看着她,笑意永远那么的温暖。

    陆安染靠在丈夫肩膀上,看着夏夏那么幸福的走向心爱的丈夫,终于,她们都嫁给了爱情了。

    “老公,夏夏好幸福哦。”

    “陆太太难道不幸福,嗯?”

    陆慕白挑眉,看着那个一脸羡慕的小女人。

    陆安染咂咂嘴,不是自己不幸福,就是觉得——

    “嗯……我们以后,能不能再办一次婚礼呢?”

    “我可不想做二婚。”

    陆安染:“……”

    行吧,就当她没说。

    就这么靠着丈夫的肩膀,这么绚丽幸福的时刻,陆安染很不客套的又困了。

    打了个呵欠,她这是怎么了,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为什么头晕晕的,身子也轻飘飘的,好想睡觉哦。

    嗯,要是让顾夏知道自己竟然在她最幸福的时刻来了困意,一定会气炸的。

    没法儿,晃了晃脑袋,只好试图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新郎新娘许下誓言,交换戒指,新郎亲吻新娘。

    完成了所有的仪式,整个现场都奏起了幸福的乐章。

    再然后……

    嗯,在新郎新娘敬酒时,陆安染刚想站起身子,但眼前的晕眩感,让她再也支撑不住,重重闭上眼。

    “安染!”

    她听到夏夏惊慌失措的声音,还有——

    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而又安全的怀抱。

    ……

    夜里,陆安染好像又闻到了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蹙眉,很不喜欢,睁开眼睛的时候,引入眼帘的是顾夏那张大脸!

    “醒了啊!”

    “别靠我这么近……”

    才睡醒就吓到她了,陆安染伸手象征性的推了推顾夏,顾夏不耐烦的退了一步。

    臭丫头,要不是看在她现在……

    “奇怪了,你怎么在这儿?”

    等等,自己又为什么在这里呢。

    陆安染头还是有点晕,看了眼四周,嗯,除了顾夏外,没有看到其他人。

    这算什么事啊,新娘子大晚上的,陪着她?

    “我老公呢……等等,你不是应该去蜜月了么。”

    “蜜什么月啊,我婚礼都被你搅黄了。”

    虽然说呢,仪式都顺利结束了,可是晚宴上,陆太太直接晕了过去,现场还能不混乱啊。

    “我……我怎么了吗?”

    看着顾夏的模样,陆安染不由得在想,该不会是自己得了什么病吧。

    没有征兆的,也没有感冒发烧,就晕了。

    顾夏突然的笑声,让陆安染表示——嗯,很懵逼。

    “笑什么啊,我都这样了你还笑,还是不是朋友啊。”

    “陆安染,你呀你……”

    这要让顾夏说什么才好呢,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人,是陆慕白。

    顾夏见人丈夫都来了,那个消息啊,还是应该让当事人来说,比较好。

    “哎你别走啊,你还没跟我说……”

    还没跟我说,我得了什么病呢。

    话还没说完,顾夏已经出去了,陆安染瞄到了,病房外,是今天的新郎,靳远寒先生,在等他的新娘。

    想来,陆安染破坏的不是结婚宴,是新婚夜啊。

    想到这里,小女人不由得偷笑一声,末了又看向那不说话,神色深谙的男人。

    陆慕白便就这样看着她,好看的薄唇轻抿,眸中的情绪,似是深邃,但又夹杂着一种她看不穿的感觉。

    心想不好,难道她……

    真的是得病了不成?

    没那么倒霉吧,自己这副身子,已经够折腾了。

    “你……要是我有什么病,你就直接说吧,别怕我接受不了。”

    都到这个地步了,不接受也不行。

    虽然这么说,可是陆安染还是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却是陆慕白扬起嘴角的弧度,那么的撩人好看,看着小女人那委屈巴巴的目光,声音喑哑:

    “怀孕也算是病吗?”

    如果那算是的话,陆太太十个月后,就会痊愈了。

    “你说什么……”

    陆安染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刚才说……

    说,怀孕两个字了是不是?!

    脸上都写满震惊,这似乎,太突然了。

    “陆太太,你有我们的宝宝了。”

    他在她病床边坐下,温暖的大掌抚上那平坦的小腹,这里,有他和她的结晶,新的小生命。

    宝宝……

    陆安染可以很确定,这次自己没有听错,他也不是在骗人。

    她——

    怀孕了!

    “真的……真的吗?”

    眼中盈了泪光,闪烁着,下一刻就滚滚流下。

    何曾想过,也会有这么喜悦的时刻。

    “不骗你,傻瓜。”

    陆慕白吻去她眼角因为喜悦而流出的眼泪,而小女人环抱住他的腰身,掩不住的笑容:

    “我以为……我以为这辈子都不能有孩子了。老公,我好开心……我真的好开心!”

    她开心的,都快要昏过去了,大抵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但你前段时间情绪低落,医生说需要保持平静,别太激动。”

    听到这话后,小女人立刻安分下来了。

    在他怀里一动也不动,可是嘴角扬起的笑意那么的深。

    为了这个孩子,她什么都可以做到的。

    这次,她一定会保护好它,看到它出声,听到它的声音。

    她想,一定是妈妈听到她的声音了,听到她的愿望了。

    所以,派这个小天使,来到她的身边。

    一切,都将越来越美好。

    ……

    因为陆安染和顾夏都怀孕了,公司的事,理所应当的变成了他们男人的事了。

    两个孕妇成天就是在家里聊聊天,看看剧,俨然一副,我是孕妇我最大。

    陆安染怀孕五个月时,顾夏就已经大腹便便了。

    看着顾夏那行动都不方便的样子,陆安染都替她慌了。

    “预产期在什么时候啊?”

    “还早呢,说是下个月底,可我最近越来越觉得,肚子里的小家伙闹腾了。”

    “闹腾好啊,是儿子。”

    陆安染摸了摸顾夏的肚子,的确感觉到了胎动哎。

    “我呀倒是还好,毕竟生过一次,你才应该好好想想,多看看胎教。”

    “行行行,你最有经验了行吧。”

    虽然这么说,可是陆安染还真是有些怕了。

    都说生孩子很疼的,十二级疼痛,顾夏要经历两遍,也是佩服的。

    真让陆安染怕的是——

    顾夏早产了。

    还没到月底呢,那小家伙就提前要出来了。

    当天,她看着顾夏被送进产房,那声音在她听来,嗯……鸡皮疙瘩掉一地。

    怂得她握紧了陆慕白的手,摸了摸自己隆起的小腹,咽了咽口水。

    这一幕,在陆慕白看来,又是好笑又是心疼。

    想到她几个月后,也会面临这样的疼痛,的确是心疼。

    ……

    顾夏生了个儿子,竟然又是儿子!

    陆安染偷笑着,看来顾夏和靳远寒想一儿一女凑成一个好字的美梦落空了。

    以后,慢慢再努力吧。

    滚滚看着自己皱巴巴的弟弟,一脸嫌弃,转而看向陆安染。

    “陆阿姨,要……”

    “要什么?”

    靳滚滚已经七岁了,要什么,还说不清么。

    只见他小脸红了红,咧嘴笑道:

    “要媳妇。”

    陆安染嘴角一抽,好啊这个顾夏,生了儿子不是女儿,就开始惦记着她肚子里的了。

    要她真生了一个女儿,那最后的人生赢家,倒成了顾夏了。

    这小算盘打的,还真是精细呢!

    ……

    四个月后,陆安染和陆慕白的孩子出生了。

    虽然有过疼痛,不过当知道那是孩子要出世,要与她见面了时,所有的疼痛也就会过去了。

    是个女孩,和她一样好看的女孩,当然也继承父亲的优良血统。

    他给孩子取名叫陆唯一。

    唯一,唯一,一生只有一个,独一无二。

    靳滚滚点着脚尖想要看清女婴的样子,顾夏抱着自己的未来儿媳,笑道:

    “长得多精致啊。”

    真是,让她捡了个大便宜呢。

    还在坐月子的陆安染又怎么会不知道这货的心思呢,没办法啊,谁让她之前就答应了呢,要是女孩子,就做亲家了呗。

    “妈妈,给我看!”

    靳滚滚看着那没有睁眼的女婴,先是迟疑了一秒,后傻笑着——

    “我未来媳妇,真好看。”

    夸一个女孩子好看,以后啊就要娶她回家做老婆。

    陆安染偎在丈夫怀里,小声问了一句:

    “你女儿被人给霸占了呢。”

    陆先生会不会吃醋呢?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情人,这小情人才出生,就给别人做了儿媳呢。

    陆先生缱绻地吻着妻子的眉目,声音温润而又磁性沙哑:

    “你没被霸占了去,就足够了。”

    “陆先生,你女儿要是听到了,会不高兴哦。”

    “嗯……我也不高兴了。”

    “什么?”

    他为什么不高兴了呢。

    男人轻咬着她的耳朵,声音哑哑却又不失蛊惑——

    “还要等三个月呢,小陆子很饿了。”

    “你……”

    陆安染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怎么就嫁了这么一个,永远都吃不饱的丈夫呢?

    想想余生,欲哭无泪。

    靳滚滚杵着摇篮边看了两个小时了,那小样子,似乎是对自己的媳妇幻想已久。

    老爸说的,要在她出生的时候就给打上自己的标签,以后就没有人敢碰他的女孩了。

    于是——

    在大人都没有看到的情况下,靳滚滚吧唧的一声,亲了亲女婴的小脸蛋。

    陆唯一,我宣布,你是我靳滚滚的了。

    陆唯一:老爸,这个色.狼,偷亲我,啊呜~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